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69:划清界限

    百里不染的暗器,向来不虚发。

    无底崖下的老头,是唯一一个例外。

    再一个例外就是阿哑,射入的暗器,居然全部没起作用。

    君祺睿不可能躲过阿哑的一记暗器。

    直接射中君祺睿,他一声闷哼,身体猛地退后好几大步。

    “你居然,给本王下毒。”

    君祺睿痛苦地地哼一声,浑身无力下来,身体一软,便单膝跪在地上。

    大家都惊讶起来,君祺睿为了救冥王,反而被百里不染伤及,也更加痛恨百里不染的恶毒。

    上官清越听见院子里的吵闹声,便推门出来。

    见百里不染伤害君祺睿很惊讶。

    “怎么回事?”

    百里不染哭着扑向上官清越,“美人儿,他要给我放血,我情非得已,就给了他暗器。”

    “……”

    上官清越一把将百里不染推开,看着百里不染哭得好像一个受了极大委屈小媳妇的样子,上官清越的唇角抽了抽。

    “快点解药!”

    上官清越可不想事情继续闹大下去。

    “什么?”

    “解药!”

    “解药?!”百里不染就好像听见了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一样,一下子蹦了起来。

    “对,解药!!!”

    “你跟我要解药,我跟谁要解药去!”百里不染长发一甩,转身就要走。

    “就算没有解药,要怎么做才能救他!”

    “你救他做什么?他好几次都想置你于死地。”

    “他是大君国的王爷,我不想和这里的人,发生太多的冲突。”

    “美人儿,射了他的人是我,跟你没有关系的!是他要伤我,我射了他,他还能迁怒你不成!他敢!”

    百里不染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君祺睿,他现在已经面色惨白,额上渗出了一大片的汗珠,神色痛苦艰难,连单膝跪在地上,都是面前支撑着。

    “我知道,和我没关系,但我见到了,总要……”

    上官清越叹口气,“还是给他解药吧,不然,闹大了,对大家都不好。”

    百里不染勾唇一笑,“美人儿,其实你担心的是我,对不对?”

    “……”

    “你怕我得罪了太多的亲王,他们收拾我是不是 ?你担心我的五毒门是不是?美人儿,你还没去我的五毒门,就为我的五毒门着想了,你真的太好了。”

    “……”

    “美人儿,哥哥真的爱死你了,哥哥一定要让你做我五毒门的夫人,与哥哥一起……”

    “停,你到底有没有办法救他?”

    “没有。”

    “……”

    上官清越看着百里不染,目光低沉,“既然没有,你就回去睡觉吧,我想白道长连你的绝梦散都能解了,现在白道长对你的毒,正是雀雀欲试的时候,会很乐意解毒的。”

    百里不染白了上官清越一眼,那姿态妖娆的像个娇滴滴的女人。

    “那个老头儿,徒有其名,不过就是误打误撞,赶上我的毒好解罢了。”

    “大姐,阿哑醒了,醒了!”

    房间里传来蓝曼舞高兴的喊声。

    上官清越心中一喜,赶紧奔回房间。

    一进门,就看到阿哑已经睁开了眼睛,坐在床上,虽然面色很虚弱,确实是醒了。

    “哥!”

    上官清越欢喜地呼唤一声,就要扑上去,但又站定在阿哑的面前。

    阿哑抬头,看着上官清越,目光飘忽,用一种抗拒的态度面对她。

    “我不是你哥!”他不想认她。

    他现在这个样子,还有什么资格,做她的哥哥。

    上官清越的脚步定在原地,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了,心口一阵刺痛,眼睛火热起来。

    “哥……我是小越,你的小越,怎么不认我。”

    上官清越终于还是忍不住,哭着扑了上去。

    她一把抱住阿哑,即便他想要将她推开,终究犹豫了。

    短暂的迟疑过后,他僵硬的双手,缓缓地抱住上官清越,身为男儿,他心中纵然再难受,也不过红了眼眶而已。

    蓝曼舞看着他们兄妹相认,不禁热泪盈眶。

    上官清越紧紧抱住哥哥,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阿哑也心口一阵钝痛,闭上一双通红的眼睛,紧紧抱住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以为哥哥,因为杀人的事,心中很难受。

    她低声开口。

    “哥,哪天晚上的事……不要纠结,不是你的错。”

    “那天晚上?”阿哑有些迷顿,不明白上官清越在说什么。

    上官清越吃惊看着阿哑,用力看着他的眼睛,想要从中看到一些东西出来。但从阿哑迷茫的一双眼睛里,什么都没看到。

    “我哥哥没用,竟然保护不了你,可你……什么时候从无底崖逃出来的?”

    阿哑已经完全不记得,被百里不染劫走后,发生的全部事。

    也全然不知道,自己杀人的事。

    上官清越见状,试探地低声问了一句。

    “哥,喝完无底崖之水之后,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阿哑讷讷地摇了摇头。

    “之后的事,都完全不记得了吗?”上官清越仔细看着阿哑的脸,见他依旧一脸的迷茫,也很困惑。

    当时,他有抱住自己,承认自己是妹妹,居然真的全部都忘记了?

    阿哑皱着眉心,努力回想,“我只记得……我喝了你给我的水……”

    阿哑仔细想,还是什么记忆都没有,“难道我忘记了什么?”

    蓝曼舞的声音,赶紧适时插了进来。

    “阿哑大哥当时昏睡过去了,肯定不记得了,正常正常。”蓝曼舞赶紧走过来,笑着说,“昏睡过去了,当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大姐,你就别问了,他刚刚苏醒,需要休息。”

    上官清越也赶紧说,“多多休息一下,难得苏醒过来,体力还很虚弱,不能过多消耗。”

    上官清越赶紧让阿哑躺下,给他盖上被子。

    “我再让莺歌去熬点稀饭过来,吃一些,昏睡了好几天,一定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