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84: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李公公似乎看懂了太后眼底的绝冷。

    他缓缓垂下眼睑,神色苍凉,透着一种任由太后处置的无谓和顺从。

    太后闭上眼睛,挣扎许久,最后对秦嬷嬷说。

    “找个医术好的郎中,给他医治。”

    秦嬷嬷赶紧让人将李公公从地上抬起来,送回房间。

    太后的目光,看向院子中高大的桃花树。

    一阵暖意融融的春风卷过,花瓣又洋洋洒洒地飞落下来,迷乱了她噙满恨意的双眸。

    再找一个对自己忠心耿耿毫无异心的人,真的很难。

    所以,李公公现在还不能死。

    当下这种情况,她需要这个得力的助手。

    双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缓缓抓握成拳。

    这个孩子……

    到底是留?还是不留?

    “娘娘,那是最毒的堕胎药,那个贱人流了那么多的血,她腹中的孩子,肯定保不住了。”

    太后用力吞咽下所有的不甘和怨气,唇角缓缓勾勒出一道狠绝的弧度。

    “我想,她的孩子,也保不住了。”

    ……

    君冥烨抱着上官清越,大步走出行宫的宫门。

    上官清越腹部绞痛的厉害,身下也总有温热不住涌出。

    她双手抓紧君冥烨的衣襟,一双绝美的水眸之中噙满了盈盈的泪光。

    君冥烨的怀抱,没有一点温度,他也没有对她说一句话,甚至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加快脚步不住向前走。

    上官清越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里,耳边只有拂面而过的风声。

    她真的很痛,也真的不知道应该求谁了。

    她也真的很害怕,在她的孩子,不能保住之际,君冥烨会顺其自然,让她已经接近七个月的身孕,就这样胎死腹中。

    “求你……”

    上官清越吃力地发出哽咽的声音。

    “求你……求你……”

    她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无助,低低地呜咽了起来。

    君冥烨没有出声,只是怀抱蓦地一紧,更用力地抱住了她,脚步也更加飞快。

    “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眼泪大颗大颗滚落,湿了君冥烨的衣襟。

    当感觉到她滚热的眼泪时,他的肌肤好像被火烧一样的剧痛。

    “救救他……我的孩子……”

    上官清越哭了起来,模糊的泪眸,再也看不清楚君冥烨一张俊逸的脸庞,也看不到他现在的脸上,是什么神色。

    她只知道,他走的飞快,胸口的心跳也变得飞快。

    “这是……就看在和书裕……你们多年的情分上……救救我的孩子……”

    君冥烨的双臂,好像铁臂一般,更加用力的圈紧她。

    她觉得骨头有点疼,却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正在涌入她冰冷疼痛的身体。

    之前司徒建忠有将体内的内力输送给她,她知道这种热量回归的感觉,君冥烨正在将体内的内力,输送给她护体。

    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激他,在这样的时刻,会如此帮自己。

    可感激的话,堵塞在喉口,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他们之间,一直都是仇敌的关系,又有那么深的仇恨,怎么可能一夕之间泯灭。

    君冥烨带着上官清越飞奔到了冷将军府。

    他直接冲进去。

    上官清越一袭血衣,在一片残阳似血中,红的可怕骇人。

    将军府里正处在一片喜气洋洋中的宾客,这一刻都吓坏了。

    众人纷纷站起身,向着那一身冷意,神情萧杀的高大霸气男人看来。

    一身大红喜服的冷玉函,见来人是冥王,一张英俊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冷玉函似乎知道,君冥烨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赶紧迎上来,直接带君冥烨去了内堂,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

    “属下参见冥王。”

    冷玉函赶紧屈膝跪地。

    “倾城公子在不在!”君冥烨急切地出声。

    “倾城公子?”冷玉函剑眉一紧,“之前确实有说会来参加属下的婚礼,但还没见到人。”

    “快点派人去找————”

    君冥烨一声低吼,吓得冷玉函浑身一绷,再不敢懈怠,犹如服从军令一般,抱拳之后,就快步往外走。

    就在冷玉函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被君冥烨大声唤住。

    “先将府里医术最好的军医找来!”

    “是!”

    冷玉函再顾不上招待宾客,赶紧命人去找倾城公子,又找来将军府里医术最好的军医,为上官清越诊脉救治。

    军医把过脉后,连连摇头。

    “恕老夫无能,不能救这位夫人了。”

    “废物!!!”

    君冥烨抬起一脚,直接将那军医一脚踹飞。

    他在行宫里,就有了杀人的冲动,但一直忍耐着,现在终于有了发泄的出口。

    那军医倒在一片血泊中,当即奄奄一息。

    冷玉函跟了君冥烨多年,最了解君冥烨的脾气。

    他赶紧站在那军医面前,“冥王,很快就能找到倾城公子,先不要急!只要找到倾城公子,只要他肯出手,就一定能救。”

    君冥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着床上脸色灰白一片的上官清越,心口又传来那种说不清楚的阵阵绞痛。

    上官清越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却还在坚持着,不让自己昏厥过去。

    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有事,绝对不要!!!

    她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就要见面了,绝对不会让她的孩子,就这样死去。

    但腹部的阵阵绞痛,无不说明,她的孩子,正在一步一步离自己而去。

    冷玉函见君冥烨这么担心,很想知道,这个满身是血,虽然脸色极差,形容狼狈,依旧难掩绝色倾城的女人是谁。

    忽然,冷玉函睁大一双眼睛。

    他已经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

    差一点就脱口而出,赶紧忍住,硬是没让一个字从嘴里透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