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72:掩饰

    “鱼儿!母后和父皇会一直伴着你,保佑你……”

    皇后淡淡地笑着,美艳无边,身体渐渐倒下。

    殿内传来,太监尖细嗓音的一声高唱。

    “皇后娘娘殁———”

    众人不约而同嚎哭起来,哭天抢地,好不悲怆。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皇后娘娘……”

    女子一口咬住新皇冰冷的手掌,唇齿间鲜血飞溅,伤口入骨。

    他终于痛得松了手,扬起巴掌欲还手,见女子忽然变得痴癫的傻笑,不由顿住。

    “哈哈哈……我会瞪大眼,记住今天在场的每一个人!”

    女子指着众人,在雪中无力蹒跚,癫狂大笑。

    “我诅咒你们————”

    “诅咒你们每一个,子子孙孙,不得好死————”

    纤弱的身体,摇摇晃晃地看向那一袭明黄的新皇,那俊美如仙的男子,她泣血的双眸,透着入骨的痛恨。

    “我也诅咒你,孤独一生,厄运缠身,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尖锐的声音,划破天际,大雪下得飞飞扬扬。

    女足孱弱的身体,恍如秋风落叶,倒在冰冷的雪地上。

    她望着漫天飞扬的大雪,一阵天旋地转,眼角处竟然流出两滴血泪……

    ……

    上官清越猛地从梦境中惊醒。

    竟然已经天亮。

    她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空气,一时间竟然不能从那清晰如昨,恍如发生在身边的梦境中挣脱出来。

    这是一个什么梦?

    她抬起手,擦了擦眼角,竟然有两滴眼泪挂在上面。

    额头上,也渗出了一大片的汗水。

    怎么觉得自己,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个女子,所有的痛苦和绝望?那样的撕心裂肺,那样的疼痛入骨。

    上官清越彷徨下地,赶紧倒了一杯水压惊。

    大口喘息好一阵,才渐渐将心情平复下来。

    她很想知道,那个女子,后来怎么样了,但梦境显然已经戛然而止,没有了下文。

    那个女子是谁?

    为何会出现在她的梦境中?

    还是说,这个梦境,预示了什么?

    一个被自己的父亲,夺得了自家江山天下的可怜女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后,被挚爱之人亲自逼死,这样的痛恨,只怕会纠缠她一生无法安宁。

    东朝国……

    不正是东边的国家?

    南宫楚俊……

    那东边的国家,国姓便是南宫。

    难道,这个梦见,就是发生在东朝国的事?

    一切都那么扑朔迷离,却又觉得全数真实存在。

    她彷徨地摇摇头,想要自己的思绪能够清醒一些,心口还是虚弱的砰砰乱跳。

    莺歌推门进来,伺候她洗漱,见她神志恍惚,便问她。

    “公主昨夜休息的不好吗?队伍已经开始准备了,用过早饭,我们就能上路了。”

    上官清越迷蒙地点点头,洗漱过后,心不在焉地吃着早饭。

    “公主,您到底怎么了?”莺歌很担心。

    “没,没什么。”

    上官清越垂下眼帘,遮住眼底的迷茫,但仔细回想,昨晚的梦境,竟然又在一夕之间,变得模糊不清,人影恍惚。

    上官清越抬起头,努力回想梦境中大雪漫天的画面,竟然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清晰起来。

    她不禁笑笑摇头。

    “果然只是一个梦呢。”

    “什么梦?”莺歌没听清楚,问了一嘴。

    “没什么,大家都收拾差不多了吗?”

    “是的,都差不多了。”

    “好,我也吃好了,我们就准备下山吧。”

    上官清越起身,回头看向自己睡过的床,又想了想昨晚的梦境,一切竟然已经在脑海里,再没有什么痕迹了。

    她又是一笑。

    真的只是梦而已,自己居然还吓成那个样子。

    要回到南云国的喜悦心情,轻易就将一切不好的情绪,全数掩盖过去了。

    上官清越推门出去,大家便都聚集在院子里。

    上官少泽见到上官清越,便含笑走过来,声线都是温柔的。

    “都收拾好了?”

    上官清越仰头看着哥哥,笑着点头,“都收拾好了。”

    许是兄妹相认,才多了一些,越看彼此越相像的错觉吧。

    蓝曼舞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的阿哑,一会低头,一会看向别处,将心里的难过伤心统统掩饰。

    上官清越不知道蓝曼舞和上官少泽闹的不愉快,笑着对上官少泽说。

    “小舞已经怀孕了,我们带着她一起回南云国,到了南云国,让父皇修书来大君国,哥哥迎娶小舞。”

    上官少泽面色一紧,目光落在身后蓝曼舞的身影。

    那惊讶震撼的表情,让人看不出来喜怒。

    蓝曼舞深深凝着他这样一双,总是将情绪掩藏很好的眼睛,看了半晌,他没有什么反应,她也没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任何高兴,抑或期盼的表情来。

    蓝曼舞笑起来,一双眼睛都弯弯成好看的月牙。

    “大姐,我骗你的,你也相信,哪有怀孕呀!哈哈!”蓝曼舞还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一副真的没怀孕的样子。

    “你不是说,白道长给你诊脉过了?”上官清越一脸困惑,看向站在不远处须发花白的白道长。

    蓝曼舞又是灿烂一笑,赶紧走向白道长,一把挽住白道长胳膊,用力摇了摇。

    “白道长,抱歉,我把你搬出来骗他们。”

    白道长看着蓝曼舞,一脸诧异。

    蓝曼舞赶紧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对白道长挤眉弄眼,还用力摇摇他的胳膊,一阵哀求。

    白道长无奈,只好说,“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