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74:两清了

    上官清越见哥哥态度坚决,靠在座椅上,看向前面还很遥远的下山的路,不禁叹息。

    “这一路上,若是少了她,倒是冷清不少。”

    上官清越侧眸,观察着哥哥的脸色,只是看到他俊逸的脸庞上,稍微有一点几不可见的浮动。

    “很安静,很好,很喜欢。”

    他讨厌死了那个呱噪的女人,终于耳根子清静了,不知道有多开心。

    虽然也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似的,但他觉得那只是因为忽然耳根清静而已。

    但走在脚下的台阶,总是不经意浮现,那日他们一起上山,蓝曼舞差一点跌下台阶,被他一把抱住纤腰的画面。

    清晰如昨日发生,似乎还能嗅到蓝曼舞身上特有的一股淡淡体香,还有她那一张精致又带着一点稚气未脱的小脸……

    画面在眼前愈加清晰的时候,就越觉得自己出现了不该出现的幻觉。

    他赶紧摇下头,目光汇聚,坚定地盯着脚下的台阶,强迫自己什么都不想。

    上官清越扶住额头,靠在座椅上。

    她闭上眼睛,心底还似乎残留着梦境中的一些不舒服的情绪,但闭着眼睛,再去想梦境中发生的一切,只在脑海里,剩下两个名字。

    东朝国。

    南宫楚俊。

    其余的东西,都已经模糊了,记得也不堪清楚,只恍惚还记得一个女人,苦得悲伤欲绝,凄厉刺耳的一声诅咒。

    大家一路走了很久,才到了山脚下。

    不远处有个凉亭,是专门提供上山往来的人,休息用的。

    上官清越打算去那里休息一下,却没想,刚刚要走向凉亭,就见到君冥烨和百里不染两个人,一黑一白地站在凉亭内。

    上官清越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正用自己的目光,狠狠瞪着对方,一副视如死敌的样子。

    当上官清越感觉到君冥烨的视线,投注过来的时候,心口不禁咯噔了一下。

    没想到,君冥烨竟然已经先一步下山了,而且百里不染也先一步下了山。

    见君冥烨的脸色看上去还不错,想来毒已经全部都解了。

    上官清越本想,继续赶路,不在这里休息,她真的不想见到君冥烨。

    但转念又想,她为什么逃避?

    她又没做什么亏心事,难道因为那个男人,连去喝一口水,让大家休息一下的勇气都没有了?

    百里不染见是上官清越,已经一个旋身掠起,直接飞到上官清越的身边。

    “美人儿,哥哥可是在这里等你很久了,你怎么这么慢,才下来。”

    “你轻功好,几个跳跃就下山了,我们这么多人,还有东西,当然会慢很多。”

    况且,她还怀着身孕,肚子又越来越大,已经行动很不方便了。

    但愿能赶在分娩之前,回到温暖如春的南云国。

    不然在路上,生下孩子,也不是很方便。

    “没想到,我一下山,就撞见大冰块了。哥哥特意在这里等美人下山,没想到大冰块也站在这里不走,我问他话,他也不回,真是气人。”

    百里不染很讨厌君冥烨,简直发自肺腑里的讨厌。

    尤其看着君冥烨的眼光,都好像带着刀子一般的锋芒。

    上官清越垂着眼睑,不做声。

    她怎么会知道,君冥烨等在这里做什么,也不知道,君冥烨又打算做什么。

    上官清越站在原地没动,君冥烨便大步走了过来。

    “看得出来,真的很高兴呢!”

    君冥烨的口气带着上挑的不悦。

    这个女人的眼角眉梢,竟然都带着遮掩不住的喜色。

    “当然,就要回家了,当然高兴。”

    “青楼也算家?”

    上官清越心口抽紧了一下,抬起头,目光冰凉地看着君冥烨,“我喜欢的地方,再破也喜欢。我不喜欢的地方,再华丽也不喜欢。”

    君冥烨冷笑,“你不会以为,我打算再带你回到大君国皇城吧。”

    “若不是,那就太好了!你别管我回到哪里,只要离开你,再也见不到你,我就开心!”

    君冥烨的拳头缓缓捏紧,掩藏在他的袖口之中。

    一张俊逸的脸庞上,带着一直煞气,似乎随时都会发怒,尤其一双漆黑眼底,迸射出来的寒意,更是让人惊怖。

    上官少泽走了过来,直接挡在上官清越面前。

    上官少泽不说话,一双眸子,紧紧盯着君冥烨,透着强烈的痛恨。

    他听说了君冥烨对上官清越做的事,等到有机会的时候,一定会为自己的妹妹讨回一个公道。

    大君国……

    等到他回到南云国,夺回大权,第一件事就是出兵讨伐大君国,让君冥烨为妹妹做的事,付出残痛的代价。

    上官清越见他们目光里刀光杀伐,这里毕竟还是大君国的地界,自己和哥哥不适合在这里和君家皇族的人,发生冲突。

    上官清越向前一步,躲开哥哥的保护,冷声对君冥烨说。

    “我们之间,恩恩怨怨也好,牵牵绊绊也好,虽然便宜了你……”

    “两清了。”

    上官清越决绝的声音,没有一丝留情,看着君冥烨的目光里,也渐渐苍白了所有对君冥烨的痛恨。

    她的目光,最后落在君冥烨的膝盖上。

    虽然愈合了伤口,只怕他也要瘸拐一段日子,才能康复了。

    在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身上,插上这么深深的一刀,也算报复他了。

    她真的厌倦了和他的牵扯不清,两清吧!彻底再不羁绊,再不认识彼此,全当一切犹如浮云散去。

    各自回到属于各自的地方去,自此再不往来。

    君冥烨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上官清越会对自己说出这种话。

    “两清?”

    “两清了什么?”

    “你觉得,我们两清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