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清馨6266:香艳画面

    上官清越完全没想到,昨天晚上那样的情况,自己还能睡得这么沉。

    而他们两个人,倒在床上,她还枕着君冥烨的手臂。

    她一个激灵翻身起来,急忙推开君冥烨,跳到地上。

    动作的幅度太大,差一点没站稳,赶紧扶住一侧的凳子。

    她已经肚子很大了,经常晚上因为孩子闹腾的睡不好,没想到昨天晚上竟然有这么安稳的一夜好眠。

    她更没想到自己,每次在君冥烨的身边,居然都能睡得这么好。

    难道自己不怕他这头随时都会发怒的狮子,一口将自己咬死吗?

    上官清越不禁后怕起来,脊背一阵发寒,不住拍着心口。

    白道长推门进来。

    上官清越赶紧整理自己的衣衫和长发,不让人看到自己的狼狈样子。

    白道长笑呵呵地端着药,“公主今日气色不错!身怀有孕,还是要多加休息,公主奔波劳碌,对孩子很不利。”

    上官清越撑着酸痛的腰肢,点点头。

    自己最近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才会在君冥烨的身边,睡得那么沉吧。

    不过幸亏自己的体质还不错,如此奔波劳累,孩子在腹中还是很健康地整日闹腾。

    每每那时,她都叹息,那真是一个十分淘气的家伙。

    白道长走到床畔,呼唤君冥烨两声,他也没有醒来。

    “王爷,该吃药了。”

    君冥烨正在装睡,白道长怎么叫得醒。

    白道长眯着眸子一笑,扶着花白的胡须。

    “便劳驾公主喂王爷服药吧。”

    “我?”

    白道长直接转身出去了,“我去看看那位阿哑公子的情况,实在有点忙。”

    上官清越一听,白道长要去给哥哥诊脉,便只好留下来让君冥烨服药了。

    “起床,吃药了。”

    上官清越的口气很生硬。

    君冥烨一动不动。

    “吃药了!”

    上官清越又唤了一声。

    他还是一动不动,双眼紧闭。

    上官清越没了耐心,“既然你不想吃药,我也没办法!”

    她知道,君冥烨的睡眠一向都比较浅,想来也醒了,只是故意为难她不起来罢了。

    她转身就往外走,身后果然传来君冥烨的声音。

    “白道长让你喂我吃药。”

    他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一点波澜,却无端端透着命令的味道。

    “你果然在装睡。”

    “我只是正好那个时候醒来而已。”

    君冥烨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一副就要那样躺着,等待上官清越喂药的样子。

    上官清越缓步走过去,端着药碗,低声问他。

    “王爷觉得躺着喝很方便的话,我没意见。”

    “白道长的药,很珍贵,不能洒一滴!这药,都是按照份量和时间,紧密安排好的。”君冥烨的声音,还是很平静。

    “你既然这么清楚,就应该坐起来将药都喝了!除非你不想你体内的剧毒,尽快好起来。”

    “我是想说,你若能嘴对嘴喂我,更有诚意。”君冥烨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唇角却挑起一抹邪恶的笑靥。

    “嘴对嘴喂你?!”

    上官清越真的差点将一碗药,全数泼在君冥烨的脸上。

    “做不到?”

    “你不想喝,与我什么关系!”

    “我是因为你,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不觉得你应该负责?”

    “我正想让你死,我凭什么负责!”

    “就凭你昨晚睡在我的床上,害得我的手臂,现在都麻了。”君冥烨终于挑开他沉寂的一双黑眸,目光定定地望着上官清越。

    “那就等你的手臂好了,你再喝药。”

    “方才刚告诉你,要按照时间,分秒不差的服药,不能耽搁。”

    “……”

    上官清越算是败了。

    她喝了一口苦涩的药汁,便真的俯身下来,对着君冥烨的嘴唇靠近上来。

    君冥烨也不含糊,直接一口含住。

    上官清越猛地张大一双水眸,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唇瓣触及到他双唇的时候,在身体内酥酥麻麻的流窜。

    幸好,他只是安静服药。

    最后的一口,她喂下去。

    就在她想要抽身离开他的嘴唇的时候,他的手臂忽然一把将她抱住,随即他狡猾的舌头便趁虚而入……

    “唔!”

    上官清越赶紧挣扎,却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已经被他的力气带上床上。

    他一个翻身,便将她的位置处在了下面。

    交缠而来的唇齿间,都是苦涩的药味,但却奇怪地,在苦涩中漫开一片丝丝清泉的甘洌。

    她有些沉醉了,好像喝了酒,腮颊酡红,目光迷醉。

    一双水眸,无力的迷离眯着,里面似坠入了世间最璀璨的幻彩迷光,流光潋滟。

    君冥烨的这一吻,缠绵至极,似要将体内的热情全部释放出来,却又担心太过猛烈,伤害到她,力道分寸拿捏的十分好。

    上官清越在这样缠绵的吻中,真的醉了。

    她目光迷离地望着眼前放大的俊脸,一时间竟然分不清楚,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了。

    当她憋闷的几乎窒息的时候,君冥烨这才放开她生涩又甜美的双唇。

    这个女人,味道这么青涩,是他喜欢的味道。

    看着身下大口大口喘息,双颊粉红诱人的绝色美人儿,他不禁勾唇一笑,犹如远黛青山,近在眼前。

    上官清越撑大的眸子里,都是君冥烨那风情潋滟的一笑。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错觉了,不然不会看到这样的一幕,也觉得自己的感知一定是乱了节奏,才会让自己的心脏跳的这么疯狂,好像要从胸口内冲破出来似的。

    她更加用力喘息,让自己恢复清晰的神智。

    但大脑好像缺氧了一样,一片迷幻,完全找不到往常冷静沉稳的自己,也寻不到半点理智了。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很理性的,不管遇见什么情况。

    可他现在那一双如诗如画的眸子,看着她的样子,怎么会这么温柔,风情款款,犹如阳春三月,暖阳照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