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85:君冥烨吃瘪

    君冥烨的长剑,冷冷指向儒雅清俊的倾城公子。

    君冥烨抓着长剑的手,正在不住颤抖。

    他正在强力哑忍杀人的冲动,紧抿的薄唇内,吐出冰冷的字眼。

    他只问倾城公子,一句话。

    “人,到底救,还是不救?”

    倾城公子轻轻一笑,一双眸子温润如玉,却似含笑,又非笑,反而让人觉得湛冷一片。

    “我只是南云国一个举无轻重卖胭脂的,冥王何必对我动这么大的肝火。”

    “白道长说,江湖上,只要你想救的人,就没有救不活的!这个人,你必须救!!!”

    君冥烨的口气向来霸道,透着不容置喙的强势。

    倾城公子的脸色,依旧淡若清水,安静地看着君冥烨怒火膨胀的样子,他不愠不怒。

    仿佛连指着他心口的一把长剑,也是不存在的空气,丝毫不能威胁到他。

    倾城公子瞥了一眼床上,已经极度虚弱的上官清越,还是笑着说。

    “我真的只是一个卖胭脂的,根本不会什么救人之术。”

    “你还不肯救是吧!”

    君冥烨恼了。

    他抓着剑柄的一直手,更加用力,骨节根根泛白,额上的青筋也一根一根蹦起。

    一双狭长漆黑的深眸,透漏出森然可怖的气息。

    “我真的只是一个卖胭脂水粉的商人!”

    君冥烨见倾城公子和自己兜圈子,更是气得不行,周身燃烧的火焰,都要爆发了。

    君冥烨的耐心,也到达了极限。

    “我再问你一次,到底救还是不救!!!”

    倾城公子也不说救,也不说不久,只是安静地笑着,“我真的只是一个卖胭脂的。”

    君冥烨握住剑柄的手,已经在剧烈颤抖了。

    他比谁都清楚,现在能救上官清越的,倾城公子是唯一的希望。

    即便恨不得现在立刻将倾城公子杀了,他也只能继续保持耐心地哑忍着。

    君冥烨高颀的身躯,已经开始哆嗦,即便站在他身边,都能感觉到他周身萦绕的强烈怒火。

    那么的惊悚可怖。

    但倾城公子,依旧淡然如水,一副不以为然清风朗月的样子。

    冷玉函见他们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心下很是担心。本想对倾城公子说点什么,但他们之间的交情,也只是泛泛之交,只是多年前对倾城公子稍有小恩,倾城公子才会主动来参加他的大婚。

    这么多年来,他和倾城公子已经没有了任何交集。

    也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才能让倾城公子救人。

    况且,大家都知道,倾城公子的脾气很是古怪,看着温润如玉,却十分的高傲,他不是救的人,任谁磨破了嘴皮子,用尽手段,就是不肯出手相救。

    眼下的情况,君冥烨显然触怒了倾城公子,他才会袖手旁观。

    一直站在上官清越床前的百里不染名,忽然转过身来,一双邪气的眸子,直直射向倾城公子。

    百里不染抬起他那一根雪白修长,还印着上官清越牙印,带着血痕的手指,指向倾城公子。

    “赶紧给我救人!”

    倾城公子温柔的眸子里,看到百里不染的时候,透漏出一种淡淡的惊异,随后微微含笑,眸子中似盛开了朵朵桃花。

    “没想到,一向不知道救人为何物的百里门主,竟然也有想救的人。”

    “这倒是有趣了!”

    倾城公子轻笑一声,他看了一眼床上脸色苍白到极致的上官清越。

    “忽然很好奇,这位夫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她的身份,你知道也好,她正是你们南云国的永安公主!”百里不染道。

    在百里不染一双噙着妖气的眸子里,那沉寂的目光之中,纠结着一些复杂,层层包裹在他的一双妖瞳之下,让人猜不透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东西。

    倾城公子的眉心,隐约收动了一下。

    但倾城公子依旧笑得无谓,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上官清越吃力地抬起手,那一只雪白的手,染满了斑驳血痕。

    她用力张张嘴,只能发出虚弱到极点的呜咽。

    “求你……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她一双水盈盈的眸子里,噙满了晶莹的水色,那般希冀又哀求地望着倾城公子。

    “我如果……还能起身,我一定会跪下来求你……”

    放下她所有高傲的尊严,跪下来求倾城公子救救她的孩子。

    可她现在没有气力,只能用一双噙满绝望苦痛,却又透出淡淡希冀的光芒的眸子,生生望着倾城公子。

    正是这样的目光,不经意触动了倾城公子的心。

    他觉得,看见了一位,害怕失去孩子而绝望的母亲。

    倾城公子再不是之前一派置身事外淡然处之的样子,看着上官清越的目光,渐渐收紧,随即又放开。

    他已经想起来,这个女人是谁了,正是在人群中,说天下男人皆薄幸的那一位。

    没想到,才短短半日不见,她竟然已经身处在危机时刻。

    倾城公子冷冰冰的手指,搭在上官清越的脉搏上,脸色忽然变得凝重。

    他的目光,射向百里不染,冷声问。

    “你对她做了什么?”

    百里不染抿了抿唇角,“她吃了我的血。”

    “……”

    倾城公子一张白净好看的面皮,不禁黑了一黑。

    “你知道你的血是什么!你居然给她吃!”

    “她觉得我的血,能解百毒。我也想着,以毒攻毒,倒不惟是一种急救的办法。”

    “你又不会救人,你怎么知道,以毒攻毒,就真的有效。”

    “……”

    百里不染一时间被堵的哑口无言,随后怒道。

    “正是因为不知道怎么救人,才要有办法,就要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她就有救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