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81: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上官清越处在一片黑暗之中。

    她什么都看不见,意识也因为后颈处的一记重力,被击打的昏沉恍惚。

    等她渐渐转醒的时候,费力睁开双眼,这才看见自己竟然身处一个昏暗无光的房间之中。

    这里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门。

    看这房间的潮湿发霉程度,可以分辨这里是个关押犯人的牢房。

    上官清越费力挪动一下身体,笨重的身体,已经使不上力气,双手双脚也被捆绑着,传来丝丝疼痛。

    是谁?

    抓了她?

    要做什么?

    身上的衣服和东西,也被拔掉,只剩下一件薄薄的内衫裹体,长发松散,披在身后。

    她看见自己的衣服,还有身上可以伤人的东西,都放在远远的角落里。

    对方想来了解她,知道她会武功,才有这样的地方。

    到底是谁?

    正在她诧异不解的时候,紧闭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阳光刺眼地照射进来,她一时间睁不开眼,只能眯着双眼看着浩浩荡荡进来的人。

    当上官清越的眼睛,能适应强光的时候,看清楚进来的人,猛地倒抽一大口冷气。

    “贱人,没想到吧,我们还能再见面。”

    太后轻柔的身影,带着沉痛的恨意,幽幽传入耳畔。

    “是你!竟然是你!”

    上官清越满面吃惊,心口重重下沉。

    宫女赶紧搬来椅子,让太后坐在上面。

    她姿态慵懒无力的样子,孕味大显,肚子也在厚重的衣服下,高高隆起。

    “你竟然真的怀孕了!竟然是真的!”

    上官清越吃惊地瞪大一双水眸,不敢相信,身为太后,竟然大着肚子。

    “你一定还想不到吧,这个孩子是冥烨的。”太后含笑抚摸自己的母子,满面慈爱,但当看向上官清越的肚子时,一双凤眸锐利如刀,恨不得当即将上官清越的孩子千疮百孔。

    上官清越觉得一阵恶心,“你们竟然!”

    他们竟然乱伦!

    “我们怎么了?我们本就相爱,我们本就应该在一起!”

    上官清越狠狠唾弃一口,“别说的那么情深意笃!我不相信,一个女人,真的深深爱着一个男人,会放弃那个男人,嫁给那个男人的父亲!即便那人贵为九五至尊,权势滔天,天下无人能及,真正相爱,也可以以死相逼,不见得就能被拆散!”

    太后恼了,凤眸更加尖锐。

    房间里被烛火照亮,上官清越可以清楚看到太后眼中的锋芒。

    她还是毫不畏惧,尖声继续说下去。

    “当时的君冥烨,正是平叛立下大功,只要你们同心协力,先皇不见得能将你们拆撒!”

    上官清越早就怀疑太后为何明明深爱君冥烨,还会转嫁给他的父皇这件事了。

    只怕其中,还有着君冥烨自己都不知道内情。

    太后的声音忽然拔高起来,带着尖利的笑声。

    “对!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没打算嫁给一个一辈子不可能成为皇帝的男人!我要成为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我从小的梦,便是凤翔九天,至高无上!”

    “我成功了!我成为整个大君国身份最高贵的女人!无人能及!先皇根本没打算将皇位给冥烨,我为什么还要嫁给他!!!”

    “我从小就为后位努力,一步一步向着后位跋涉!我不能失败,也绝对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失败!!!”

    上官清越完全没想到,太后这个看着柔善的女人,竟然心底有这么大的野心。

    不,已经不能称之为野心,她已经成功成为大君国无人能及的至高身份。

    只是这个女人,拥有这样的心思,君冥烨当真一点都不知道吗?

    还是说,他甘心做她背后推波助澜的那个人?

    “上官清越,你今天终于落到哀家手里了。”

    上官清越扫了一眼周围,看着那些个一脸紧绷,气势萧杀的人,便知道,这里的人,都会一些身手。

    尤其太后身边那个模样清俊的李公公,更是一个高手。

    没想到,太后竟然密不透风地来了南阳城的行宫,自己成了自投罗网的鱼儿。

    “天意如此,你不服也不行。”太后高兴地笑起来,“我还以为,要费尽心思,才能让你落网,没想到竟然这般轻而易举。”

    太后掩嘴一阵高兴地大笑。

    秦嬷嬷候在一旁伺候,也跟着高兴地笑起来。

    “太后娘娘,老天爷都看不惯这个贱人了,要借着太后娘娘的手,为天下除害。”

    “不不不,哀家不会杀了她。皇上和冥王现在都在南阳城,她若死在这里,大君国也没法和南云国交代。”

    她季贞儿,再恨上官清越,也要顾及一下两国友好。

    在君冥烨和君子珏都在的地盘上,上官清越却死了,大君国明显有失职之责。

    “太后娘娘仁慈,心系大君国的百姓,天下苍生,实乃我大君国之福。”秦嬷嬷赶紧奉承拍马。

    太后勾唇一笑,目光痛恨无比地落在上官清越的肚子上。

    “你们也别等了,抓紧动手吧!”

    太后一声令下,当即有两个老嬷嬷端着黑乎乎的药碗靠近上官清越。

    “你要做什么!!!”

    上官清越惊慌起来,尤其在嗅到那浓烈的药汁味道时,就知道那一定不是什么好药。

    “还能是什么!打掉你腹中孽种的良药!”秦嬷嬷冷喝一声,接着又道,“你这个贱人!居然怀上别人的孽种,岂能留!”

    “我现在已经不是冥王妃!已经不是和亲公主,我怀了谁的孩子,还轮不到你大君国的奴才和太后来管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