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83:他的决绝无情

    李公公抱着和上官清越同归于尽的决心,冲向那一片金光闪闪之中。

    上官清越看着冲向自己心口的一把长剑。

    那气势狠绝萧杀,即便三条金龙可以护主,但李公公显然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只怕她也难逃这一剑。

    上官清越想要起身,躲过那一剑,可她虚弱的身体,已经用不上任何气力,连动一下都是奢望。

    难道,她上官清越今天,在劫难逃?

    李公公的长剑,逼近那一片金光之中时,三条金龙忽然变得凶狠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向着李公公发起夺命的攻击。

    可也就在这时,一道强大的冷风从侧面飞扑而来,直接将李公公从一片金光中,硬生生劈飞出去。

    上官清越吃惊看着那一把,险些刺入自己心口要害的长剑,随着李公公飞出去的身体,从自己心口寸余的位置横扫而过……

    生命,犹如从死神手里,重新夺回。

    凝滞住的呼吸,吓得破散的魂魄,许久才慢慢回归。

    眼前漫过一道漆黑的身影,遮挡住了她眼前所有的光芒。

    她再也看不到其它,眼前只有那一道,高高遮挡住自己,以保护的姿态,伫立在她面前的背影。

    凉冽毫无温度的声音响起,上官清越满面愕然。

    “你居然要杀她。”

    这是谁的声音?

    上官清越这才恍惚回过魂,呆愣地仰头望着面前的背影,这才想起来,这道漆黑的长袍是属于谁的。

    也才想起来,在危难的关键时刻,是谁救了自己。

    居然是他……

    君冥烨!

    他居然又救了自己。

    上官清越吃惊不已,脸色煞白,一时间也忘记了身体上的疼痛。

    “冥烨!”

    太后娇躯一晃,吃惊的呼唤了一声。

    她完全没想到,与君冥烨的再次相见,会是这种情况。他居然为了救那个女人,伤了她最得力的李公公。

    太后没有多余的一眼,看向倒在一片血泊中,已经身负重伤的李公公。

    但李公公心里知道,若不是君冥烨及时出手,方才他已经死在三条金龙的血口之中,也会在那个关键时刻,直接杀了上官清越。

    君冥烨哪里是为了帮他,完全是为了那个女人,才会那么紧急出手。

    李公公吃力地看了一眼太后,见那个容颜姣好的女人,现在眼里只有君冥烨,不禁神色黯然。

    他即便豁出命去,终究不及君冥烨的万千分之一。

    他在太后的眼里,只是一个可以帮她杀人完成任务的工具。

    “冥烨,你听我说!”太后急急解释。

    “什么都不要再对我说。”

    君冥烨的口气决绝,再不多看太后一眼,转过身,俯身下去,将瘫在一片血泊中的上官清越,轻轻抱了起来。

    君冥烨的目光,落在那一片金光闪耀的长剑上,眼角微微一沉。

    他当即知道了,那正是大家苦苦寻找的金龙剑。

    上官清越很吃惊,就在君冥烨一脚踢向那一把金龙飞腾的金龙剑时,三条金龙竟然没有攻击君冥烨,反而透漏出一种臣服的姿态,安静地俯身在剑身上。

    君冥烨一把将金龙剑握在手中,收紧怀里的上官清越。

    她一袭白衣,几乎已被鲜血染红。

    他的心口,传来轻轻的绞痛。

    他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滋味,只知道不希望怀里的女人,出一点点纰漏。

    “冥烨!她怀了别的男人的野种,绝对不能姑息!若让她大着肚子回到南云国,我们大君国的脸面,你冥王的脸面,都丢尽了!”

    “冥烨!”

    太后撑着腰身,冲上来,张开双臂挡住君冥烨的去路。

    “难道还要对南云国解释,这个女人,在成为冥王妃之后,与别的男人苟且,珠胎暗结吗?到时候,让天下人如何看我们大君国的第一王爷!”

    在这个时候,太后说什么都不会放行,就是冒着被君冥烨嫌弃憎恨的危险,也要拖延到上官清越腹中的孩子死去。

    太后绝对不允许,上官清越将腹中的孩子生下来。

    君冥烨是她的,即便两个人这辈子都不能在一起,君冥烨也是她季贞儿的。

    “本王可以公告天下,她腹中的孩子,是我的!!!”

    霸气的低吼声,刺穿了太后的耳膜,还有她的心房。

    “你说什么?你在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太后苦笑起来,姣好的容颜上,神色狼狈,“你竟然要承认她腹中的野种,是你的?”

    “冥烨,你是不是疯了!这还是你吗?你怎么能承认别的男人的野种,是你的!!!”

    君冥烨冷着一张脸,俊脸绷紧的曲线刚硬,继续大步向前往外走。

    太后张开双臂,不肯放行。

    “冥烨,我们这么久没见了,我的肚子已经这么大了,眼看就要生了,你居然不关心我,也不关心一下我腹中的孩子,却只顾着这个贱人!”

    “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听说你坠下断崖,我恨不得飞过来,恨不得坠入断崖下的人是我!”

    “我长途跋涉,这么辛苦,忍下所有的艰难,生怕这个孩子被人发现,躲到南阳城的行宫来,你居然一句安慰体贴的话都没有。”

    “冥烨!你可曾为我想过一丝半点?为何你要陪在这个对你不忠不贞的女人身边,面对我们两个孩子的面前,去承认这个贱人的野种是你的?”

    太后痛心地说着,一双清丽的眼眸,一片泛红。

    她已泪眼朦胧,娇滴滴的惹人怜爱,可君冥烨依旧冷透着一张脸,毫无半点温度。

    他沉寂了几秒,薄唇内冷冷吐出两个字。

    “让开。”

    那声音冷如寒冬,犹如阴风阵阵,森然冰寒。

    太后的娇躯,猛然一颤,当触及到他眼底的阴鸷时,再没有力气挡住君冥烨的去路,连多说一个字的勇气都没有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