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64:这笔帐,怎么算?

    上官清越守在君冥烨的床头,安静等待了许久,君冥烨也没有睁开他的那一双深邃眼眸。

    上官清越便继续耐心地等待。

    君冥烨的手指,终于又动了动,比之前动弹的幅度更大了。

    “醒了?”

    上官清越开口道。

    他紧闭的长睫,轻轻颤抖了一下,一双眼睛,还是没有睁开。

    “我知道,你醒了,能听见我的声音。”上官清越声音清凉无温。

    君冥烨已经沉寂着,没有任何的反应。

    “是不是觉得很惊讶?我会在你身边?”上官清越勾唇涩然一笑。

    她自己都很惊讶,会真的救他。

    “睁开你的眼睛,不然我不保证,会不会再向着你的膝盖,刺下一簪子。”

    轻尘和白道长都张大了眸子,没想到,刺伤君冥烨的人,居然是上官清越。

    “我似乎已经对折磨你上瘾了,感觉非常的好玩!犹如品尝了罂粟一样,不能戒掉。”

    上官清越抬起自己的手指,轻轻抚摸向君冥烨冰冷的刀削般脸颊。

    “你说,你是不是也是这般上瘾地,才会对我一再折磨呢?”上官清越眼底光彩迷幻,看着他的目光,竟然带了一些,自己都没发现的迷离。

    “再不睁开眼睛,我就将你的一对眼珠子,都挖掉。”

    她好像泄愤一样,放着狠话。

    “再将你的这张脸,迷倒那么多女子的,风华绝代的一张脸,也给毁了。让你真正成为一个废人,永远地躺在这里,再也起不来!”

    她狠毒地说着。

    就在在她的手指,轻轻抚摸向君冥烨那一双紧闭的眸子上的时候,君冥烨长长浓密的睫毛,忽然一阵颤抖,猛地睁开了那一双深邃犹如黑洞的眸。

    他的视线,先是迷蒙一片,毫无光彩,渐渐才亮起了淡淡的光芒,视线渐渐汇聚成束。

    他睁开眼睛的瞬间,似在寻找什么,也似有些涣散,当终于看见了身边的上官清越的时候,游离的眼神,这才停顿了下来。

    被君冥烨一双黑眸紧紧注视的感觉,犹如有冷剑射来。

    上官清越手指一抖,便赶紧抽回自己的手。

    她努力让自己正襟危坐,不慌不乱。

    但心房的位置,却因为他这样的目光,一阵乱跳,犹如小鹿乱撞。

    她努力平稳自己的呼吸,让自己看上去毫无异样,神色平静淡定地看着君冥烨。

    上官清越安静看着君冥烨的眼睛,很想知道,他接下来会有什么反应。

    但等了半天,君冥烨依旧那样安静地看着她,目光里甚至纠缠着一些她参悟不透的复杂。

    君冥烨还沉浸在梦境中不能自拔,猛然见到上官清越一脸清冷,口气怨毒,一时间还有些接受不了。

    沉入在那么美好的温情款款的梦境之中,给了他莫大的喜悦,感觉好像置身在天堂极乐之地。

    一下子,回到恍如地狱处境的现实,怎么可能一下子转换得过来。

    君冥烨呆怔了半晌,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就那样安静地看着上官清越凉若秋水的目光。

    上官清越也一动不动,任由君冥烨看着自己。

    渐渐的,她勾起唇角,声音低缓。

    “我很想知道,你在梦中,梦见了什么。”才会让他念着自己的名字,不愿意醒过来。

    “不管你梦见什么,只要是梦见我,那都是一件很讽刺的事。”

    上官清越尖酸的口气,让君冥烨浑身都不舒服起来。

    君冥烨的脸色渐渐变换,从一片迷蒙混沌之中,渐渐清晰起来,狭长的眼角微微眯起,似乎想起来到底哪里才是现实了。

    也想起来,自己变成这个样子,是被谁所赐。

    当上官清越看到君冥烨眼底纠结的恨意,她勾唇浅笑,声音慢慢。

    “我们这辈子的关系,只能是仇敌,不可能成为别的关系。”

    上官清越不想再逗留了,该看的,都看了,也没看明白什么,只觉得心累,想要休息,便拖着疲惫的身体起身。

    这一刻,君冥烨忽然抬起手,虽然无力,却还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

    上官清越惊讶回头,看向君冥烨还很虚弱的眼神。

    “放手。”

    君冥烨的一只手,实在太冷,好像一具死尸。

    他不说话。

    上官清越用力挣扎了一下,没能挣开。

    君冥烨的手,更加用力。

    现在的他,应该是用尽了残存的全部力气了吧。

    他也不说话,双唇干裂,看上去很干渴的样子。

    王小乔赶紧端着煮好的药汤进来,递给白道长。

    “这个,王爷,你应该喝药了。”白道长低声道。

    白道长见君冥烨不肯放开上官清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试图搀扶起君冥烨。

    “先吃药要紧,都有时间分配,分秒不得耽误。”白道长费力搀扶着君冥烨高大的身躯。

    君冥烨的目光却一直盯着上官清越,低沉,阴郁,纠结,寂冷……

    这样的眼神,总是让人觉得压抑,觉得他正在酝酿一场风雨。

    君冥烨还是没有开口说话,倒是很听话地喝了药。

    即便他又重新躺下,一双眼睛,还在盯着上官清越,一只手,还在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他不知道再次面对这个女人,尤其还做了那么多和她在一起美好的梦境后,该如何面对这个对自己恨之入骨,差一点杀了自己的女人。

    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有什么样子的反应,只想抓住这个女人,不想她从自己的视线里逃脱。

    上官清越想要甩开他的手,一时间竟然也犹豫不决,似被什么东西,牵扯了自己敏感的神经,轻轻地疼着。

    最后,上官清越坐了下来。

    她也一眼不眨地盯着君冥烨,安静等待君冥烨到底想要做什么。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