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79:不会是个巨婴吧13清馨

    黑纱女子的目光,射向轿辇之内。

    虽然看不见轿辇内,被帘幕遮挡的百里不染,但一双眼睛,好像能穿透那遮住所有视线的帘幕,就是能准确地看到百里不染。

    女子的脸上,虽然隔着黑纱,一双清亮的眸子,犀利尖锐,寒芒迫人。

    百里不染不禁浑身轻颤一下。

    “我看见你了。”

    帘幕外传来女子凉若清水的声音。

    百里不染愠恼,一把掀开帘幕,对着外面的黑纱女子说。

    “我已心有所属,你放弃吧。”

    女子不为所动,依旧安静地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却透着一种坚持。

    “这是我的女人,我非她不娶。”

    百里不染伸手搂住上官清越,直接禁锢在怀里。

    “你的风流债,缘何牵连我?”

    上官清越可不想做这种善事,何况外面好几道眼光,似要将这小小的轿辇,直接千疮百孔。

    上官清越一把推开了百里不染。

    “那我便杀了她。”黑纱女子的长剑,直接指向上官清越。

    “你敢!”

    “放肆!”

    “大胆!!!”

    君冥烨和君子珏,还有上官少泽,几乎异口同声,大家纷纷抽出长剑,指向那黑纱女子。

    女子丝毫不惧,透着一副,不成功便成仁的气势。

    上官清越看着面前寒气逼人的长剑,也没有太多的恐慌。

    百里不染一抬手,便已将上官清越护在身后,声音阴凉。

    “我会先杀了你。”

    女子轻哼,“不妨试试。”

    女子说着,便已出手,长剑如梭,直接刺来。

    百里不染岂会怕那长剑,他身上的千年冰蚕丝可以挡下所有锋利无比的刀剑。

    然而,女子的长剑,并未刺下来,只是稍微发力便停止了。

    因为她看见上官清越隆起的肚子。

    “我从不杀孕妇。”

    接着,女子的目光,便落在百里不染身上。

    “一个怀了别人孩子的女人,你也喜欢?”她看得出来,百里不染是故意搪塞自己,才拉了一个女人做挡箭牌。

    而且,她也知道,那女人腹中的孩子,绝对不是百里不染的,她已追寻百里不染一年之久。

    从未见过,百里不染身边,曾经出现过这样的女人。

    “不管她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百里不染的眸光,忽然温柔下来,宽厚的手掌心,温柔地拖住上官清越的脸颊。

    “此生,我只娶越儿为妻。”

    百里不染的手掌心,有些微凉,落在上官清越脸颊的肌肤上,一股透凉丝丝缠绕心头,晕开一股温软的涟漪。

    尤其在看到百里不染那一双迷魅的眼眸时,上官清越的视线似被一股什么力量锁定了一般,迟迟不能挪开自己的视线。

    在百里不染一双妖艳摄魂的眸子里,不住深陷,深陷……

    在她的眼睛里,只能看到他那一双璀璨耀目的瞳眸,流淌着似水的温柔,还有其中倒影着自己的脸庞……

    如百里不染这样总是毫无正行的人,忽然严肃起来,让人不禁觉得好笑。

    此生只娶越儿为妻?

    上官清越差点笑出来,知道百里不染又对自己用了摄魂术,便急忙将百里不染一把推开,从他那一双迷人的眼眸中挣脱出来。

    黑纱女子看着他们,一言不发。

    君冥烨气得脸色阴沉如墨,忽然低喝一声,“赶路!别浪费时间!”

    马车缓缓启动。

    黑纱女子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像成了一座雕塑,伫立的路边,任由寒风从她身上卷过,黑纱轻浮,满身凄凉。

    “你是怎么招惹上这号人物的?”

    上官清越低声问。

    百里不染长长松了一口气,“去年,东朝国举行一场比毒大赛。我百里不染去了,自然屡屡夺魁。”

    “这个女子,好像是个杀手,要从我手里买走一瓶剧毒,在给她药瓶的时候,不小心碰了她的手指,就开始满天下的追我。”

    “她居然是神女派的人,不能随便被男子触碰,否则要么对方死,要么对方娶了她。”

    “她杀不了我,便要我娶了她。”

    “……”

    上官清越无语。

    “我连她的名字长相,一无所知,岂能娶她!”百里不染也是头疼。

    为了躲开这个女子,他不知躲了多少地方。

    “她武功高,你打不过。”上官清越忍住想笑的冲动。

    百里不染瞥了她一眼,“能不真相吗?”

    “那女子的武功,只怕我们所有人联手,都未必能制服。”上官清越不禁想,若她身边,有了这样一个武功高强的人物,天下间还有几人能伤她。

    “她武功确实很高,年纪轻轻,能练得一身好功夫,实属少见。”

    上官清越低眸流转,“你去过遥远的东朝国,想来对那里的风土人情有所了解。”

    东朝国向来封闭,从不与旁国流通,别国对东朝这个小国,也知之甚少。

    “那是自然,东朝虽然是小国,却很富庶。不过那边讲究巫蛊之术,大街随处可见占卦卜术的巫师。”

    “听说东朝国的国姓南宫?”

    “嗯,不过百年前,国姓不是南宫,而是纳兰。”百里不染随口道。

    “百年前?!”

    上官清越浑身一惊。

    虽然梦境中,大多数的记忆已经模糊,但还清楚记得,那个姓南宫的男子,身为驸马,夺了皇位。

    可没想到,竟然在东朝国的南宫国姓,已有百年。

    难道只是胡乱做了一个梦,还是说有什么预示?她怎么会平白做了一个那么清晰的百年前的梦境?

    那个公主的诅咒,隐约还清晰在耳旁,声音凄厉又怨毒,犹如魔音缠绕心头。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