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76:一定不能让她生下孩子

    太后见君冥烨迟迟不回京城,再也坐不住了。

    她坐着通往南阳城的车驾,一路向南。

    再过两个月,她就要分娩了。到时候,京城里那么多双眼睛,只怕掩盖不住孩子。

    她需要离开京城一阵子,等孩子生下来再作打算。

    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上官清越的肚子还在,她绝对不能让上官清越将孩子生下来,不然就麻烦了!

    君冥烨一直不肯回京城,便是被上官清越那个女人拴住了脚步。

    太后气得一双手紧紧地抓在一起,恨不得将指甲捏断。

    “那个女人竟然那么好,竟然让你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顾了,连我都不顾了,一直守在那个女人身边!那个女人,到底哪里好!”

    太后气得不住挥拳头。

    秦嬷嬷赶紧低声安慰。

    “太后娘娘,小心凤体,不要为了那个见不得人的贱人生气了,不值得。”秦嬷嬷低声安慰,声音缓和,眼角却带着憎恶至极的狠色。

    “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女人,将她碎尸万段。”

    车驾一路向前行驶。

    李公公接到太后的传令,便快马加鞭前来迎接。

    他上了车驾,俊俏的脸上多了一些多日不见的欣喜,但随即袭来的便是狠狠的一巴掌。

    “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连那个女人的毫毛都没碰到,你是怎么办事的。”

    太后声音尖利,带着强烈的愤怒。

    李公公吓得赶紧跪在地上,低身匍匐。

    太后抡起一脚,便踹向李公公。

    太后一个女子,能有多大的力气,不过一脚是踹在李公公的脸上,当即出现一道清晰的鞋底红痕。

    那痕迹,横亘在李公公俊俏的脸上,十分的突兀。

    许是动作过大,太后的肚子传来一阵绞痛,“哎呦”一声,整个人都瘫在座位上。

    李公公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担忧地查看太后情况。

    他是哑巴,说不出话来,只能目光噙满焦急地望着她好看的容颜。

    太后还不解气,一把将他推开,“滚!!!”

    李公公深深低下头,连连退后好几步。

    秦嬷嬷赶紧帮着太后不住顺心口,“太后娘娘,您也别生气了,身体要紧身体要紧,可千万别伤到孩子。”

    太后还不能将气息稳定下来,大口喘息着,修长的手指,狠狠指着李公公。

    “一直以为你办事是个稳妥的,你居然到现在还没得手!你都不如秦如海,最起码秦如海还逮住上官清越那个贱人一次。”

    “那个贱人是什么做的?坠入断崖都没摔死!!!”

    太后气得一阵娇喘,眼角不知不觉凝上两滴清泪。

    “那个贱人坠入断崖,冥王居然也跟着跳下去。我以为冥王出事了,我伤心欲绝,哭的眼睛都要瞎了,没想到,那个贱人还活着,他还不肯回来!”

    太后趴在座位上,呜咽起来。

    李公公深深低着头,一点声音都没有。

    “太后娘娘,是冥王和皇上,将那个贱人保护的太好了,我们的人根本进不了身。如海也向您禀报了,在那个贱人的背后,居然有人保护她。林丞相派去的死士,居然都被杀了,林丞相现在也在跳脚呢。”

    秦嬷嬷接着又赶紧说。

    “太后娘娘,现在最最主要的是,如何能让冥王和皇上和那个贱人分开,这样我们的人,就有得手的机会了。”

    太后的目光渐渐变得锐利阴毒起来。

    “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让那个女人,不能把孩子生下来!不管什么办法!必须办到!!!!”

    太后抓紧的一双手中,已经渗出殷红的血痕。

    “嬷嬷,让队伍加快速度,务必最快赶到南阳城。还有,让人赶紧按照之前的计划安排。”

    “是是,太后娘娘,老奴这就安排。”

    李公公站在那里,看着太后,一双清朗的眸子里,噙满深深的担忧。

    “滚!滚!!!没用的东西!!!”

    太后犀利尖锐的辱骂,让李公公顿时面红耳赤,深深低着头,转身出去。心下暗暗发誓,一定要完成太后交给的任务。

    那段时间,他几次想要接近上官清越,都被君冥烨和君子珏机警地发现了。

    后来又在青峰庄,实在不适合现身刺杀上官清越。

    还以为,上官清越坠入断崖,必死无疑,没想到,竟然活着出来了。

    本来再想刺杀上官清越,可没想到,上官清越的身边又多了一个百里不染,对她寸步不离,一时一刻都不给他下手的机会。

    李公公知道,那些人都是高手,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才会那样保护那个女人。

    尤其那个百里不染,轻功极好,暗器又十分阴毒,只怕他还没有得手,就先被百里不染杀死了。

    ……

    上官清越听见外面传来轻尘的声音,一个激灵,赶紧从床上翻身坐起来。

    君冥烨居然又没走!

    她当时明明看到君冥烨没有跟上来。

    上官清越顿时没了倦意,赶紧下床,推开门的一条缝隙,就听见外面传来莺歌低沉的声音。

    “公主,冥王来了。”

    “我听见了。”

    “公主,冥王怎么又追上来了?”

    上官清越也是心下困惑,“或许,或许只是巧合,他也正巧来这里落脚。”

    上官清越这般安慰自己。

    “公主,冥王若回京城,应该往北走,而青峰镇在青峰山南边二十里,冥王怎么会来这里落脚。”

    莺歌的话,将上官清越唯一一点自我安慰,都给摧毁了。

    但君冥烨既然来了,他们也说好两清了,就没必要再见面。

    上官清越对莺歌说了一句话,将门重新关紧。

    “莺歌,你去通知皇上,等君冥烨回了房间,我们便启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