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71:请皇后娘娘升天

    上官清越高兴地笑起来。

    她是南云国人,知道倾城公子所在城,正是南云国的鹿邑城。

    所在的位置,也是从青峰镇一路向南。

    似乎一切都变得能顺遂起来。

    只要继续一路向南,不但可以回到南云国,还可以去找倾城公子救哥哥。

    上官清越开心起来,脸上便也多了笑容。

    刚一转身,就看到了君冥烨,不知什么时候,他就站在自己身后的不远处。

    她吓了一跳,差一点低呼出声。

    君冥烨缓步走了过来,声音低沉。

    “要走了,很开心啊。”

    “……”

    上官清越不知道,他在吃味什么东西。

    “我本来就是要走的,现在可以启程了,当然很开心。”

    “哼!!!”

    君冥烨那个家伙,居然十分高傲地冷哼了一声,一摔袖子直接走人了。

    上官清越在原地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也不理他耍性子,高高兴兴地回房间去收拾东西。

    这里的事,都解决的差不多了,回到南云国找到解救哥哥的办法,感觉一切都简单轻易了起来。

    抚摸自己的肚子,小家伙也跟着高兴在肚子里动来动去。

    “小宝宝,娘亲要带你回家喽。”

    晚上早早躺在床上,想要好好休息,精神饱满地上路。

    可没想到,躺下后,竟然梦境不断,还是非常奇怪的梦境,好像身临其境一般的清晰。

    “请皇后娘娘升天。”

    “请皇后娘娘升天。”

    “请皇后娘娘升天。”

    到处都是白茫茫的大雪,整片大地被一片素白包裹。

    太监,宫女,文武百官在辉煌的宫殿前恭敬规矩地跪着,嘴里不住喊着“请皇后娘娘升天”。

    大殿内,放着驾崩皇上的棺木。

    到处都是素白的灵幡,随着寒风翻卷。

    大臣们高呼的声音,响彻整座恢宏肃穆的皇宫。

    “求你……我求求你……放过我的母后……放过她……她贵为皇后……例不当殉呐……”

    一个女子一身素缟白胜雪,哭着扑倒在一个高大的男人脚下。

    他穿着刺眼的明黄龙袍,在雪花飞扬的夜里,更显俊美卓绝,霸气非凡。

    “先皇遗诏如此,朕亦无奈。”

    男人冰冷的声音蕴着不耐。

    朕……

    这就是新皇了。

    先皇驾崩,向来都是新皇随即登基,以免国家无君主。

    “你就看在……我们自小的情分上……看在我们成婚三年为你生下天宝……你身为驸马,父皇却将皇位禅让于你的浩荡隆恩……也要放过我母后啊……”

    女子紧紧抓住眼前的那抹明黄,苦苦哀求。

    “哪怕……哪怕断发或断指纳于棺柩也可啊……只要留母后一命……”

    “朕意已决。”

    男人一脸厌恶,一把拂开嬴弱的女子。

    她摔倒在雪地中,雪染满身,刺骨的冷,却不及心头阵阵滴血的痛。

    寒风吹乱她如墨的发,遮在发下的左脸,淤黑青紫的胎记狰狞可怖,不堪入目至极。

    如此丑貌,怎配得上那男子俊如神祗般的人物!

    “你竟然如此绝情……”女子呜咽地哭了起来。

    当女子看到男子,看着她丑陋的左脸,露出厌恶的表情,更的心碎荼靡。

    “原来……原来,你一直都嫌弃我丑。”女子心痛哽咽地呢喃。

    男子神情漠然,目光淡淡地从她身上掠过。

    女子心痛的浑身一阵轻颤,颤抖的唇瓣中,呜咽出来一句话。

    “我还记得……清楚记得……你说……”

    “但爱鱼儿人,而非鱼儿貌。此生相伴,终生不换。”

    音犹在耳,却早已不见当年脉脉情深的如水温柔。

    男子依旧身影挺拔,丝毫不为所动。

    女子只好哭着去求文武百官,或许哪位王爵重臣搬出祖制朝纲可以引起共鸣,为母后博得一线生机。

    “程丞相,当年程公子强抢民女误杀其父,还是母后从中极力斡旋保住程公子一命,不使丞相老年丧子程家断了香火。丞相念及旧恩也要为母后求求请啊。”

    “新皇许诺大赦天下,我儿子发放边疆也可归家了!公主念在老臣老年得子,程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苗的份上,放过老臣吧。”老臣匍匐于地,哀哀祈求之中透着几分儿子即将归来的喜悦。

    女子又哭着扑向一旁的老臣,泪如泉涌。

    “苏大人,您的女儿是父皇的妃子,若皇后殉葬,妃子岂能独善其身!就算为了苏淑妃……您也要为母后求求请啊……”

    “众所皆知,淑妃娘娘自入宫起便不得圣宠,时常惹怒龙颜,先皇泉下有知定不愿淑妃娘娘相随。先皇与皇后鹣鲽情深,感情甚笃,一直传为东朝国佳话。为表皇后贞洁忠烈,理应随先皇而去,常伴圣驾左右。公主您说是不是?”

    那老臣又是一阵捶胸顿足,老泪纵横。

    “先皇啊……让老臣也随您而去吧……”

    女子哭着求了一个又一个,却没一个人出言相助。

    那些沾亲带故的皇亲国戚怎么一个都不在?

    母后那么善良,为何到了生死关头连个求情的人都没有?

    “南宫楚俊————”

    女子厉声喊向那个一身明黄的男子。

    “你说,你到底如何才能放过我母后!只要我能做到!我都答应!”

    女子又匍匐跪倒在明黄龙袍男子的脚下。

    她无助彷徨的哭喊,却得不到他的丝毫怜悯。

    “皇儿!你贵为东朝国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