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77:君冥烨忍

    天色渐渐亮了,东方泛起鱼肚白。

    “你确定,我们在这里,可以等到哥哥他们。”

    上官清越心下很焦急,哥哥落在后面,她被百里不染抱走,哥哥一定很担心。但哥哥现在的体力虽然恢复,毁灵草的毒性也在消退,可身体终究还没有完全康复。

    上官清越也很担心,等到下一个满月的时候,哥哥体内的毒,会不会再度复发?

    想到这个,上官清越便看向身侧的百里不染。

    若到那个时候,哥哥再服用百里不染的血,会不会起到解毒的效果?

    百里不染当然不知道上官清越的心思,见她看着自己,目光深深,还不禁微红了白皙的脸颊,声音都柔软下来。

    “美人儿是不是觉得,哥哥在一片晨曦之中,非常俊美?世间无双?”

    “呃……”

    上官清越迟疑一下,不可否认地点点头,“确实。”

    百里不染满心欢心,高兴地笑起来,风华绝代。

    “哥哥就说,美人儿一定对哥哥一见钟情了。”

    “……”

    “美人儿,这里就我们俩人,不要害羞,来,让哥哥亲一口。”

    百里不染说着,便嘟起樱唇,向着上官清越靠来。

    上官清越赶紧偏头躲开,“我还要回去找哥哥,你快点带我回去。”

    “美人儿放心了,我们看完日出再回去找他们不迟。”

    “看日出?”

    上官清越抬头,看向遥远的天边,这才发现,百里不染选的位置极好,可以清楚看到天边云层中,一抹红如血色的骄阳,正在缓缓升起,阳光照亮整个深蓝色的天空。

    星光渐渐在日光中隐去,整片天空瓦蓝如洗,映着日光的万丈金芒,蓝的更加透彻。

    “美吗?”百里不染偏头看着她。

    日光下,她一双水波般的眼眸,好似汇聚了这世间最璀璨的潋滟光芒,美的让百里不染一时间挪不开眼睛。

    他缓缓勾起樱唇,心口一阵悸动,很想将这个女人,搂入怀中,亲吻一下,她绝美的眼眸。

    “美。”上官清越痴醉地看着日出美景,她还是第一次看日出。

    整片大地,在一片灿黄的日光下,都镀上一层金光闪闪,将心底所有阴霾不快,瞬间全部驱散,连心底最阴暗的角落,也被这日光瞬间照亮了。

    “是的,很美。”

    百里不染望着上官清越,忘情地呢喃。

    “你特意带我来这里,便是带我来看日出?”上官清越回头看向百里不染,不经意就撞见他一双妖眸,深深凝望自己的样子。

    百里不染的一双眼睛,生的十分妖媚,尤其在阳光照入进去的时候,就好像镀上一层浅色的琥珀色光芒,让百里不染的一双瞳眸,更加摄人心魂。

    百里不染本就会催眠术,上官清越赶紧别开自己的眼睛,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带美人儿来看日出,简直是人生最美的享受。”

    百里不染知道上官清越的逃避,便不再看她,眯着一双妖冶的眸子,看向遥远的天空。

    “我还以为……你会不顾我的反对,带我去五毒门。”

    她昨晚真的以为,百里不染速度那么快,谁都追不上,他会直接带自己去五毒门。

    “我说过,我要美人儿心甘情愿地跟我回五毒门。”

    上官清越的心口,猛然松软了一下,唇瓣抿动了一下。

    “我们现在回去吧,不然哥哥会担心。”

    百里不染的眼底虽有失望,但还是跳下高高的大树,站在树下,伸着双手,对上面的上官清越笑着说。

    “走吧美人儿,哥哥抱抱。”

    上官清越虽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向着百里不染跳了下去。

    虽然高度很高,她的身体也很笨重,但对百里不染那瘦弱的小身板,就是发自心底的相信,知道他一定会稳稳地接住自己。

    百里不染张开的怀抱,一下子就将上官清越更个拥抱到怀里,还笑着对她说。

    “美人儿,你好重。”

    “……”

    百里不染见上官清越吃瘪,不禁笑起来,真的很想亲她一口。但他知道,她不喜欢,这个冲动便忍住了。

    “来,美人儿,抱紧哥哥,哥哥要飞咯。”

    百里不染说着,一个箭步冲了起来,白影一闪,两边都是匆匆后退的树影。

    上官清越吓得低呼一声,赶紧抱紧百里不染。

    看着他在树林中,犹如一头猎豹一样,动作敏捷的狂奔,忽然很有负罪感。

    百里不染虽然是无恶不作的五毒门门主,但对自己,确实很好,从来没有伤害过自己,但自己却总惦记他的血,是不是有点实在腹黑了些?

    忽然,百里不染停下脚步,对上官清越眯着眸子一笑。

    “美人儿,你猜怎么着。”

    上官清越无语望天,“你又迷路了。”

    “美人儿就是聪明!”

    “天呐,我真的怀疑,你是怎么当上五毒门门主的!除了轻功好,制毒厉害,你在别的方面完全没有头脑!”

    “那两个方面,足以让我成为全天下人人畏惧的厉害角色。”

    上官清越确实承认,百里不染真的有让全天下人畏惧的份量,但是他路痴,实在给他整体拉分不少。

    “我很奇怪,你制毒那么厉害,对毒药的研制很有天份,应该很聪明,怎么会记不住路?”

    “因为我跑的太快了,还没看清楚路,就已经飞过去了。”

    “……”

    这个解释,相当美丽。

    上官清越看了看方向,“走那边吧。”

    “你确定?”

    上官清越点下头,“昨晚虽然很黑,你跑的很快,但你在这里换了一口气,我有注意到这棵大树。”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