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58:为君冥烨惋惜

    上官清越瞥了百里不染一眼。

    她知道他要做什么,也不想百里不染再给人下毒。

    现在整个青峰庄剩下的人,都不是大恶之徒,不应该滥杀无辜。

    上官清越直接绕开君祺睿,君祺睿还是追了上来。

    “公主已经制造了这么多的麻烦,难道就不应该做点什么弥补?”、

    上官清越猛地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君祺睿,“睿王爷,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让你们一直觉得,所有的事都是因我而起!”

    “第一,我没有杀叶老庄主。第二,我没有让所有武林上的人来强夺金龙剑。第三,设伏在无崖山,抓三师叔的人,是皇上。第四,百里门主来青峰庄将阿哑带走,只是将我的人带出去,你们凭什么来追?”

    “第五!君冥烨中毒要死,与我何干?他的生死,是你们大君国的事!我是南云国的公主,为什么要帮你们大君国救你们的王爷!”

    上官清越言辞凿凿,一时间竟然让君祺睿无言以对了。

    “睿王爷,既然这么担心冥王,你就去守着他吧!毕竟兄弟一场,别在他死的时候,你都不能见最后一面。”

    上官清越的口气,十分的怨毒,也十分的狠辣,还带着诅咒的味道。

    君祺睿完全没想到,上官清越会这么绝情,“你们到底夫妻一场,之前十二哥还为你剜肉疗伤,难道这份感情,你也不记?”

    “外面的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中毒失去声音,是冥王的一句不救,耽误了病情,才会失去声音。他有义务为他的不救,付出代价。”

    上官清越抬起自己清凉如霜的一双眸子,“我现在真的很忙,我还有我要做的事去做,没时间浪费。”

    上官清越转身,大步向着君子珏的房间走去。

    百里不染见自己现在也发不了暗器,狠狠瞪了君祺睿一眼。

    “睿王爷,今日也算你命大了!”

    君祺睿一双星眸渐渐收紧起来,迸出一片锐利的寒芒,透着阴狠的味道。

    “身为武林祸害,也胆敢威胁本王!”

    百里不染冷哼了一声,转身绕过君祺睿,去追上官清越。

    “美人儿,等等哥哥。”

    君祺睿盯着上官清越的背影,眼角的光芒愈加锋利。

    这个女人……

    果然是个妖女,这么快就勾搭上别的男人了。

    尤其这个女人的肚子里,怀着的到底是谁的孩子?

    君祺睿皱眉想了半晌,渐渐目光清明起来。难道是冥王的?不然冥王千里迢迢追来这里做什么。

    还舍身救那个女人的命。

    现在君冥烨的性命,牵系在上官清越的身上,君祺睿真的很需要上官清越的帮忙,便一路上不远不近地跟着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回头瞥了君祺睿一眼,没做理会。

    她低声问身边的百里不染,“你当时给我的,到底是什么毒?”

    百里不染挑眉一笑,“真的想知道?”

    “只是好奇。”

    “绝梦散。”

    “那是什么毒?”

    “是一个让人会梦见心中所爱,坠入爱河,不可自拔,直至死在梦中的一种毒。”

    “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毒药!”上官清越不禁好笑。

    看来君冥烨会梦见他的季贞儿,沉入在和季贞儿相爱相亲的梦境中,不能自拔了,也算便宜了君冥烨,让他有这么舒服的死法。

    百里不染勾着唇角,一张妖孽般的俊脸又贴在上官清越的面前了,“哥哥这里,有的是,奇奇怪怪的毒药,世间独一无二,绝无仅有,只有我五毒门有。”

    “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上官清越再次将百里不染的一张俊脸推开。

    “美人儿对什么感兴趣?帅哥?哥哥的脸,就够帅气了。”

    “我现在只对给我哥哥解毒感兴趣。”上官清越的目光,再度透着一点贪婪地盯着百里不染。

    百里不染不禁身上抖了一抖,“收起你那种总想给我放血的眼神。”

    “你可以百毒不侵,定然是体内有可以解毒的特殊体质,便是与你的血液有关系,我真的很想试一试。”上官清越弯唇一笑,靠近百里不染一步,吓得百里不染赶紧退后一步。

    上官清越见他胆小,摇摇头,“既然害怕,最好保护好自己,别让我有得手的机会。”

    百里不染目光苍白地看着上官清越,面无表情。

    “阴毒!”

    上官清越推门进入君子珏的房间,百里不染被直接隔在了门外。

    百里不染揉着差点被撞上的鼻子,撇撇嘴。

    他一回头,就看到君祺睿站在不远处,目光飘忽不清地看着他。

    百里不染目光阴寒下来,神色阴柔一笑。

    “睿王爷,不会看上哥哥了吧。”

    君祺睿的眼角抽搐了一下,“魔头,休要出言不逊。”

    “不然跟着我做什么?我这里可没有值得睿王爷看好的东西,除了我这一张脸。”百里不染邪魅一笑,眼角的光彩都透着勾人的妩媚。

    君祺睿依旧冷着一张脸。

    他有听见上官清越和百里不染隐约的谈话声,也听见上官清越低声对百里不染说,百里不染的体质百毒不侵,和血液有关系。

    那么现在君冥烨中毒,是不是可以直接用百里不染的血来解毒?

    那毒,本就是百里不染下的。

    天下间又都知道,百里不染出手的毒药,向来没有解药。

    自然,他们也不知道百里不染的手里,到底有没有解药。但想从百里不染的手里,要出来解药,简直比登天还难。

    既然如此,倒是不如更加直接地,直接取了百里不染的血。

    君祺睿在心里酝酿着,到底如何才能取得百里不染的血,在这之前,他打算不要轻举妄动,免得百里不染提防自己。

    上官清越入了君子珏的房间,他正虚弱躺在床上。

    白道长已经配了药,对君子珏很有作用。

    君子珏见上官清越进来,赶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