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63:专有味道

    君祺睿冲了上来,一把抽出长剑。

    “你这个女人,留你也是祸害!”

    上官清越也不害怕,脖颈笔直的仰着,“难道睿王爷,还敢亲手杀了我不成!”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

    “将你们大君国蒙难的罪名,都压在我一个女人的身上,这就是身为你们大君国的男儿,处理问题的态度?真是可笑至极!”

    “不管与你有没有关系,百姓的呼声,全天下现在都喊杀了你这个妖女,正是可以平民愤!”

    “哈!我倒是觉得睿王爷莫不是想借用杀了我这个妖女,在百姓面前博得一个好名声?夺得更多的拥戴!”

    上官清越向前一步,目光阴凉,绝美的容颜,此刻寒凉一片,犹如冰雪之莲,没有任何的温度。

    君祺睿胸腔起伏,他容忍不了,自己身为一个王爷,被一个女人,一再诋毁名声。

    “我是为了保护大君国的江山,与自己的名誉,没有任何关系!”

    “我倒是觉得,身为睿王爷,一直都是皇位最佳人选,最后却与皇位失之交臂,真的就能甘心?”上官清越尾音上调,一双眸子,深深盯着君祺睿的眼睛,要将君祺睿掩藏在心底深处的念头,全部看个通透。

    但君祺睿的这个人,岂能是轻易就能看透的。

    人心,向来隐藏在最深之处。

    而一个身在皇族的人,从小就会了隐藏本来心思,岂能被人一眼就看穿。

    轻尘一个闪身,出现在上官清越的面前,挡住了君祺睿指着上官清越的长剑。

    轻尘一句话不说,就那样脊背笔直地,用自己的身体当着上官清越。

    “你个奴才,也胆敢阻止本王!!!”

    君祺睿震怒。

    轻尘也不说话,也不动一下,不被君祺睿的气势所迫,一动不动。

    上官清越抬眸看着挡在自己面前高大的身影。

    轻尘……

    何必总是这样保护自己?

    君祺睿忽然飞来一掌,轻尘没有躲闪,硬生生吃了一掌。他只是卑微的奴才,岂能和王爷动手。

    君祺睿的一掌,直接让轻尘的唇角流出一道血痕。

    轻尘的身体,也只是晃了一晃,再度站稳,用自己的身体硬生生吃下了那一掌。

    上官清越完全从轻尘有些晃动的身体上感觉得到,轻尘完全吃下去的那一掌,身体上有多痛苦。

    她不禁心头一阵颤抖。

    “睿王爷!你不要太过份了!!!”上官清越大声呵斥。

    君祺睿一个闪身,冲上来,轻尘想要阻挠,但君祺睿的长剑还是冲向上官清越。

    “本王今日就杀了你,看又能如何!!!!”

    君祺睿的吼声,十分的响亮,震得房间嗡嗡作响。

    王小乔站在不远处看着这样的场面,虽然心惊,但在心底还是恨透了上官清越的。

    要不是上官清越,自己的父母岂会丧命在雪崩之中。

    就在君祺睿的长剑,要刺入上官清越的心口时。

    君祺睿明显感觉到,从上官清越的身上,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将他的长剑弹开。

    要冲上来的轻尘,见到这样一幕,也不禁惊怔住。

    上官清越也是一惊,没想到,自己身上竟然是一热,有一股力量,直接喷涌了出去,将那一把锋利的长剑,直接硬生生逼开了。

    君祺睿也是吃惊不已,一双星眸瞪大地看着上官清越,俊脸上骇然一片。

    他觉得自己,莫不是感知出现错差?才会出现这么惊异的一幕?

    上官清越眼底一道明光掠过,当即明白,应该是金龙剑保护了自己,才会没有让君祺睿的长剑伤害到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床上的君冥烨忽然发出一声强烈的咳嗽,随后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君祺睿的目光,赶紧落在床上的君冥烨上。

    君祺睿狠狠哼了一声,“看来,你一点都不希望她去死!!!”

    君祺睿也没有真的想杀了上官清越,只是想试探一下君冥烨。没想到,这样的一瞬间,真的将君冥烨逼迫的有所反应了。

    他虽然昏迷,对外面的情况,却能清楚的感知和听见,只是一双眼睛现在睁不开而已。

    白道长见君冥烨将一口黑血喷了出来,很是高兴。

    “郁结在胸口的黑血吐出来,不再凝滞挡住顺畅的气息,王爷便真的有救了。”

    白道长实在太高兴,花白的胡须都飞扬了起来,一双眼睛里也泛出明亮的光彩。

    白道长身为医神,妙手回春,医术极高,这几年,他便开始研究五毒门的毒药,立志要将五毒门的全部毒药,研制出破解的解药,拯救世人。

    但百里不染研发出来的毒药,他自己都没有解药,白道长研究了好几年,也只能研究出来暂时控制毒发,延缓中毒者几天性命的办法。

    今天,他能救了君冥烨,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便也说明,他多年的心血,终于有了成就,和新的突破。

    白道长赶紧让王小乔再去熬药。

    王小乔看了上官清越一眼,便赶紧转身出去熬药。

    君冥烨吐出一口黑血之后,整个人看上去更加虚弱无力了,深深陷入在床上,一点动弹的力气都没有。

    君祺睿脸色很难看,狠狠瞪了上官清越一眼,目光便收紧起来,很想将这个女人,里里外外看个通透,为何她的身上能够爆发出来那样一股强大的力量。

    上官清越心中恼怒,反而妩媚一笑,风姿万千。

    “睿王爷,我和我哥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他能变成一个魔鬼的样子,你说我身上,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血缘?”

    上官清越水眸流转一下,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