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62:心胸狭隘

    上官清越真的好想笑了。

    “我这是怎么了?明明希望你快点死,快点死的越惨烈越好,怎么忽然又来救你了?”

    “我为什么要救你?你对我做的一切,对裕哥哥做的一切,我为什么要救你?”

    “君冥烨,你知不知道,即便你几次想要动手杀了我腹中的孩子,你都没有下得去手,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疼,多么的痛恨吗?”

    “我现在是一个母亲,我容忍不了,任何人,任何事威胁到我的孩子。”

    “你能理解一个母亲,保护孩子的心情吗?”

    “我上官清越,不是什么睚眦必报的小人!!!你要杀了我,我可以忍,你利用裕哥哥,设计陷害我,我还是可以忍!你打我,惩罚我,折磨我,我还是可以忍……”

    上官清越的声音,哽咽了一下。

    “我唯独不能人,任何人伤害我的孩子,我会犹如魔鬼一样反扑!犹如保护孩子的母鸡,面对秃鹰,都能振翅一搏,将秃鹰吓走!!!!”

    “我到底哪里错了?才会让自己的心这么难受?!”

    “你起来,你给我一个答案!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为什么,要互相折磨下去,就连你要死了,也要折磨我的心!!!!”

    上官清越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双眼潮湿,为何会有眼泪在眼角徘徊,也不知道自己心口,那一种清晰的,又感觉好像淡淡的疼痛,从何而来,好像要将她整个人的全部意识摧毁,跌入到一个深渊之中。

    她用力抓着什么东西,想要挣脱出去,却还是不能给自己力量,只能一再地沉陷下去,直到自己陷入一片漆黑的迷茫,不知道方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才能让自己的心情轻松一些。

    她抓紧君冥烨的手,用力地抓着,对着他大声喊。

    “你要死也可以!!!不要在你的梦境中有我!!!!”

    “当年那个救了你性命的小月儿,恨不得你快点去死,不会跟你在梦境中快乐无极……”

    上官清越对着君冥烨大声喊,他还是毫无反应。

    “小月儿恨不得当年,没有救你的性命,你这只恩将仇报的恶狼,最好当年就死去!!!!”

    “这样,我的命运是不是就能改写,不用承受那么多的痛苦了?”

    “你的残忍,你的狠绝,冷血无情,让你必须承担痛苦和愧疚下去,小月儿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你。你别以为,她会原谅你!!!!”

    上官清越力竭地大声喊着,一双眼睛之中迸射出一股强烈的,想要将君冥烨融化成灰烬的力量。

    “如果可以,我恨不得一刀一刀,将你的皮肉割开,让你周身鲜血淋漓地慢慢折磨死去!!!!”

    “沉入梦境中,快乐的死去,简直太便宜你了!!!!”

    上官清越的喊声,已经沙哑了。

    君冥烨闭紧的双眼,微微颤抖了一下,却还是没有睁开。

    他脸上香甜的美好,已经开始渐渐消退下去,眉心缓缓皱了起来,似乎沉浸在一片无边的痛苦之中。

    上官清越用力推搡君冥烨,“你给我起来!!!!像个男人一样的起来!!!!”

    君冥烨还是闭紧双眼,一动不动,唇角紧紧绷着,好像那痛苦正在开始折磨他。

    白道长见到君冥烨现在这个样子,便赶紧奔上来,赶紧几根银针下去,深深刺入君冥烨的身体大穴上。

    “王爷现在应该是已经挣脱梦境了,已经感受到绝梦散剧烈的疼痛,我现在将他的感知封住,不让他太痛苦,变得为了逃避痛苦,又沉入在梦境之中。”

    上官清越疲惫地身体晃了一晃。

    轻尘赶紧上前一步,将上官清越搀扶住。

    轻尘的目光,总是不带任何感情的漠然,看着上官清越的时候,总是多了一些沉淀的东西在里面。

    上官清越看不懂为何轻尘对自己会有这样的眼神,现在也没有心情多问。

    她感觉很累,好想休息一样。

    轻尘碍于礼节,没有抱住上官清越,只是男女有别又恭敬谦卑地搀扶她。

    “公主,休息一下吧。”

    轻尘搀扶上官清越坐在椅子上,用软垫子放在上官清越的身后,然她靠在上面。

    上官清越没想到,轻尘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

    轻尘倒来一杯热水,递给她。

    “公主,好好休息一会。”

    轻尘低着头,说完这句话,便退下去,站在君冥烨的身边去了。

    上官清越抱着手中温暖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压制自己翻涌的心情,试图想要平静下来,却非常的烦躁。

    尤其看到君冥烨还沉沉地睡着,就更加的烦躁。

    这个男人,她真的不想救,他死了,自己的心情或许就真的能好了,再也不用那么纠结。

    可真的见到他要死了,才发现,自己好像也没有那么希望他去死。

    对他的恨意,已经爆发了一次,便在也没有那个爆发的狠劲儿了。

    女人,她终究是个心思柔软的女人。

    不能做到男人一样狠血无情。

    她觉得这样的自己很不好,太过懦弱!

    当初君冥烨对自己做的那些事,可曾有过不忍心?

    烦乱地撑住额头,靠在桌子上,想要休息一下,闭上眼睛,眼前却总是浮现君冥烨之前的样子。

    暴躁的,霸道的,狂野的,邪魅的,阴狠的,残冷的……

    所有的表情,纠结在一起,竟然又隐约看到了君冥烨在断崖之下,对自己那带着一点遮掩不住关心的样子。

    甚至眼前还浮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