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87:催产

    太后看着自己满手的血,吓得脸色惨白如纸。

    秦嬷嬷也吓坏了,赶紧不住喊,“太后娘娘见红了,见红了,太医太医……”

    太后气得抓起枕头,就砸向秦嬷嬷。

    “叫什么叫!要所有人都知道……知道哀家见红了吗?”

    秦嬷嬷被砸得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赶紧不住抽打自己嘴巴子。

    “老奴愚钝了,愚钝了。”

    “还不赶紧让太医过来!”

    太后咬牙忍住腹部的疼痛,双手紧紧抓在一起。

    身下的血,似乎越来越多了,她已经无力再支撑了。

    她倒在床上,已经无力起身,忽然明白过来,君子珏罩在她肚子上的手,只怕对她动了什么手脚。

    现在君子珏已经走了,即便她出了什么事,君子珏也能撇清干系。

    就算君冥烨到头来因为孩子的事,和君子珏翻脸,君子珏也可以一脸无辜。

    太后向来知道,君子珏就是这么的有城府。

    更何况现在的情况,她也知道,君冥烨只怕也不会因为她腹中的孩子,和君子珏之间发生不愉快。

    在君冥烨的眼里,上官清越腹中的野种,比她肚子里的孩子更重要!

    太后恨得牙根痒痒。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那个女人,到底凭什么,这般轻易就将君冥烨从她身边夺走?

    君子珏是她的,一直都是她的!即便他们没有在一起,君冥烨一直也都是她的,一颗心从来满满都是她,绝对不会装下任何女人!

    还是说……

    太后忽然脊背一寒。

    难道在君冥烨的心里,她根本没有他自己认为的那么深?所以她才轻易输的这么彻底。

    这是太后无法承认的事实,她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喜欢天下翘楚男人围在自己身边的感觉,如上官清越说的那样,这份优越感,绝对不能被人夺走!!!

    更何况,君冥烨本就是她的。

    她那么爱君冥烨,绝对不能允许别的女人将她从身边夺走。

    太医急匆匆赶来,看了太后现在的情况,一脸震惊。

    “太后,您本就动了胎气,现在看样子……只怕要早产了……”

    “什么?早产!!!”

    太后脸色煞白,娇唇不住颤抖。

    “不行!不能早产!”她还要用自己这个肚子,要挟君冥烨,挽回君冥烨的心。

    若孩子过早生下来,万一让君冥烨察觉到了什么,她就彻底输了。

    “太后,这孩子,现在不催产生下来,只怕也会……会……”

    太医擦了擦额上的大汗。

    “只怕什么?”

    “只怕会胎死腹中。”

    太后身体猛地一颤,再没有力气支撑,完全瘫倒在床上。

    身下的血,越来越多,她紧紧咬紧牙关,哑忍剧痛。

    君子珏!

    你居然这般害我!

    亏我当年,那么维护你,让你稳坐帝位。

    太后的手,紧紧抓成拳头,咬牙吃力问太医,“现在……非生不可吗?”

    剧痛折磨她的声音都在不住颤抖,脸色也越来越差。

    “非生不可了,已经破了羊水了。”

    “……”

    太后紧紧闭上一双凤眸,脸色苍白到了极点,双手紧紧抓着拳头,做最后的决定。

    “秦嬷嬷。”太后吃力唤道。

    “老奴在。”

    “封锁全部的消息,不许……任何人靠近,靠近哀家的寝殿……”

    “是!老奴这就去做。”

    太后瞪着一双痛得布满血丝的眸子,用力盯着床边上的太医。

    “你敢保证,这个孩子,现在生下来……能活吗?”

    “娘娘,您的身孕已经八个月了,必然可以存活。”

    太后这才放下心来,闭上双眸,无力倒在床上,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褥子,忍住剧烈的疼痛。

    “给我准备催产药……”

    ……

    上官清越陷入一片昏暗之中。

    疼痛的感觉渐渐消失,她已彻底昏睡过去。

    但在梦中,她睡得并不安稳,很多画面一股脑地涌在眼前,纷纷杂杂,分不清楚都是一些什么东西。

    她似乎看到,有人在哭,也有人在笑,有人在愤怒咆哮,也有人在浅笑嫣然。

    她看不清楚,那些都是什么人。

    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凄凉的哭喊声。

    “求求你,放了我的母后吧……她贵为当朝姜皇后,岂能殉葬……”

    女子不住跪地磕头,哀求那一身明黄的俊美男人。

    男人依旧无动于衷,冷眼看着哭着哀求自己的女人。

    “放了我的母后吧……”

    “求求你,求求你了……”

    女子哭的好生可怜,上官清越都心口隐隐作痛,不知为何那个男人可以这么狠心。

    上官清越真的很想上前,去拉起那个哭得伤心欲绝的女人,但自己虽然能身临其境,却使不上任何力气,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出来。

    就像个翻看史书的看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切慢慢进展。

    她很吃惊,自己竟然又梦见这个梦,又见到这个脸上带着丑陋胎记的公主。

    画面变换,不再是大雪纷飞,皇后喝了毒酒倒在一片血泊中的场景。

    那个丑公主,躺在床上,形容枯槁,犹如只剩下一副躯壳的行尸走肉。

    宫女劝着她,吃点东西,她也一动不动。

    一道哭声,从门外传来。

    “皇表姐,皇表姐……救我……救救我……”

    一个穿着华丽宫装,披头散发的漂亮女孩,扑倒在丑公主的床前,泪水满面。

    “救救我,皇表姐,我不要出家为尼……呜呜……我才十四岁,我才十四岁,还没及笄……我不要出家……”

    丑公主渐渐有了点意识,目光空洞地看向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

    “玉莹……谁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