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80:偷袭

    上官清越一早上起来的时候,竟然发现大家都不在。

    只有莺歌陪在身边。

    上官清越走出客栈,街上很热闹。

    今天是冷大将军成亲的日子。

    听说,迎娶的将军夫人,正是蓝候王家的小郡主。

    这桩婚事,是君子珏登基后,为了奖赏冷大将军平叛有功,便给冷大将军赐了这么一桩婚事。

    当年小郡主还没及笄,婚礼便拖到小郡主及笄后再举行。

    蓝候王嫁女,还是皇上赐婚,可想这场婚礼,盛大之极。

    “他们人呢?”

    上官清越低声问莺歌。

    “回公主,皇上和冥王一早便去冷大将军府了,他们想提前找到倾城公子。”

    “我哥呢?”

    “也一起去了。”

    “百里不染?”

    莺歌摇摇头,“好像也一起去了。”

    “为何将我留下。”

    “冥王说,一个……”莺歌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不敢说下去。

    “说!”

    “冥王说,大肚子的女人,太碍事,让公主在客栈里等着。”

    “……”

    上官清越最近确实身体笨重的厉害,走两步路都气喘吁吁。

    也不喜欢这样的热闹,便打算回客栈去休息。

    没想到,客栈内的客人,都涌了出来看热闹。

    店小二还扯着嗓子嚷嚷着,“今天是冷大将军大婚,皇上当年赐下的大婚,无上荣耀。冷大将军说了,全城百姓,不管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都有红包领。”

    百姓们都热闹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地跟着闹哄哄一片。

    “今天冷大将军同娶两位夫人,真是大喜大贺的好日子!”

    “人人都有红包喜糖,这阵仗可不是一般人能媲及的。”

    “同娶两位夫人?”上官清越低声问莺歌。

    “听说,还一同迎娶了一位青楼女子。”莺歌在闹哄哄的人群中,附在上官清越耳边大声说。

    “皇上赐婚,还是蓝候王家的小郡主,身份尊贵,冷大将军怎么会一起将青楼女子娶回将军府?”

    这实在有点说不通。

    吹吹打打的喜乐声近了,百姓更加热闹起来,人潮拥挤。

    莺歌怕人群伤到上官清越,赶紧将上官清越护住。她们一时间回不了客栈,只能随着人群拥挤在夹道两侧看热闹。

    “听说,那青楼女子是南阳城春花秋月楼的金牌花魁,美艳无边,极富才情。”莺歌说。

    不管青楼女子,多么的美貌,才情极佳,终究是青楼女子,毫无地位身份,被人厌弃和鄙夷,是生活在最底层的一类人。

    居然能随同蓝候王家的小郡主,一起嫁给冷大将军,可见那冷大将军很喜欢那个花魁。

    只是不知,蓝候王嫁小女儿,蓝曼舞会不会来看热闹。

    蓝候王的封地,距离南阳城不远,蓝曼舞想回家,估计要走南阳城这一条路线。

    喜乐渐渐近了,还有鞭炮的热闹声,蔓延整条南阳城的正街。

    送亲队伍缓慢而来,锣鼓喧天,好不热闹。

    漫天一片桃花瓣飞舞中,大红珍珠流苏轿子渐渐出现在众人眼前。

    百姓们都伸长脖子张望,喧闹的议论声,呱噪不已。

    “虽然蓝候王现在没什么实权,到底还是候王,她的女儿嫁为将军夫人,还是和一个青楼女子身份相平,蓝候王和小郡主,能咽下这口气吗?”

    “要我看啊,这蓝候王肯定要和皇上上书闹上一闹了。”

    “冷大将军不会是为了和皇上蓝候王树威,才这么做的吧。”

    “天高皇帝远的,南阳城冷大将军一人独大,他想做什么,皇上也管不着。但这场赐婚有皇上圣旨压着,他不得不娶小郡主。”

    上官清越垂下眼眸,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

    花轿渐渐近了,不知为何竟然听见了隐约的啜泣声。

    声音很低很低,却一直缠绕在耳边。

    上官清越抬头看向走来的花轿,已经确定,那哭声便是从花轿内传出来。

    新娘子,正在哭。

    想来也是委屈,身为郡主,却要入了将军府后,和一个青楼女子平起平坐,怎么受得了。

    队伍浩浩荡荡地在街上走过,侍女们将花篮的花瓣随风扬起。

    乱红漫天,惊艳了整条街。

    人群又开始拥挤,都要跟着送亲的队伍去冷大将军府,看一看那新娘子,再领了冷大将军的红包和喜糖,沾沾喜气。

    莺歌和上官清越渐渐被人群冲散。

    莺歌用力伸手,想要飞身而起,却被接踵的人群拥挤的根本使不出力气。

    上官清越渐渐再看不到莺歌脸,也再听不见莺歌的声音。

    她用力回头,又担心人群伤害到自己的孩子,只能随波逐流,渐渐随着人群向前走。

    人群里,又有人低声议论起来。

    “冷大将军不想娶小郡主,也是有原因的。且不说小郡主是庶出,她娘的身份只是一介贱婢。”

    “听说,小郡主的娘亲作风还不好,是趁着自家夫人怀孕的时候,上了蓝候王的床,怀了孩子,才勉强得了个侍妾的身份。”

    “谁想要这样一个女子为妻,若不是皇上赐婚,冷大将军早将这桩婚事给退了。”

    自古以来,各国都注重嫡庶之分。有的庶出,即便是皇族中的公主皇子,都备受挤压毫无身份地位。

    这也是上官清越身为嫡长公主,即便不被南云国皇后待见,却也不得不先让上官清越嫁入大君国。

    上官清越被拥挤到距离花轿比较接近的距离。

    花轿里,女子的哭泣声,愈加清晰。

    那群拥挤的百姓,显然听不见花轿里的新娘子在哭。

    嘤嘤的哭声,很低,也很可怜,就好像受了伤的小猫一样,让人心生怜意。

    “天下男人皆薄幸,岂能为一个男人伤心落泪!”上官清越低喃一声。

    一道温润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非也非也,大千世界,形色万千,姑娘岂能一概而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