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88:难道是前世?

    “怎么没有看到玉莹?”

    丑公主仔细盯着那浩荡的,都被剃光了头发的,氏族内的十五岁以下的男男女女。

    还有襁褓婴孩,竟然也被剃光了头发,被大些的孩子抱着,一起走在送葬队伍中。

    那些孩子,曾经都是养尊处优的贵族,当下却落得任人欺凌的凄苦下场。

    有的脚步走得有些慢了,还会遭来侍卫的用力推搡踢打。

    那些孩子,都是打娘胎里就尊贵无比的皇家子弟啊!一夕骤变,竟然落得猪狗不如。

    丑公主的心口,一阵针扎的疼。

    “怎么没有看到玉莹!”

    丑公主到处寻找,还是没有在队伍的人影中,看到玉莹。

    这个时候,她的目光渐渐抬起,看向高耸的宫门上,吊着一个已经死去的尸体……

    “啊————”

    “啊——————”

    丑公主抱头尖叫。

    那个穿着华丽宫装,披散着长发的女孩子……

    “玉莹……”

    丑公主跌倒在高耸的汉白玉高台上,凄厉的喊叫,响彻天际。

    “南宫楚俊,我纳兰家待你不薄,你居然用血洗满门来回报……”

    “啊————”

    一片素白的大雪中,上官清越渐渐看清楚了那个丑公主没有胎记的半面脸。

    那是一张绝美的让人窒息的脸。

    上官清越心口怵紧,一片震惊。

    那张脸……

    为何和自己一模一样?!

    上官清越猛地睁开一双眼睛,眼底泛红,似哭过,里面噙满了无边的惊恐。

    房间里很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她瞪大一双水眸,紧紧盯着上方,似乎还能看到那个丑公主泪流满面凄苦决绝的一双挂满泪痕的双眸。

    那里面噙着的满满仇恨,犹如无形的藤蔓,将上官清越想心房紧紧束缚。

    一时间不能从梦境中挣脱,她浑身汗透衣襟,脸色煞白,神情呆滞。

    她并未发现,房间里还有很多人。

    君冥烨见到上官清越现在的样子,很紧张地冲上前。

    “你醒了?”

    上官清越没有一点声音。

    君冥烨回头看向正在调药的倾城公子。

    “她怎么了?怎么没有一点反应!”

    上官清越现在的样子真的很吓人,让君冥烨觉得,好像看到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她做了噩梦,吓醒了。一时间还没回魂,过会就好了。”

    君冥烨蹙眉盯着上官清越半晌,她还没有任何反应,依旧瞪着一双泛红的双眸,目光空洞地盯着上方。

    “掐下她的人中。”倾城公子的声音,飘了过来。

    君冥烨赶紧抬手,掐上官清越的人中。

    过了一会,上官清越终于剧烈的咳嗽起来,渐渐有了一些反应。

    她涣散的目光,渐渐聚拢,恢复了一丝淡淡的光芒。

    双眼涩痛,视线也有些模糊,但还是看清楚在自己面前的君冥烨,就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她周身一颤。

    心中漾起一股莫名强烈的恨意,一双绝美的水眸,犹如寒光四射的长剑,狠狠盯着君冥烨。

    君冥烨被上官清越这样的目光,害了一跳。

    他只是帮她恢复意识,并未对她做什么,她怎么这么大的反应?

    “你醒了。”

    君冥烨还是耐着性子,不和上官清越一般计较。

    上官清越沉迷的意识,渐渐回归原位,眉心轻蹙了一下,这才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双手赶紧摸向自己的肚子。

    发现自己的肚子还很大,这才长长松口气。

    倾城公子拿着一颗药丸过来,塞入上官清越的口中。

    “放心吧,孩子已经保住了!但你的情况还很不妙,必须躺在床上静养。”

    倾城公子接着又道,“不过,你的还i在,誓必要早产的。我只能保的一时,算一时。”

    上官清越刚刚有了一点亮光的双眸,再次暗淡下去。

    君冥烨很生气,瞪向倾城公子,“你不觉得,你的话有点多了!”

    倾城公子温润的眸子一寒,“我是个诚实的商人,从来不会说谎话。尤其我的病人,更不会对他们说谎,以免不好的情况发生,影响我倾城公子的名誉。”

    君冥烨真的很想劈了倾城公子,但现在只有倾城公子能救上官清越,他不得不哑忍下来。

    倾城公子也早就看出来君冥烨眼底的杀气,总是用一种不以为意又淡若清水的样子,反击君冥烨。

    这让君冥烨更加觉得自己堂堂第一王爷,在这个江湖骗子面前,毫无地位。

    没错,倾城公子现在在他的心里,就是一个江湖骗子!用卖胭脂水粉商人的身份,行骗天下。

    可上官清越明显很信任倾城公子。

    “不管如何,我都会配合倾城公子,只要我的孩子能活下来就好。”

    上官清越说道。

    君冥烨的眼角抽了抽,最后只能将所有暴躁的心火压制下来。

    上官清越现在很疲惫,闭上眼睛,想要睡去,但又害怕梦到那个可怕的梦,便又睁开眼睛,不敢睡。

    “我会给你一些安神的药丸,让你睡得踏实一点。”

    倾城公子找了一下,才找到一个药瓶,丢在上官清越的床上。

    “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上官清越昏睡了三天三夜,倾城公子也陪了三天三夜没有睡。

    自然,君冥烨和百里不染也都陪了三天三夜。

    上官清越现在没有力气拿起药瓶自己吃药。

    百里不染赶紧冲上前,但君冥烨距离上官清越的位置更近,直接伸手,便抢在百里不染的前头,将药丸从药瓶内倒了出来。

    百里不染恼,刚要开口说什么,又被君冥烨抢在了前头。

    “这里本王留下就好,你退下吧。”

    百里不染一个江湖人,岂会畏惧君冥烨霸道犹如王者的口气,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君冥烨将药丸放在水里,化成水,端到上官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