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82:必死的决心

    金龙剑的剑锋,就在即将刺穿太后的心脏时,情况忽然逆袭。

    从太后的身上,迸射出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直接将金龙剑硬生生逼开。

    金龙剑方向一歪,随即回旋一圈,便回到了上官清越的脚下,传出来一声哐啷声。

    上官清越心惊不已。

    之前君祺睿要伤害自己,也是金龙剑将君祺睿的长剑逼开。

    太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就连武功高强的李公公,都不是金龙剑的对手,为何太后的身体内,会有这样的力量?

    太后显然也吓坏了。

    脸上的表情十分狼狈,傻愣了半晌,才从怀里讷讷拿出一片镜子。

    那是一面护心镜。

    上面雕刻着精致的图腾花纹,看不出来什么奇特之处,倒是做工十分的精湛精致。

    这面镜子,她从小就戴在身上。

    据说是一面会保护她,不被任何人伤害的镜子。

    她之前还不相信,但因为是一个道士赠给爹爹,爹爹又赠给她,便一直都随身戴着。

    今日没想到,竟然真的护了她一命。

    上官清越不知道拿在太后手里的是一面什么镜子,但见金龙剑显然已经遇见敌手,便一把从地上拾起金龙剑,横在面前,步步往外走。

    她一边走,一边想将方才灌进去的药汁吐出来,但已经为时已晚,她已经明显感觉到,腹中传来隐隐的不适。

    孩子在肚子里,也不安地动来动去。

    上官清越眼圈一红,心口刀绞一般的难受。

    她一定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就这样胎死腹中。

    一定不要!!!

    “还不快点追!!!”秦嬷嬷大喊一声,所有人这才缓过神来,赶紧跑出去,将上官清越团团围住。

    “贱人,你逃不掉了!!!”秦嬷嬷憎恨地咬牙切齿,擦了一下唇角上的血痕,恶狠狠地瞪着上官清越。

    秦嬷嬷刚才吃了上官清越手里短剑的亏,不敢靠前,只能不住踹着面前的宫人,赶紧冲上去抓人。

    几个嬷嬷和会身手的太监,一时间也不敢上前,都很害怕上官清越手里的短剑。

    一帮人围着上官清越,畏畏怯怯不敢靠前。

    上官清越不住挥舞手里的短剑,厉声喝道。

    “谁敢来!!!”

    她忍住腹中的不适,脸色惨白,长发在风中飞扬,凋零的桃花瓣纠缠在她墨黑的发丝中,美的凄凉绝艳。

    太后撑着笨重的腰身,走了出来。

    这个女人,身为太后,在这群宫人面前,也敢大摇大摆现身,显然这些人,都是她的走狗心腹。

    上官清越一双眸子,泣血一样地盯着太后那一张美丽的脸。

    “季贞儿,我诅咒你,腹中孩子不得好死!!!”

    她上官清越,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恶毒的女人!

    绝对不会!!!

    “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有本事诅咒哀家!乖乖放下手里的剑,哀家念在你是南云国公主的身份,或许还能让你留下一口气,苟延残喘。”

    李公公擦干净唇角的血痕,飞身扑上来。

    上官清越赶紧挥舞短剑对抗。

    李公公显然也怕了金龙剑,赶紧躲闪。

    但方才爆发过一次力量的金龙剑,竟然没有了方才的威力。

    这是一把被封印的剑,力量不会随处可发。

    上官清越眼角一沉,动了用自己的血,解封金龙剑的心思。但那个老头儿的话,不住在耳边徘徊。

    “你身体极阴,不适合操控金龙剑。恐怕会被金龙剑力量反噬,反而丧命。”

    上官清越抓紧剑柄的手,不住颤抖起来。

    若真的这样,她和孩子就更保不住了。

    但若不将金龙剑解封,她又如何从这里逃出去?

    心思在短暂的几秒中,千回百转。

    她也在心下不住衡量,若解封了金龙剑,自己可有本事将这里的人,全部杀光?

    不然金龙剑在自己手里的消息,一旦暴露,只会招惹更多的麻烦。

    她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分析眼下的情况。

    腹中传来的丝丝隐痛,已经让她无法再冷静思考,每一条神经都在叫嚣着爆发。

    李公公看出来上官清越的隐忍和顾虑,当即明白上官清越手里的剑,只怕她还不知道怎么操控。

    就在李公公要飞身来擒她的时候,上官清越的身体忽然猛地退后一步,已经在原地无力站稳。

    她一身素白的裙子,在风中飞扬,渐渐出现了一片血红。

    上官清越捂住疼痛的肚子,脸色惨白如纸。

    那一片盛开在白色裙子上的殷红,犹如一朵用生命滋养的妖莲,正在不住吸取她腹中孩子的生命。

    她疼痛的双唇不住颤抖,浑身都在变冷。

    再无力站稳,身体一软,毫无气力地瘫在地上。

    风吹起地上的桃花瓣,惊艳满院。

    染了血色的花瓣,更加妖红如火。

    上官清越吃力抬起自己沾染血迹的手,模糊了的视线,再也看不清楚手指上的斑驳血红。

    她张张嘴,也已惊恐地发不出任何声音。

    所有人赶紧趁机涌上去,将她团团围在中间。

    上官清越已经无力起身,满心的惊恐和畏惧,不住盯着自己的肚子。

    “不要……”

    她张开的口中,只能发出十分细弱的声音。

    不要。

    孩子……

    不要出事,不要!!!

    眼泪大颗滚落。

    血,涌了出来,犹如盛开的一大片曼珠沙华。

    “不要,不要……”

    她哽咽的声音,噙满了疼痛。

    “哈哈哈———”

    太后高声又畅快地大笑起来,满脸的喜色,“上官清越,那是最毒的堕胎药!你的孩子,保不住了!”

    “不要———”

    上官清越凄声大喊起来。

    她多么希望,现在能有人救救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