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59:让他解脱

    上官清越离开君子珏的房间,外面已经完全黑天,到处点上灯火。

    整个青峰庄被笼罩在一片昏黄的光影中,庄严肃穆,透着冷清的死寂。

    之前的几天,这里汇聚了那么多的人,现在死是死,走的走,已经安静的恍若一座死城。

    今天的天气有些暖和了。

    不再如冬天那么寒冷。

    已经开春了,是时候暖和了。

    现在的南云国,只怕已经春暖花开,一片春意盎然。

    上官清越真的很向往家乡的美景,也很怀念那一段时光,虽然在青楼里,污秽不堪,但到底是安静的日子。

    生活需要比较,才知道当初是那么的难能可贵。

    上官清越没走几步,便看到君祺睿了,他还站在不远处,一直看着上官清越。

    她不禁心下叹息,现在唯独想要救君冥烨的人,也只有君祺睿了。

    没想到,他们兄弟的感情,这般的好。

    之前还听君子珏说,君祺睿是先皇最小的儿子,元妃的唯一子嗣,备受宠爱,和他十二哥的感情尤为不好。

    最后生了要杀了君冥烨心思的,竟然还是君冥烨从小一直保护的,最疼爱的侄子。

    上官清越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多生出来那么多的感慨。

    就好像一下子,看透了人间的很多事,也悟透了很多的道理。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大概就是这个道理了。

    百里不染跟着上官清越,“美人儿,你去哪里?”

    “去找叶少轩,问一点事情,你也要跟着吗?”

    “当然,美人儿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不然那个苍蝇,总是追着你,实在烦人。”

    百里不染说着,还回头看了一眼君祺睿。

    君祺睿的脸色很难看,一张俊脸绷紧的好像硬邦邦的石头。

    叶少轩正在他父亲之前房间里,抱着他父亲遗留下来的一些东西,缅怀父亲。

    上官清越轻轻敲了敲门。

    “谁?”

    “永安公主。我本不想打扰你,但有很重要的事,想要问你。”

    叶少轩起身将门打开,让上官清越进来。

    “不好意思,又让你看到我懦弱的样子了。”

    叶少轩勉强笑笑,擦了擦眼角的潮湿。

    上官清越坐在椅子上,叶少轩让人泡了一壶茶,“抱歉,我不喝茶,一杯热水就好。”

    叶少轩赶紧让人换上热水。

    上官清越安静坐在那里,看着叶老庄主生前的房间,这里一切都很简单,墙壁上挂着两幅大家手笔的山水画,一副字画。

    房间里没有多余的东西,不过有一张很大的书桌。

    “看来叶老庄主生前,也很喜欢练字。”

    “我爹写了一手的好字。”

    “为何不喜欢让你练字?”

    “因为我当练字当成最重要的事,不喜欢学武功。而我爹,只是将练字当成兴趣。”

    “原来是因为主次的问题。”上官清越喝了一口水,看了一眼外面,见没人,这才低声对叶少轩说。

    “我一直很好奇一个问题。”

    叶少轩赶紧说,“公主对我有救命之恩,有话但说无妨。”

    上官清越轻轻一笑,几日不见,叶少轩看着确实沉稳成熟不少。

    “少庄主用筷子的习惯,是和谁学的?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用筷子的人。”

    叶少轩皱着眉心,没想到上官清越会问这个。

    “是和一位老伯伯!”

    “老伯伯?”

    “对!小时候,他经常陪着我玩!那时候,我爹经常出去游历四方,不在庄内,他便经常陪着我练字画画,吃饭的时候也陪着我。”

    “你爹不知道他是谁?”

    叶少轩摇摇头,“他不让我告诉我爹。”

    “……”

    上官清越的眉心,倏然皱紧。

    “一个老伯伯,能让你欺骗你最敬重的爹爹,定然让你非常喜欢吧。”

    “因为老伯伯他知道我喜欢字画,经常会教习我。我没有学习字画的老师,父亲不让我学,都是老伯伯教习我字画。”

    “他竟然教你字画,而不是教你习武?”

    上官清越更奇怪了。

    当时在无底崖的时候,猜测老者的身份,很可能是叶少轩的长辈,应该是爷爷或者太爷爷的辈分。

    一个长辈,面对自己的孙辈,应该寄托更多的希望,身为武学世家,对于他们来说,念书画画,简直就是等于玩物丧志,不能成就气候,也不能壮大门楣。

    叶少轩又是叶家现在唯一的独苗,身为长者不更应该教诲叶少轩好好学习武功?

    “看来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实在太长,所以你连用筷子的习惯,都学会了。”

    叶少轩点点头,“我爹在外游历的那几年,我才两三岁,咿呀学语的时候。当时奶娘说,我爹是太想我娘了,出去转一转心情才能好一些。”

    “我那时候还小,不懂得这些。只知道,我爹经常不在庄上,也没人和我玩,我又喜欢背诵古诗,喜欢字画。经常缠着奶娘,教我,但是奶娘只会写几个字,几首诗。”

    “后来,我就认识了老伯伯,他经常陪着我一起玩。我爹经常不在庄里的那几年,都是老伯伯陪着我。不然我一个人在庄内,连个伴儿都没有。”

    “他为什么不让你爹知道他的存在?”上官清越很关心这个问题。

    “因为他教我诗词,若被爹爹知道,会不让他教我的。”

    “……”

    上官清越愈加觉得,那个老头实在奇怪。

    既然曾经操控过金龙剑,一定是青峰庄上的庄主,既然如此,他还活着,就将庄主之位让了出去,又说明了什么?

    那个老头儿,之前说,一旦金龙剑的封印,被一个人解封,便会成为金龙剑的主人。除非那个人死了,才会和金龙剑断绝所有的通灵气息,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