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90:请你远离我

    一提到孩子,上官清越便睁开了眼睛。

    百里不染说的对,她就算再没胃口,为了孩子也要吃东西。

    君冥烨见上官清越睁开眼睛,便赶紧坐在上官清越的床头,亲自喂她吃米粥。

    百里不染见君冥烨夺了伺候美人儿的机会,心下很不爽,他赶紧倒了一杯水,端过来,笑嘻嘻地对上官清越说。

    “吃完米粥,喝口水,漱漱口。”

    君冥烨横了百里不染一眼,小心翼翼将勺子中的米粥,递送到上官清越唇边。

    米粥已经温度适宜,她张嘴,一口含住瓷勺。

    将软烂的米粥吞咽下去,口中一直都是药的苦涩味,一阵恶心,她还拼力地咽下去。

    为了孩子,她要多吃东西,才能尽快恢复体力。

    上官清越吃了整整一碗粥,“再给我一碗。”

    君冥烨看着她,声音有些低沉,“刚刚醒过来,不适合吃太多。”

    上官清越看着君冥烨眸色里,不加任何遮掩的关怀,眉心不禁轻轻簇起。

    “为什么?”

    她将君冥烨问得一愣。

    “什么为什么?”

    “愧疚吗?”

    君冥烨的眉心收紧起来,更是一脸困惑。

    “因为是她要害我,在为她恕罪?”

    她不得不这么想,才能找到君冥烨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答案。

    君冥烨愣在那里,半晌都没有反应。

    他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上官清越,一双深眸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

    “你若觉得是,那便是吧。”他放下手里的空碗,起身出去了。

    上官清越看着君冥烨黑色翻飞的衣袍,消失在门口的方向,眼底一片空冷。

    他终究还是为了那个女人,才会这般对自己的,是不是?

    为何?

    她的心里,会有不太舒服的滋味?

    百里不染看见上官清越眼底的茫然若失,心口一阵隐隐作痛,他赶紧笑着将水端到上官清越面前。

    “喝点水吧,不喝的话,哥哥真的用嘴巴喂你了。”

    上官清越垂下长长的眼睫。

    “你又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百里不染也被上官清越问愣了。

    “为什么一直缠着我,对我好?”她并不觉得和百里不染之间,应该寸彩百里不染一直帮助自己,对自己好的条件。

    “……”

    百里不染沉默了,妖气的脸上多了难得的沉寂表情。

    “因为想躲开那个黑衣女子?所以才一直纠缠我?”

    “美人儿,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也不要将身边的人都冷冷推开,觉得大家对你好,都是有所原因。”

    百里不染望着上官清越的眼睛,继续说下去。

    “我不管旁人什么原因,至少我没有原因,就想对你好。”

    上官清越看到百里不染眼底的认真,这个妖气满身的男子,什么时候这么认真过!

    忽然这般认真的样子,反而让人不适应了。

    上官清越许久无言。

    过了好一会,她才声音低弱地开口。

    “如果你这么想对我好,一定要帮我救哥哥。我现在不能下床,保护孩子要紧。马上就又要满月了,哥哥的事,就拜托你了。不管倾城公子有什么要求,都答应他,只要他能救哥哥。”

    上官清越抓住百里不染细嫩的一双手。

    “我现在能信得过的人,真的也就只有你了。”

    她不相信君冥烨,也不相信君子珏。哥哥的身份是南云国的太子,虽然南云国和大君国现在交好,也签下了百年休战协议,但真的不保证,君冥烨和君子珏存在怎样的私心,对哥哥不利。

    百里不染深深看着上官清越一双绝美的眸子。

    他轻叹一声,“我百里不染这一生,一直以不会救人自傲。但现在……”

    他的声音,轻轻顿了一下,目光更加柔软又无奈地望着她。

    “自从认识了你,我便开始恨自己,为何不会救人!”

    百里不染反手抓紧上官清越的手,用他这辈子,最认真的口气,许诺她。

    “你哥哥的事,放心交给我!我一定让倾城公子救人,让你全无后顾之忧。”

    上官清越缓缓勾起唇角笑了,那么的美,犹如洁白的莲花绽放,清雅迷人。

    “谢谢你。”

    百里不染抬起手指,又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对我还用说谢谢?”

    上官清越噗哧笑了。

    ……

    上官清越休息了两日,身体舒服了不少,也能起来坐一会,不过坚持不了多久,便又腰酸腹胀不舒服。

    她知道,腹中的孩子,一直用药吊着,才能继续留在腹中。

    她不住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到孩子适合出生的时候。

    再过几日,她的孩子就满七个月了,只要再坚持一段时间,生下来就也能存活了。

    心中有了期盼的希望,唇角便也总能带着一点欣慰的笑容。

    这两天,百里不染变得很忙,不会经常来探望她。

    君冥烨倒是常常过来陪她,似乎不放心婢女,总是要亲力亲为才心安。

    面对君冥烨事无巨细的照顾,上官清越心里一直都很别扭。

    君冥烨也不和她说话,只是安静地为她擦脸喂饭,若不是上官清越坚决反对,只怕连她换衣服的事,也要亲自动手。

    每次君冥烨这般体贴又态度温和地出现在她面前,都让她浑身好一阵不自在。

    她终于忍不住了,率先打破和君冥烨之间的沉默无言。

    “我不会同意你收回休书的。”

    “缘何?”他淡淡从薄唇内吐出两个字。

    上官清越冷笑起来,“好不容易逃出的牢笼,难道还要重新再跳回去?”

    “还没回去,怎么知道会是牢笼?”他只是想保护她,将她留在身边,让他亲自来保护她。

    “上官清越,你很清楚,你回到南云国的处境,未必比在大君国更好。”

    “那是我自己的事了,不劳冥王虚情假意的假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