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清馨13286:让你落得同样下场

    上官清越得到了倾城公子的保证,终于放松绷紧的神经,缓缓闭上一双沉重的眼睑。

    君冥烨一直站在不远处,一个可以清楚看到上官清越的位置。

    见上官清越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连性命都可以不顾,他的心中一片五味杂陈,荡漾着一种难以说清楚的复杂滋味。

    那个女人,就那么疼爱腹中的孩子?已经比她的性命还重要的程度?

    君冥烨想到自己的母亲,也是一位为了自己,愿意牺牲性命的女人……

    想到母妃薨逝前,口中喷出的一大口黑血,犹如魔魇一般,让他浑身一震。

    他从来不敢回忆母妃薨逝前的画面,顿时脸色一片煞白。

    他的目光,依旧紧紧盯着床上,已经昏睡过去的上官清越。

    这个女人,如果腹中孩子,出了什么事,只怕她也会生无可恋。

    君冥烨的拳头,忽然紧紧抓在一起,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他之前,警告过季贞儿,不许再对上官清越下手,他的事,他会自己处理。

    那季贞儿那个女人,为何还要这么做?

    不知为何,他冷硬的心房里,渐渐萦绕起一层恨意。

    那恨,是对季贞儿而生。

    他真的没想到,从小认识的善良又温柔的季贞儿,会变成这么狠毒的样子。

    千里迢迢追来南阳城,就是为了除掉上官清越腹中的孩子!

    为何?

    按照季贞儿现在狠辣的程度,不是更应该希望上官清越死?

    君冥烨真的一直不肯承认,自己一直认为深爱的女人,会拥有这么狠毒嘴脸的一面。

    现在他终于发现,那个身怀有孕,却还能残忍伤害别人腹中孩子的狠毒女人,越来越看不清楚她的真正面目了。

    不过让君冥烨更想不通的是,为何季贞儿要对上官清越的孩子下此狠手?

    那是书裕的孩子。

    他都能念着和书裕之间多年的兄弟情义,放下被上官清越不忠不贞的仇恨,不忍心对那个孩子下手。

    季贞儿和书裕也是多年相识,为何就能如此绝情?

    君冥烨的眉心紧紧皱着,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他所不知道的内情。

    ……

    君子珏听说上官清越的事,没有来冷玉函的将军府,探望上官清越,而是带着人直接冲去南阳城的行宫中。

    厚重的宫门,被人一把推开,君子珏直接闯进去。

    太后身体不适,正有信得过的太医为她把脉调药。

    秦嬷嬷急匆匆闯进来,“皇……皇……”

    “皇什么皇!你在说什么!”太后不悦喝道。

    秦嬷嬷用力吞下一口气,这才发出声音来。

    “太后娘娘,皇上来了!”

    “什么?!”

    太后的一张脸,当即变得惨白。

    她赶紧拉来被子,将自己的肚子盖住,还是觉得不妥,依旧会被一眼看穿,赶紧让人将床幔和帷幔全部放下来。

    君子珏冲进来,大步匆匆,不顾秦嬷嬷和宫人的阻拦,直接冲到太后的床前。

    “皇上,太后娘娘已经休息了,太晚了,皇上不适合……”

    秦嬷嬷的话还没说完,脸颊上当即遭到一记响亮的耳掴子。

    打人的,正是魏公公。

    他已经快马加鞭,赶来保护皇上安危。

    这位在皇上跟前的大红人,武功很高,手段毒辣,谁都畏惧,秦嬷嬷虽然是太后身边的人,也不敢随便得罪魏公公。

    秦嬷嬷握住火痛的脸颊,触及到魏公公狰狞的一双厉眸,赶紧低眉顺目,不敢出声了。

    君子珏一把掀开床幔。

    太后满面惊慌,赶紧用力遮掩,但也遮掩不住她圆滚滚的肚子。

    君子珏眼角抽紧一下,旋即唇角一勾,笑靥鄙薄。

    君子珏忽然俯身下来,一张俊脸,贴近太后那一张美丽又噙满惶恐的容颜。

    “真没想到,原来太后娘娘已经珠胎暗结。”

    君子珏宽厚的大手,忽然笼罩在太后的肚子上,忽然用力下去。

    “就是不知道,朕的皇爷爷,什么时候从棺材里蹦出来,弄大了太后娘娘的肚子。”

    君子珏口气讽刺,让太后一阵面红耳赤,她忍着耻辱,喝道。

    “论辈分,皇上终究要唤我一声皇祖母!这就是皇上,对长辈说话的口气?”

    “皇祖母?皇奶奶?哈哈哈……”

    君子珏高声大笑起来,依旧是他惯有清朗的声音,但在此刻听来,那么的突兀骇人。

    太后用力仰着头,不让自己看上去狼狈又羞辱。

    君子珏冰冷修长的手指,用力挑住太后的下巴,口气湿凉。

    “这个野种,从哪里来的?告诉朕,或许,我会念在你是贞儿姐姐的份上,饶了这个野种。”

    君子珏另外一直手,还用力压在太后的肚子上。

    太后的肚子,本就不舒服,被用力一按,就更加的不适了。

    她蹙眉望着君子珏一张透着几分狰狞的脸孔,朱唇缓缓开启。

    “是冥王的!难道皇上也要将冥王唯一的孩子,处死吗?就不怕冥王震怒,和皇上即刻对立,再容不下皇上!”

    君子珏唇角紧紧绷着,目光煞冷。

    “我是皇上,他是臣子,你当朕真的很怕他冥王不成!”

    太后嗤笑起来,“这么多年了,若不是我帮着皇上,一直牵制冥王,皇上真的以为自己的皇位,能做的这么牢靠?”

    “皇叔是什么人!他才不会做谋权篡位的事!”君子珏冷喝一声,一把捏住太后纤细的脖颈。

    “太后,朕一直念着你是贞儿姐姐的份上,很多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太后别以为朕什么都不知道!”

    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