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60:你的命,怎么这么硬

    上官清越明白了叶少轩的转变,一个人只有亲手杀过人,才会变狠自己的一颗心。

    而叶少轩太懦弱,正是需要这样的突破。

    一时间,她真的说不清楚,那个老者到底是为了叶少轩好,还是在做破坏!

    那个老者,到底要做什么?

    明明看样子,很心疼叶少轩,也对叶老庄主很有感情,为何要隐瞒叶老庄主他偷偷教习叶少轩书画的事?

    又为什么明明自己的武功很高,不曾教习叶少轩学武?

    而老者又劝说自己,不要将金龙剑还给叶少轩。

    “少庄主,你真的那么相信他吗?”

    “当然,除了我爹,还有阴奉阳违的三师叔,他是对我最好的人了!”叶少轩叹息一声,“不过老伯伯说,他不会再来见我了。”

    他很失望,爹爹死了,三师叔也死了,就连老伯伯也不来看望自己了。

    “你就不知道,他的身份?或许,正是你的长辈?”

    叶少轩不禁笑了,“怎么可能,我的长辈,都已经死了,没有活着的了。”

    “公主不知,我叶家九代单传,而庄主之位,向来都是……”

    叶少轩的声音颤抖了一下,才继续说下去,“向来都是,上一代庄主病故之后,才会将庄主之位传给自己的子嗣。而九代单传,也就意味着,我没有旁系的叶氏族人亲属,父亲去世,叶家便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九代单传……

    上官清越的眉心皱得愈发紧了。

    忽然觉得好累,需要好好睡一觉,才能将这些纷乱的思想整理出来一个头绪。

    上官清越缓缓转身,本想离去,但又顿住脚步。

    “我觉得,有一件事,有必要告诉你。”

    “什么事?”

    “你送给我的小短剑,正是金龙剑。”

    “什么?!”

    “少庄主,我已经开启了金龙剑的封印,你的老伯伯,我见到过,就在无底崖下。”

    “什么?!!!”

    叶少轩更是大惊。

    “他对我说,不应该将金龙剑还给你,你怎么看?”

    叶少轩整个人呆愣了,“金龙剑,一直都是青峰庄的镇庄之宝,居然阴差阳错……”

    叶少轩完全不能接受这个震撼,他也迷茫了。

    “我爹临死之前,也没有说出金龙剑的藏身之处,而我也无用……我爹去世后,一直也不能与金龙剑通灵,完全感应不到它的所在。现在看来,我确实不是适合金龙剑的主人。”

    “但是你的镇庄之宝,我觉得我有必要还给你。”

    上官清越还是将金龙剑拿了出来,递给叶少轩。

    叶少轩看着那通体乌黑的短剑,犹豫了又犹豫。

    这是青峰庄的传家之宝,他确实不应该拱手让人,也不该让金龙剑沦落在外。

    叶少轩迟疑了好一会,“我已经送给了公主,但实在抱歉,我必须再拿回来。”

    “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也确实不敢收,虽然也很可惜,但还是应该物归原主。”

    上官清越真的有些忍痛割爱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对这一把剑,已经发自心底的喜欢上了,也对这一把剑,多了一些说不清楚的信赖,就好像知道它会保护自己一样。

    叶少轩身后将金龙剑接了过去,忽然他的手一抖,竟然觉得那金龙剑格外的炽热,烫得叶少轩完全拿不住。

    他直接本能地松开了手。

    金龙剑掉在地上,剑柄的方向却向着上官清越的方向,一副等待上官清越将自己捡拾起来的样子。

    上官清越竟然感应到了金龙剑的暗示,但还是忍住了将它捡起来的冲动。

    “你属于青峰庄,而我不是青峰庄的人,我不能继续留在这里,所以你……你要留下来。”

    上官清越低声说。

    转念觉得自己竟然对一把剑说话,也着实可笑。

    “我走了。”

    上官清越转身。

    叶少轩俯身下去,再次捡拾金龙剑,惊讶发现还是十分的灼手。

    “公主!”

    叶少轩唤住上官清越。

    “我想,金龙剑是去意已决了。”叶少轩轻叹一声,“既然如此,我也不打算留着它了,我爹生前的遗愿便是希望金龙剑能再不面世。”

    “是我没用,我爹在我的身上感应到,我根本操控不了金龙剑,也没有那个灵力!便也觉得,这可能也是好事一桩。我性格软懦,不适合掌控整个武林,武功又不好。”

    “我爹终究希望我能平平安安一生,青峰庄也能无风无浪。金龙剑已经有了自己新的主人,继续留在青峰庄,离开主人的身边,便也只是废剑一把,完全没有任何作用!但它的存在,终究会给清风庄带来一场浩劫。”

    上官清越转过身,看着叶少轩,“你希望我将金龙剑带走?”

    “虽然这个要求,公主可能觉得对你很不利。但你已经是它的主人了,接下来的日子,就需要你来对它负责了。”

    上官清越承认,确实很开心,竟然能拥有这样的一把剑。

    她是真的发自心底的喜欢这把剑。

    虽然还不知道怎么操控,只要带在身上,真的觉得很踏实心安。

    就好像带了一个非常厉害的保镖一样。莺歌和司徒建忠,谁都不能给她这样的安全感。

    上官清越缓缓走过去,俯身下去,将金龙剑从地上捡拾起来。

    她又用帕子,将金龙剑小心擦拭干净。

    那样的珍视,小心翼翼,一副怕伤害到金龙剑的样子。

    上官清越感应得到,回到她的手里,金龙剑似乎很开心。

    叶少轩如释重负一笑,“它果然在现在只认识你,我连碰它都不能碰了。”

    叶少轩还是蛮伤心的,小时候练剑的时候,他竟然一直都在用金龙剑,却每次在练剑之后,都很嫌弃地将它丢在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