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67:就亲一口

    “王爷。”

    轻尘声音恭敬。

    “王爷的身体,可好些了?”

    君冥烨的目光沉冷下来,脸色也恢复平常的沉寂,“出了什么事?”

    “宫里传来一封传书。”

    轻尘将收放字条的竹筒,恭敬呈给君冥烨。

    君冥烨赶紧打开竹筒内的字条。

    是太后写的信件,是追他速速回去的信。

    君冥烨一把将字条在掌心中团了,她居然又用死来威胁他!

    “王爷,是否等身体好转后,准备回京?王爷昏迷这几天,已经有五封传书。”

    轻尘知道,那些书信都是谁写的。

    也一直知道,太后在君冥烨心里的地位,一直都很重要。

    轻尘也有自己的私心,若君冥烨现在回京城,那么上官清越继续南下,便也安全了。

    君冥烨不说话,脸色冷寂。

    若是之前的他,一定毫不犹豫,快马加鞭赶回京城,而现在被季贞儿一再用死来要挟,反而觉得厌烦和恼怒。

    他君冥烨向来最讨厌被人威胁,谁都不行。

    “本王的身体,暂时还不舒服。”

    君冥烨团了字条,抛在地上,倒在床上,一声不发。

    ……

    上官清越急匆匆离开君冥烨的房间,一直心神不宁,连王小乔喊了自己好几声,都没听见。

    “公主,这是我给阿哑大哥熬的药,正要准备送过去,但是那里现在不让人随便进入。”

    上官清越让人将药接过来。

    王小乔犹豫了一下,又道,“公主,阿哑大哥,真的……”

    “不该问的,不要乱问。”

    王小乔点点头,她确实很害怕上官清越,虽然心底也深深记着上官清越连累了自己的父母,但在上官清越凌厉的气势面前,王小乔完全抬不起头来。

    阿哑还没有苏醒过来。

    他的房间,旁人不能随便进来。

    蓝曼舞亲自喂阿哑服药,幸好还能吞咽下东西。

    蓝曼舞守在床畔,寸步不离,一双眸子哭得红肿,时不时就再度泛红。

    “我相信哥哥会没事的,你也不要太伤心。”

    上官清越看向蓝曼舞还没显怀的肚子,“照顾好你自己,还有孩子。”

    蓝曼舞抓着阿哑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阿哑,你醒来啊,我们有我们的孩子了,你睁开眼睛看一眼啊。”

    上官清越心口一阵揪痛,转身出门。

    自己的身体,有些吃力,扶住酸痛的腰身。

    所有人都说,她的肚子很大,不像将近六个月的身孕,许是将来孩子会很大,只怕难以分娩。

    这话是庄内几个岁数大的佣人说的。

    上官清越刻意加大运动量,希望孩子不要太大,到时候难产就麻烦了。

    百里不染和莺歌,还没有回来,她有点焦急。

    一直等到了一天。

    百里不染终于和莺歌回来了。

    一见到他们沉闷的脸色就知道,没有找到入口。

    “我们完全按照你画的路线图走,还是没找到那个位置,就好像一切都不复存在一样。之前发现的那么多是尸体,也都不见了,到处只有枯草一片。”

    百里不染道。

    “你居然按照路线图,还能迷路。”上官清越也是服了。

    她真的应该亲自去,而不是交给百里不染这个路痴。

    “美人儿,你居然不相信我,你可以问莺歌。”

    “公主,确实没有找到!按照公主的路线图,什么都没有找到。”莺歌恭声道。

    “……”

    上官清越皱起眉心。

    怎么会这样?

    “如果那里找不到,我们进不去无底崖,难道再次从断崖上跳下去?”上官清越有了这样的冲动。

    百里不染赶紧一把拽住上官清越。

    “那样也行不通!万万不行!我们能从无底崖坠下,逃生一次,不代表就能再逃生一次!”

    “那个老头,我要找到他。”

    “跳崖完全行不通,那里太危险了!不可能一再让你逃生!”百里不染话,很有道理。

    能逃生一次,不代表再跳下去一次,就真的那么侥幸,还能活命。

    “怎么办?我要救哥哥!”上官清越望着百里不染,又多了一种深深的寒意。

    百里不染不禁身上一抖,赶紧退后一步,“你别打我的主意!”

    “我们试一次吧。就一次!我不多要,就一点点你的血。”

    “不行不行!”

    百里不染摇头如拨浪鼓。

    “就一点,一点点,好不好?”上官清越哭声哀求。

    百里不染还是不住摇头,“不好不好!”

    上官清越哀求地,眼巴巴地看着他,将百里不染的一颗心都看融化了。

    百里不染的心软了,眼角耷拉下来,伸出自己一截雪白细嫩,光滑无暇的手臂。

    上官清越旋即灿烂一笑,从发髻上,抽下自己的银簪子。

    莺歌赶紧拿来一个瓷碗,时刻准备接血。

    百里不染吓得赶紧收回自己的手臂。

    “你们打算要多少血?居然拿那么大的碗。”

    “只是一点点,又不接一碗。”

    “不行不行,看着就害怕!”

    上官清越赶紧让莺歌去换个小一点的。

    百里不染还是觉得大,最后只能拿一口杯的那种小酒盅。

    百里不染这才觉得满意了,将自己的手臂伸出来。

    他扁着嘴,一副委屈巴巴的可怜样子。

    就在上官清越扬起手,要一簪子刺下去的时候,百里不染赶紧浑身一抖。

    “等一下。”

    “?”

    “会不会很疼?”

    “没有你双手受伤的疼。”

    上官清越抓紧百里不染纤白的手腕,正要刺下去,百里不染又赶紧阻止她。

    “会不会留疤?”

    “我小心一点,伤口浅一点,再涂抹上上好的药膏,绝对不会留疤的。”

    “哦哦。”

    百里不染连连点头,捂住自己的眼睛,当上官清越再次蓄势待发要刺下去的时候,百里不染赶紧再一次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