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68:取血

    上官清越没想到,百里不染居然将那么名贵的药膏,直接丢在一旁了。

    上官清越将药膏捡起来,放在桌上。

    “你爱用不用!这么名贵的药膏,居然丢掉!”

    “名贵?不就是一个破药膏。”

    “这个药膏,虽然就这么一小盒,价值千两,甚至万两,也不为过。”

    “哪有那么贵!”

    “这可是倾城公子胭脂的百花凝露膏。南云国的倾城公子,威名远播,你不会没听说过吧?”

    “什么倾城公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一亲美人儿芳泽。”

    百里不染说着,小嘴又嘟了上来,就要亲上官清越。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高大的漆黑身影,出现在门口,将门外的阳光都遮挡住了。

    幽长的暗影投射进来,房间里本来就有门口能够通着亮光,房间也变得一下子黑暗下来。

    上官清越一怔,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就看到君冥烨站在那里。

    他的一张脸,蒙在一片黑暗中,神色不清,喜怒不明。

    上官清越眨了眨水色的大眼睛,百里不染也眨了眨大眼睛。

    “你们在做什么?”

    阴凉凉的声音,传了进来,吓得上官清越一时间就像个做了什么坏事的小孩子,赶紧退后一步,和百里不染保持和平的安全距离。

    上官清越有些心慌,眼角都不禁跳了跳。

    君冥烨向前走了一步。

    百里不染缓缓站起身体,秀挺的身影,还是很修长的,他和君冥烨的身高也差不多。

    但是没有君冥烨魁梧宽阔,站在君冥烨的面前,一下子就显得弱小不少。

    百里不染横扫君冥烨一眼。

    “我们在干什么,大冰块没长眼睛看清楚?”

    百里不染勾唇一笑,“要不我再做一次,让你看清楚一点?”

    说着,百里不染一张俊脸便再次出现在上官清越的面前,樱唇又靠了过来,就要亲上官清越。

    还不待上官清越将百里不染一把推开。

    君冥烨已经一把揪住百里不染,好像拎小鸡崽一样,将百里不染给拽开了。

    上官清越很吃惊君冥烨的恢复程度,竟然这么快,体力就跟上来了。

    不想在这里,和君冥烨闹的不愉快,便转身背对君冥烨,看着床上的阿哑。

    百里不染十分的不服气,“死都要死了,居然又活过来坏我的好事!真是该死!”

    君冥烨眼角收紧,目光阴厉地射向百里不染。

    “看什么看!你没死,还不是我没给你下最厉害的毒!也算我饶了你一命,面对救命恩人,冥王的态度就要友好一些。”

    他百里不染可不是什么善茬,惹急了他,直接一记暗器,让君冥烨享受万箭穿心,痛不欲生去吧。

    君冥烨什么人物,岂会害怕百里不染的要挟。

    目光锐利如刀子一般地射向百里不染,唇角缓缓抿动了一下,一副随时都要将百里不染吞入腹中,狠狠地咬碎他的骨头。

    百里不染不屑挑眉,妖孽的脸上,总是带着邪气的笑容。

    “美人儿就是喜欢和我亲亲,你生气也没用。”

    他又在故意气君冥烨了。

    他的内伤刚刚好,最受不得的就是生气。

    君冥烨显然也学聪明了,忽然一笑,口气却是咬牙的。

    “她若喜欢,你随便亲。”

    上官清越微微侧头,瞪了君冥烨一眼。

    什么叫她若喜欢,随便亲?感情当她是什么?他的东西?随便可以推给别人?

    这种话,让上官清越十分的恼火。

    “房间窄小,容不下太多的人,我哥还需要休息,各位请出去!”上官清越冷着声音,下了逐客令。

    “听见没有,房间窄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百里不染双手环胸,对君冥烨努努嘴。

    君冥烨的唇角抽筋了一下。

    “都出去!”

    上官清越直接让莺歌将百里不染和君冥烨都撵了出去。

    随即,房门被一下子关上。

    百里不染站在门外,很生气,“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刚刚给你放了血,居然这样对哥哥。”

    君冥烨忽然觉得,心里平衡很多,扫了百里不染一眼,唇角不自觉地隐约勾起一抹笑纹。

    他抬起脚,大步离开这里。

    百里不染磨着牙,盯着君冥烨的背影,对着房间里的上官清越,声音不高不低地喊了一声。

    “美人儿,大冰块走了,我们可以继续玩亲亲了,给哥哥开门。”

    百里不染明显感觉到,君冥烨的背影猛地一僵。

    百里不染扬长一笑,懒洋洋地伸个懒腰,“哎呀呀太累了!美人儿,一会过来哥哥房间,给哥哥捶捶腰,我们抱抱一起睡。”

    “……”

    君冥烨的脸色狠狠抽筋了一把。

    ……

    蓝曼舞端着碗里的血,犹豫不决。

    “大姐,这个真的能好用吗?万一……万一不能起到效果,反而加重他的情况怎么办?”

    上官清越也很担心,“但是现在他一直昏迷不醒,也不是办法,总要想想别的办法,万一奏效,他或许就能醒过来了!若不能奏效……”

    上官清越紧紧咬住嘴唇,“若不能奏效,他还是昏迷不醒,那么也没有办法了。”

    “若不是不起奏效,而是坏的结果,难道也要冒着风险,让他喝下去吗?”蓝曼舞颤抖着手,实在不知道要不要将这人血给阿哑喂下去。

    “如果不能奏效……”

    上官清越紧紧闭上眼睛,“总不能就这样不好不坏地吊着!他身为我南云国的太子,必须醒过来!哪怕……”

    上官清越的声音哽咽了一下,“哪怕就是犹如杀人狂魔一样,也要站起来,活生生地站起来,而不是一直躺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