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78:黑纱女子

    上官清越没想到,君冥烨会有这么好说话的时候。

    她真的有一百句话等着君冥烨,只要他提出反对的建议。

    可这个家伙,居然这么轻易就妥协了自己,让自己如何将下面的话,说出口?她厌恶极了,和他同在一个队伍,一起南下。

    只要看到君冥烨,她就浑身不舒服,甚至觉得随时都会被一条蛇咬、

    “既然是乔装南下,大家就将身上能彰显身份的物件都收入箱子里面吧!越往南,越暖和,身上名贵的狐裘大衣,也不用穿在身上了。”

    上官清越先将身上的雪白狐裘解下,递给莺歌。

    最近几天天气真的暖了,虽然脱下狐裘,还有一些清寒,但浑身轻松不少。

    她怀着孕,行动笨重,穿着狐裘大衣,也实在累。

    君冥烨和君子珏便也都脱了狐裘大衣。

    大家准备去下个小镇,身上穿的太好,确实显眼,惹人注目。

    上官清越上了轿辇。

    剩下的人便骑着马,向南行进。

    君冥烨骑着马,不着痕迹地走到上官清越的轿辇旁,声音虽低,但上官清越却听的清清楚楚。

    “我是为了龙珠而来,与你没有半点关系,可千万不要误会。”

    上官清越没有回答他的话,全当什么都没听见,靠在轿辇上,闭目养神。

    君冥烨见她不回答,侧头看去,清风掀起轿辇的帘幕……

    上官清越安静地闭着眼,长长的睫毛犹如黑色蝶翼,在一片清风暖阳中,美得让人窒息。

    君冥烨看的有些晃神,但见她明明没有睡着,却在装睡,故意不回答他的话,十分恼火。

    “是你说队伍里要和平相处,你这是什么态度?”

    上官清越还是不说话。

    君冥烨更加恼怒,咬牙切齿,“上官清越,你这个女人,别给你几分颜色,你便不知天高地厚。”

    上官清越也是恼了,“我们已经两清了,你还来与我说这些做什么!”

    君冥烨微微一怔,一把抓紧马缰,直接驾着骏马冲到前头去了。

    百里不染扶在轿辇的窗口上,对上官清越轻柔一笑,“美人儿好魄力!大冰块都气走了。”

    接着,百里不染又是妖媚一笑。

    “如美人儿这般聪明,又有魄力的女子,哥哥是越来越喜欢了,正好和我互补。”

    “……”

    到了前面的小镇,大家决定不再停留,吃了点东西填饱肚子,稍做休息,便继续赶路。

    刚走出小镇,迎面便走来一个身穿黑纱,头戴黑色垂纱斗笠,将整张脸都完全遮住的女子。

    那女子身段婀娜纤细,周身散发出一股十分冷冽,不让任何人接近的寒意。

    女子见到这支队伍,便慢慢停下脚步。她面上隔着黑纱,看不到她脸上的神色,但也能察觉到,那女子正目光阴凉地盯着他们这支队伍,态度不善。

    莺歌赶紧浑身戒备,守在上官清越的身侧。

    上官清越倒是觉得,那黑纱女子,不过也是一个赶路的,没必要大惊小怪。

    然而百里不染的反应,有些让上官清越吃惊。

    只见百里不染,一个闪身,竟然已经钻入车厢之内,还急忙将车子的帘幕全部放好,一副生怕被人看见的样子。

    “出了什么事?”上官清越拧紧眉心。

    她已经猜到,百里不染认识那个女人。

    “没事,没事,走累了,进来偷偷闲。”

    “那你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大冰块和那个什么软脚皇帝,盯你盯的这么紧,我不偷偷摸摸的,他们能让我上来与你共乘一个车厢?”

    软脚皇帝……

    上官清越不禁失笑,君子珏可不是软脚皇帝,笑里藏刀,手段和城府,一般人可比不过。专门喜欢抓人软肋,一击即中。

    上官清越轻轻掀开帘幕的一脚,看向外面枯草一片的路边,那个一身黑纱随风漂浮的纤细女子。

    那女子的周身,已经寒意逼人,透出强大的杀气。

    上官清越都觉得这个女人很不妙了,而所有人也都浑身警惕。

    可就在这个瞬间,只见那女子,黑影速度极快地一闪,便直奔上官清越的车厢而来。

    所有人赶紧飞身而起,来保护上官清越。

    但那个女子的动作,实在太快了,竟然让他们没能占得先机,反而率先出现在上官清越的轿辇之外,直接长剑出鞘,指向轿辇之内。

    上官清越发现轿子里忽然出现一把寒光凛凛的长剑,吓得冷气倒抽。

    百里不染虽然想躲,但还是赶紧拉了上官清越一把,以免那一把长剑,伤害到上官清越。

    “住手!!!!”

    君冥烨大声恼喝了一声。

    可没想到,那个黑纱女子,并未用手里寒光四射的长剑,在车厢内乱刺,否则君冥烨和君子珏还有莺歌,只怕都没有速度阻止。

    紧接着,那个黑纱女子手里的长剑,刷地一声横扫,一抹银白色的寒光,划出一道十分优美的弧度。

    随即,那剑尖便已指向站在最靠前的,君冥烨的脖颈位置。

    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寒气。

    那女子,竟然能有这般快的速度,连冥王都没有机会闪避。

    虽然君冥烨内伤未愈,动作会相对迟缓无力,但连躲开的机会都没有,可见这个女子的武功有多高。

    “你是何人!”

    女子的声音,十分的凉冽,犹如山涧之中最为冰冷的一缕清泉。

    上官清越从帘幕后,看到君冥烨被人用长剑指着,不禁想笑。

    如君冥烨这种,自傲自大,高贵又狂妄的人物,居然也能被人用长剑所指,想来心里都要万马奔腾了吧。

    不过君冥烨明明走在最前头,在关键时刻,居然能先君子珏和上官少泽一步,出现在她的轿辇前,这个速度还是很让人吃惊的。

    毕竟他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