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65:不怕杀了你?

    君冥烨唇瓣上带着血迹,勾唇一笑的样子,邪魅万分。

    上官清越不禁心口一紧,抬起一双美眸,毫不畏惧地迎视君冥烨的一双寒眸。

    “冥王打算怎么算?”

    “我想问问你,你打算怎么算。”

    君冥烨起身,从床上坐起来。

    上官清越不得不叹服,这个男人自动恢复的能力,真的很强大,方才还虚弱的动弹一下都无力,现在就已经好像恢复了大半。

    君冥烨现在穿着一袭白色的内衫,长发披散在肩头,虽然凌厉,也透着几分阴柔的美。

    尤其那满身病弱的气息,总是让人有一种想要怜惜一下的错觉。

    上官清越冷眸盯着君冥烨的脸,想要挣脱开君冥烨的大手,发现他的手更加用力地紧紧攥住她。

    透着一种要将她骨头捏碎的力量。

    “还是第一次,有女人胆敢在我的身上放血!”

    最后,君冥烨的唇齿间,又冷冷地挤出两个字。

    “下毒。”

    上官清越不可否认,当你激怒了一头狮子,想要杀死它,却没有杀死,等那一头狮子恢复过来,那种迸发出来的强大报复欲,是多么的骇人。

    上官清越嗅到了一股死神濒近的气息。

    她讷讷地向后靠了靠,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已是不能。

    她到底是女子,能有多大的力气。

    即便君冥烨现在病弱,依旧是一个力气极大的男人。

    “我感觉很好,非常好,简直好的非常爽!”君冥烨冷笑一声,忽然用力将上官清越扯过来。

    上官清越失去平衡,直接歪倒在君冥烨的怀里,他的大手随即便将她一把抱住。

    她倒在他的怀里,又是在床上,这样的姿势实在暧昧至极,也让人羞怯。

    上官清越挣扎,想要逃脱。

    君冥烨却将他身体的全部力气,都压下来,直接将她紧紧困住。

    “上官清越,你当时就应该直接刺穿我的咽喉,而不是膝盖。”他冰豆子一样的声音,那么的凉冽,一下一下撞击上官清越的神经。

    她浑身一阵轻颤。

    “你当时,应该提醒我一下。”她道。

    君冥烨哂笑一声,“终究是女人,还不够狠。”

    “你在激我?”

    “我只是提醒你,如何做,才能真正成为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若不然,我们再试一次?”

    上官清越收紧双瞳,那光芒妖艳又摄魂,望着君冥烨俊美的容颜,透着要将他包裹其中的魔力。

    君冥烨勾着染血的唇角,轻轻邪笑。

    “机会只有一次,一旦错失,便是万劫不复。”

    他抬起他冰冷的手指,轻轻抚摸上官清越美丽的脸颊,冰凉的触觉,沿着她的额头,一点一点下滑到她的鼻头,还有她紧抿着的柔软红唇上。

    他的指腹,轻轻按压在她的嘴唇上。

    上官清越心头一阵颤抖,漾开一片潋滟的涟漪,她想要逃开这种奇异的感觉,却又忍不住神经跳动着,沉浸在他的碰触下。

    那种感觉……

    有点凉,有点痒,抗拒,却又奢望继续下去。

    她瞬时红了腮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他却更紧圈紧她的身体。

    他低着头,俊脸靠近过来,长发垂落,柔软地扫在她脸颊上的肌肤上,还有一缕发丝,落在她的脖颈处,一阵发痒。

    她不禁抖了一下,想要躲开,他的气息已经扑面而来。

    他没有在她的嘴唇上落下吻痕,只是望着怀里的女人,用着彼此近在咫尺的距离,暧昧至极地,目光深深地凝视她的双瞳。

    “女人,终究就是女人,倒在男人的怀里,像个女人就好,不要有太多的利刺,想要伤了别人,最后伤害的还是你自己。”

    上官清越红软的唇边,颤抖了一下。

    想要说点什么,却已经在他强大的气息下,压迫的发不出声音来了。

    她看到近在咫尺君冥烨的一双眼瞳里,有着自己脸色时而泛红,时而泛白的样子,也看到他一双黑瞳之中,泛着光火的琉璃绚烂,那么的迷人,一下子就好像你呢个撞击在心头上。

    她的心,不知为何会塌陷了一块。

    不禁随着血液的流传,砰砰地乱跳起来。

    她有些紧张了,浑身都有些发热。

    君冥烨还是那样近距离地看着她,这个女人不再那么冰冷的时候,样子那么可爱,那么迷人,他很想将她揉碎在怀里。

    可这个女人,那么恨,那么毒,她想要杀了他。

    不禁想到了在梦境中,他们一起泛舟采莲,一起在江南的烟雨中抚琴作画。一起在一片风景如画中相视一笑,柔情万千,快乐逍遥。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美好的他真的不想醒过来了,就想一直沉静在那样无风无雨,无波无澜的安逸之中,自此沉迷下去。

    那梦境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依稀觉得就是现实里曾经发生过的事。

    以至于他到现在,还沉浸在那样清晰的画面里,不能完全回到残酷的现实。

    真正的现实里头,他们是水火不容的仇敌,她不会对他温柔,他也不会对她体贴。他们不会湖中泛舟,也不会一起她抚琴,他舞剑,更不会相视一笑,烹酒煮茶。

    所有的一切,只能出现在虚幻的梦境之中,不会出现在现实里头。

    他们这辈子,难道真的只能是敌人?

    君冥烨缓缓靠近上官清越的脸,他干涸的唇瓣,很需要她柔润的唇瓣滋润。

    他也很喜欢,这个女人唇瓣香甜美好的味道。

    但,就在他的唇瓣,要靠近她的唇瓣时,他的动作停滞住了。

    他忍住了那个冲动,却又不愿意从她的嘴唇上分开。

    就那样几乎轻微颤抖一下,都能触碰到她嘴唇的距离,近近地挨着她的唇。

    他的眼睛,看着她的眼睛,目光沉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