清馨 作品

257:不要强人所难

    “美人儿,你不打算出去会会他?”

    “我为什么要会他?!”

    上官清越口气不善,已经很累了,一直没有休息,腰酸背痛。

    倒了一杯水喝。

    上官清越揉了揉太阳穴,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急忙问蓝曼舞。

    “小舞,我失踪了几天?”

    蓝曼舞想了想,“算上今天,已经七天了!”

    “七天?”

    上官清越抬眸看向百里不染,百里不染不懂上官清越为何惊讶。

    “怎么了?”

    “你算一算日子。”

    百里不染还是没懂,“算什么日子?”

    “我们从掉下断崖,到底几天。”

    百里不染这才如梦初醒,仔细地算了算。“就算算上我带阿哑从这里逃出去,那也不过五天的时间啊!”

    “但是他们都说我们在断崖五天。”

    “只有两天!”百里不染道。

    “在我们的记忆里,在断崖下只有两天,为何他们却说五天?那三天去了哪里?我们在那三天,又做了什么?”

    上官清越一阵迷茫,自己回想记忆中,还是觉得只是在断崖下两天。

    而百里不染这个家伙,明显对于这方面也是一头雾水,不够明澈,算计了好半天才道。

    “怎么算,都是两天。你看,我们只在断崖下住了一晚上!就算算上出了断崖之后,我们一路赶回青峰山的一天,这也不过是三天的功夫,怎么出来七天?”

    “所以说,有三天的时间,我们不知道做了什么!”

    上官清越皱起秀眉,脸色一片冰寒。

    “难道是那天晚上?我们根本不是睡了一晚,而是睡了三天?”

    百里不染的眸子猛地长大,一双邪气万分的眼睛里,满是惊讶。

    “美人儿,你这么一说,很有可能,我当时醒来的时候,还在想,我怎么睡得这么沉,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百里不染努力回忆当时情况,“我明明记得,我没有睡实,在那样的环境中,守着一个满身奇怪的老头,我不可能睡得那么沉。”

    “况且,我是睡眠本就浅,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惊醒。那一晚,实在太奇怪了。”

    “你被老头点了昏穴。”

    这件事,上官清越是知道的。

    “他点了我的穴道!怪不得!”百里不染一击掌,痛得又是“嗷”的一声,赶紧甩手。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点了我的穴道,什么都不知道了,自然就睡得沉了。”

    “不对!美人儿,你怎么知道他点了我们的昏穴?”

    “呃……”

    上官清越低头喝水。

    “你怎么知道?”

    “这个……我猜的。”

    “哦,美人儿就是聪明,这也猜得到。”

    “……”

    上官清越现在深度怀疑,这家伙到底有没有脑子。

    “那个,不染。”

    “什么事,美人儿?”

    上官清越看着百里不染的头,百里不染还以为她倾情了自己的一张脸,赶紧凑上去,将自己妖孽的一张脸,摆在上官清越的眼前。

    上官清越抬手,轻轻拍了拍百里不染的头,把百里不染拍的一愣。

    “还没人这样拍过我的头。”

    天下间,谁敢。

    “哦,我只是看看。”

    “看什么?”百里不染抬着眼眸,看着上官清越那一只素白秀美的手。

    “我在想,你之前天天玩毒,是不是被烧坏了脑子。要知道,是药三分毒,毒药的药性,更厉害。”

    百里不染没太听明白,上官清越弯弯绕的揶揄,况且她现在还一本正经,十分的严肃。

    “美人儿,放心,哥哥的脑子怎么会被毒药烧坏了,哥哥可是百毒不侵的体质。”

    上官清越目光流转一圈,眼神忽然落在百里不染的手臂上。

    他身上的袍子,真的很白,看上去十分的细腻,但是没想到,居然能有刀枪不入,冬暖夏凉,水火不侵的奇异功效。

    真是一件好东西。

    上官清越抬起手,轻轻撩开百里不染的袖子,看着百里不染雪白的一截藕臂,不禁吞了吞口水。

    百里不染瞬时俊脸飘红,羞答答地靠近过去,美眸流转,光彩迷幻。

    “美人儿,这里还有人呢,我们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吧。”

    “没关系,有人也没事。”

    “真的吗?”

    百里不染赶紧将自己的嘴唇凑上去,就要亲向上官清越美丽的脸颊。

    上官清越扬手,直接罩在百里不染妖孽的一张脸上,将百里不染推开。

    “我在想……”

    上官清越从发髻上,将那一根锋利的银簪子取了下来。

    “想……想什么?”

    百里不染不禁身体一抖。

    他还清楚记得,这个女人,用那一根银簪子,刺穿了君冥烨的膝盖。

    那场面,那血腥,那残忍。

    百里不染现在想想,还不禁浑身哆嗦。

    “我在想,你细皮嫩肉的,实在美丽。”

    “你你,你……到底要做什么?”百里不染要抽回自己的手臂,被上官清越一把抓住。

    上官清越勾唇一笑,无害又无邪,美艳又无边。

    “我在想啊,你竟然拥有百毒不侵的体质,一定和你的血液有关。”

    “什……什么意思?”百里不染不禁额上浮上一层细汗。

    “我觉得……”

    上官清越对百里不染眯着眼睛一笑,那么的倾国倾城,犹如百花绽放,美的绚烂。

    “若用你的血,给我哥喝上一口,是不是就能解毒了?”

    “……”

    百里不染只觉得自己的眼前有一片金星飞过,赶紧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回来。

    “你个死丫头,想都别想!!!”

    百里不染赶紧连连退后好几大步,这才远远躲开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失落落地看着百里不染,“就一口。”

    “半口都不行!”

    百里不染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