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61:恨你入骨

    上官清越走入君冥烨的房间。

    白道长就守在君冥烨的床头,看到上官清越进门,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

    “公主总算是来了。”

    上官清越不禁冷笑,“难道我还成了他救命的良药了。”

    君冥烨一直昏睡着,想来大家还不知道,那毒是她下的。

    君祺睿不说话,守住了门口,一副要将上官清越禁锢在这里的样子。

    上官清越有些搞不懂,君祺睿到底是不是真心要帮君冥烨。

    她和君冥烨的关系势如水火,她来君冥烨的床头,完全就是加速君冥烨的死亡。

    “公主!”轻尘恭敬地唤了一声。

    上官清越看到轻尘,清凉的目光不禁温和了很多。

    对于轻尘,好多次的救命之恩,她上官清越深深记着,也会在有适当的时机,报答轻尘。

    上官清越缓步走到君冥烨的床前。

    几天不见,君冥烨憔悴了很多,已经不是那个意气风发,桀骜不驯站在高处的王者了。

    犹如一头病倒的猛兽,虚弱的样子,不禁让人多了几分怜意。

    上官清越觉得自己的心,一定是被最近疲惫不堪折磨的经常出现错觉了。不然不会出现,觉得君冥烨可怜的念头。

    “老夫虽然不住施用针法,护住王爷的心脉,但王爷一直沉浸在梦境中,总是不能醒来!”

    “他醒不过来,我有什么办法。”

    “王爷一直都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白道长说。

    “那就应该找他念着名字的那个人来帮他!”上官清越口气略带讽刺。

    若被人听见,君冥烨的口里,口口声声唤着季贞儿的名字,多么让人可笑的一件事。

    季贞儿现在可是君冥烨的母后呢!

    “王爷一直呼唤着……”轻尘的声音有些艰难,随即用力道,“小月儿的名字。”

    上官清越的心口,忽然收紧了一下。

    小月儿……

    这个名字,是她儿时杜撰的,只有君冥烨知道。

    后来便是书裕,旁人再不知晓,那小月儿到底是谁。

    君冥烨中了绝梦散,怎么会呼唤自己的名字?这完全不在情理之中。

    百里不染说,中了绝梦散,会梦见挚爱之人,沉入与挚爱相亲相爱的梦境中,不可自拔。

    自己又不是君冥烨的挚爱,他念着自己的名字做什么?

    上官清越一直看着轻尘,看轻尘的样子,也是知道自己“小月儿”这个名字的。应该是君冥烨告诉过轻尘吧,所以他才知道。

    上官清越低头看着君冥烨苍白无色的一张脸,几日的功夫,他消瘦了很多,五官变得更加立体深邃了。

    薄薄的唇瓣紧紧抿着,泛着一层漆黑。

    上官清越缓缓坐在床头的圆凳上,一时间心中滋味复杂,说不清楚是什么味道。

    “只要公主唤醒王爷从梦境中挣脱,老夫便有办法解毒了。”白道长道。

    “五毒门的门主,百里不染,制毒从来不制解药,便棘手在这里了。”白道长又道。

    上官清越不说话,目光一直飘忽不清地看着君冥烨。

    救了他,便意味着给自己一个巨大的危险,但若不救……

    为何心里生出了一些奇怪的酸涩?

    忽然有一种,想让他醒过来,问一问他,为何在他梦中,会出现自己。

    她一直觉得,君冥烨应该呼唤季贞儿的名字啊。

    “公主最好做得到,我们大君国自然也会记公主一功!”君祺睿的声音飘了过来,带着点寒意,也带着一点威胁。

    轻尘忽然跪在上官清越的面前,八尺男儿双膝抵地,让人惊骇。

    “求公主救王爷!”

    轻尘说着,竟然额头重重磕在地上。

    轻尘了解上官清越对君冥烨的痛恨,终于有了让君冥烨去死的机会,轻尘真的很担心,上官清越不会救君冥烨的命。

    所以轻尘才会放下自己的尊严,用跪地磕头的方式,哀求上官清越。

    面对轻尘的恳求,上官清越心软了。

    她赶紧亲自搀扶轻尘起来,心口一阵压抑。

    “……好。”

    轻尘望着上官清越美丽的容颜,目光卑微又恭敬,里面还透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复杂和惭愧。

    上官清越觉得自己一下读懂了轻尘的心情,他是觉得自己唤醒了君冥烨,便意味着,自己会受到威胁,所以轻尘觉得惭愧。

    而她又恨透了君冥烨,却又不得不救君冥烨,让她感觉到为难,轻尘也很惭愧。

    面对轻尘这个救了自己好几次的恩人,上官清越真的没办法拒绝,也没办法接受轻尘的惭愧。

    “这是我欠了你的。”

    上官清越低声说,让轻尘格外震撼。

    他深深垂下头,虽然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神色木然,声音里却多了一些低沉。

    “公主,折煞属下了。”

    上官清越安静坐在君冥烨的身边,她不知道如何去唤醒君冥烨。

    君祺睿用哥哥和自己的性命要挟,自己做不到放手一搏。

    君祺睿说的没错,这里是大君国,她和哥哥孤身一人,生命都很危险,若死在异国他乡,也是任由君祺睿杜撰事实,就好像叶少轩杜撰那些武林掌门如何死在后山一样。

    上官清越轻轻推了推君冥烨。

    他没有任何反应,眉心轻轻蹙着,渐渐的又放开,好像一个被打扰了好眠的孩子,有些不悦。

    上官清越低低地呼唤了君冥烨两声。

    “王爷打算一直这样睡下去吗?”

    “你不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