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75:你怎知,来这里找我13清馨

    君冥烨骑着高头大马,好像发泄一样,不住抽打马鞭,骏马一路跑的飞快。

    轻尘知道君冥烨心情不好,安静地紧随在后面,一声不出。

    君冥烨忽然出声,问了轻尘一声。

    “轻尘,你还记得自己的家乡吗?”

    轻尘微愣,“属下现在跟着王爷,王爷在哪里,就是属下的家。”

    君冥烨抬头看向遥远的北方,京城的方向。

    曾经,他在元洲封地那几年,那么热切的希望可以回家,回到从小长大的皇宫,回到父皇身边。甚至希望若可以,真希望母妃还能活过来,依旧陪在身边。

    那几年的想家日子,真的很难熬。

    当他终于有能力回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直期期盼盼的家,并不是小时候所期盼的那个样子了。

    一切,都变得陌生了。

    人和事,都变了,而他自己也变了。

    现在的上官清越,就好像当年的自己,那么热切地期盼可以回家,但真的回去了,真的就能开心?真的会觉得那个已经抛弃了自己的家,还知道眷恋依赖?

    这个傻女人,还以为回到南云国,就安全了,平安了。

    殊不知,现在的南云国对她来说,比大君国还危险。

    朝堂上的皇后外戚,岂能容得下这对兄妹再活着回去。

    君冥烨的马儿依旧向着北方的方向狂奔。

    “轻尘,你不想家就对了,南云国有什么好的!还是大君国四季分明,疆域宽阔,更让人神清气爽。”

    轻尘没有说话,而是目光看了一眼遥远的南边。

    他曾经,正是南云国人。

    是在君冥烨流落南云国遭遇追杀的那一段日子,跟了君冥烨,成了他的贴身影卫。

    他们曾经一起经历了生死,即便君冥烨再多疑,最相信的人,始终都是轻尘。

    但在轻尘的心里,十分的惭愧。

    他竟然在君冥烨最信任自己的时候,数次背叛他。

    君冥烨走到天黑的时候,忽然勒住马缰。

    一直在脑子里想的都是上官清越,怎么疏忽了一件事?

    “轻尘,皇上怎么没有和公主一起下山!”

    君冥烨的浓眉高高耸起。

    之前,他有去君子珏的房间,想要探望君子珏,御前侍卫却说,君子珏身体不适拒绝了。

    君冥烨当时也知道,君子珏是不想见他。

    而君冥烨当时脑子里,一直飘着上官清越的身影,心思也乱乱的,便也没有强行见君子珏,转身就走了。

    下山的时候,又一直想着,下山等在凉亭,等上官清越下山。

    还以为君子珏会和上官清越一起下山,当时竟然又因为和上官清越的不愉快,轻易忽视了君子珏。

    君冥烨不禁恼怒,自己一向沉稳冷静,又睿智,怎么自从撞见那个女人之后,大脑变得空荡不说,还经常一片空白。

    “许是皇上龙体还不适,暂时没有下山吧。”轻尘也不知道。

    君冥烨皱着眉心,君子珏想要重新唤醒龙珠,而他又觉得唤醒龙珠的希望就在上官清越身上,怎么会不和上官清越一起下山。

    “只怕皇上已经先我们一步,下山去等她了!”君冥烨抓紧缰绳,冷喝一声。

    君子珏是担心他继续一路跟下去,才率先下山。

    这个时候,轻尘见到一只信鸽,向着他们的方向飞了过来。

    轻尘赶紧旋身而起,从马背上跃起,一把抓住那一只信鸽。

    那正是他们的信鸽。

    轻尘赶紧将信鸽腿上的竹筒解下来,递给君冥烨。

    君冥烨匆匆展开,正是君子珏写的一封信。

    “皇叔,京城里的朝务便交给皇叔了,等到龙珠唤醒之日,皇侄必然回朝,再向皇叔请罪。”

    君冥烨一把将字条给团了。

    “又不是我的江山,我又为何帮你处理朝务!!!”

    话虽然这么说,君冥烨的心里却是最关心大君国的打江山的。不然不会出京城这么久,还一直用飞鸽传书的方式,监督着朝廷的状况。

    君冥烨岂会不知道,君子珏是在提防自己。

    君子珏将这件事独揽下来,无非就是不希望君冥烨和上官清越再有碰面的机会。

    君冥烨忽然勾起唇角一笑,眼底泛起一层流光。

    “身为君家子孙,龙珠出事,都有义务将龙珠重新唤醒。”

    轻尘没太清楚听明白君冥烨的话,只见到君冥烨忽然调转马头,向着回去的路,狂奔而去。

    轻尘骇然,没想到君冥烨居然又会反悔。

    轻尘见阻挠不了,只能远远地跟上去。

    “王爷,我们先不回京城了?”

    “朝廷现在还有十王爷,不会出任何乱子的,先找到办法将龙珠唤醒,才是最最首要的事。”

    既然君子珏用唤醒龙珠来说事,那么他便帮君子珏将龙珠唤醒,看君子珏还用什么理由继续跟在上官清越身边。

    那个女人的身边,他不允许有任何男人纠缠她。

    驾着骏马一路南去,君冥烨这才发现自己的心情真的很好,一切都变得轻快起来,就算寒风吹打在脸颊上,也不再觉得那么烦躁郁闷,让人心情压抑了。

    就连他的俊脸上,也多了一些笑容。

    那是连他自己,都没能察觉的完美笑容。

    ……

    上官清越回到青峰镇,又是那家小客栈的时候,便一眼看到君子珏正坐在客栈内的一张桌子上,安静饮茶。

    君子珏看到上官清越进门,便抬头对她一笑。

    “你怎么知道,来这里找我?”君子珏道。

    “我不是来找你,只是过来暂时落脚。”

    从青峰山上下来,就消耗了半天的时间,又走了一个多时辰的路,这才到了青峰镇,若不住下一晚,明天再赶路,晚上他们只能在寒冷的荒郊野外度夜。

    店小二十分热情地来给上官清越擦板凳,还垫上一个软垫。

    “夫人和客官都从青峰山上下来了。听说,青峰山上,可是发生大事了,没惊扰到夫人和客官吧。”

    “发生什么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