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73:居然不见君冥烨

    蓝曼舞发现,上官少泽似乎在看着自己。

    她终究忍不住抬头,看向上官少泽,却发现,他的目光只是看着上官清越。

    他向着上官清越走了过来,蓝曼舞不禁退后一步,接近的距离,还是让她忍不住心口一阵跳动。

    砰砰的,乱乱的。

    似乎连他身上,清冽的味道,都能嗅得清楚。

    她赶紧深深低下头,用力深吸冷空气,驱散心底的惶乱。

    她还以为,上官少泽会对自己说上一句话,毕竟两个人在一起那么久了,也不能在分开之后,一点感情都没有。

    可没想到,他一句话都没对她说,只对上官清越说了一句。

    “她那么会骗人,会照顾好自己的。”

    清凉的声音,没有一点感情的温度,生生伤了蓝曼舞的一颗心。

    她扬起漂亮的脸蛋,灿烂的笑着,双眼眯成一条缝,也成功掩饰住泛红的眼角。

    “对呀对呀,我会骗人,还会耍赖,肯定没事的。”

    上官少泽瞥了蓝曼舞一眼,便已经转身,高颀冷傲的背影,那么的陌生,一点熟悉的痕迹都没有了。

    “大姐,我就送你到这里,我也回去收拾东西了。”

    蓝曼舞笑着转身,哼着小曲,大摇大摆地往自己房间走去,殊不知眼角的泪水已经掉落了下来。

    蓝曼舞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掉眼泪。

    发现有人推门进来,还以为会是上官少泽,她真的不相信,他可以这么的绝情绝义。

    当抬头,看到进来的是人,是白道长,她满目的失望。

    “小舞姑娘,你明明怀孕了,为何不让告诉他们?”白道长很不解。

    “……”

    蓝曼舞被白道长问住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谎。

    “你是担心,即便他知道,你怀着他的孩子,他也不肯留下你?”

    白道长叹息一声,目光慈祥又悲悯,他将一瓶药碗放在蓝曼舞的手中。

    “你虽然年轻,体质好,但最近忧心多思,对孩子很不好。不舒服的时候,就服用一颗,这是保胎药。”

    白道长能做的,就也只有这些了。

    蓝曼舞很感动,忍住眼角的酸涩,一把抓住白道长,哀求道。

    “道长,千万不要告诉他们,求求你了,一定要帮我隐瞒住。”

    “嗯,好的,老夫会帮你。虽然你脸上画着胎记,但我知道,你的身份是什么,身怀有孕的事,若传出去,会给你招来杀身之祸。皇家的人,是不允许皇家颜面有半点污点的。”

    “原来白道长,已经看出来我的身份了。”

    “你下山,也要小心一些。寻找你的皇榜,还没撤回,会有很多人,为了赏银,抓你的。”

    蓝曼舞用力点了点头,“谢谢你道长。”

    “医者父母心,我也是见你这孩子,怪可怜的。”

    白道长轻轻抚摸蓝曼舞的长发,安慰她,“别哭了。若是觉得,一个人上路,太孤单,还害怕,老夫也是游历四方,就送你这一程。”

    “谢谢你道长,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她的父王,都没对她这么关心过。

    白道长笑起来,慈眉善目,“我有个如你这般大的女儿,也如你这般,鬼主意特别多。”

    白道长抚摸蓝曼舞的长发,深深地叹息一声。

    上官清越一直没见到君子珏,听君子珏身边的御前侍卫说,他的哮喘还没有痊愈,暂时不能出来送她。

    上官清越很吃惊,难道君子珏不打算同路?

    转而眼底又亮起一抹幽光。

    难道君子珏已经提起下山了?就是担心和君冥烨撞个正着,被君冥烨阻止?

    君祺睿喝了百里不染的血,毒果然奇迹般的解了,但身体还有一些虚弱。

    君祺睿便没有出门。

    王小乔来送上官清越,她其实送的是上官少泽。

    “阿哑大哥……”

    她欲言又止,赶紧改口,“太子。”

    上官少泽只淡淡回眸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上官清越想了下,道,“小乔,你是我们带出来的,你若想跟我们一起走,我们也会带着你,一路南下,等有合适的地方,再让你选择去留。”

    王小乔却摇下头,“我已经拜白道长为师父,我要跟着他学医术。”

    “是啊,小乔天份很好,我已经收她为关门弟子了。”白道长从蓝曼舞的房间出来,一边笑着,一边走过来。

    “公主,这瓶药,你也拿着,可以保你母子平安。”

    上官清越感激地收了,“这些日子,多亏了白道长的帮忙。”

    “公主客气了,我本就是大夫,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

    一句“天职”让上官清越感触很深,白道长的形象,也一下子高大了起来。

    白道长又给了上官少泽一瓶药丸,“这是凝神静气的药,若觉得心郁难纾,便服用一颗,对你很有帮助。”

    上官清越知道白道长的深意,对白道长客气地笑了笑。

    叶少轩亲自送上官清越到青峰庄的正门,对她抱拳。

    “青峰庄的事,多亏公主和各位诸多帮忙,我叶少轩不胜感激。”

    “哪里话,我们也给庄内带来不少麻烦。”上官清越感到抱歉。

    “公主别这样说,若不是发生这些事,现在的青峰庄还不知道什么样子,各怀各心,各有私欲,只怕已经闹得不可开胶,为了一把剑,为了盟主之位,互相残杀。”

    “现在,他们不会再争了,也不会再强了。”因为大部分有那种野心的人,都被上官少泽给杀了。

    武林上,也能暂时安定下来。

    “我会发布帖子,诏告整个武林,青峰庄再不参与任何纷争,武林盟主之位,也不参与。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我爹希望我能远离所有的打打杀杀,恩怨纷争。”

    接着,叶少轩目光坚定的道。

    “我也会强大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