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91:你是个满身煞气之人

    上官清越看着君冥烨的一双眼睛,心口一阵一阵抽紧。

    他居然说他不肯!

    多么好笑又讽刺的回答。

    “你有什么不肯的?我们之间,根本不存在,再收回休书的可能性!”

    上官清越的态度,十分强硬,口气也冷到极点。

    君冥烨站在上官清越面前,缓缓俯身下去,墨黑的长发垂落在上官清越的面颊上,漫开淡淡薄荷香。

    上官清越心口一阵轻颤,抬眸看着君冥烨靠近自己的一张放大俊脸。

    她想要躲闪,但床上的空间就那么大,她又行动不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君冥烨一张俊脸贴上来。

    “你要做什么?”

    她惊慌开口,声音都在发颤。

    君冥烨冷冷勾起唇角,视线落在上官清越绝美倾城的脸颊上,语气冰凉。

    “本王做事,向来不在乎什么可能性。只要本王想要,誓必得到手。”

    他宽大的手掌,缓缓落在上官清越的肩膀上,轻轻用力抓紧。

    一副对她势在必得的样子。

    上官清越张张嘴,在他强势的目光下,已经发不出来任何声音。

    他说的没错,这天下,他君冥烨想要,没有得不到。

    上官清越的眉心,倏然皱了起来。

    “那么皇位呢?你也说得到,就能得到吗?”

    君冥烨英明一世,还不是在皇位上败得惨烈。

    上官清越以为能刺激到君冥烨,却没想到,他冷笑一声,口吻不屑。

    “本王从来没想过夺取皇位!也从来没想过,坐拥天下,成为高高在上的九五至尊。”

    “……”

    上官清越撑大一双水眸,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君子珏,还有德妃,包括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不在提防君冥烨,甚至包括太后,也都认为,只要君冥烨逮到合适的机会,就会夺取皇位。

    可谁又想到,君冥烨至始至终都没想过夺取皇位,成为天下的霸主。

    “为何?”

    上官清越脱口问出。

    她真的很想知道,如君冥烨这样桀骜不驯的男人,怎么甘心臣服在君子珏之下,只是做一个王爷。

    即便冥王在大君国权大势大,终究也我屈居人下。

    君冥烨的目光忽然变得有些黯淡,即便口气不屑无谓,依旧透着一点淡淡的落寞。

    “我是一个命带煞气之人,只适合出现在战场上,舍命杀敌,根本不适合坐在高高的皇位上,一统天下。”

    “……”

    命带煞气之人……

    上官清越心口一颤,视线也变得恍惚起来,依稀看到了君冥烨掩藏在心底深处,另外一个充满自卑情绪的他。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你从没有觊觎皇位的念头?”

    君冥烨的深眸,紧紧锁住上官清越的眼睛,声音冷沉。

    “天下霸主要为他天下苍生考虑,一个充满煞气血光之人,如何安稳天下,给百姓安康平乐的生活。”

    “所以……”

    上官清越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你知道君子珏一直提防你,处处设计你,你还是选择哑忍,不与他正面为敌,所以才……”

    “所以才……在君子珏将我转嫁于你时,你折磨我,陷害我,也不与君子珏当面冲突!”

    “……”

    君冥烨没有回答上官清越,便是默认了。

    “原来如此。”

    上官清越苦笑起来,眼底一片凄凉。

    “当时我还以为,身为大君国的第一王爷,功高盖主,权倾天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即便皇上有意将和亲的傻公主嫁给你,你也会在朝堂上当场拒绝。”

    “可没想到,你那么不同意这桩婚事,但还是娶了我。厌恶我占据了冥王妃的位置,宁可用折磨死我的方式,也在守护和你皇上之间的底线。”

    上官清越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个棋子一样,被拨弄来去,甚是可悲。

    君冥烨看着她,不说话。

    他不能成为皇帝,他也不能毁了大君国。先皇将皇位传给君子珏,便是觉得君子珏有能力在众位出类拔萃的皇叔中运筹帷幄,掌控好朝廷上的平衡,维持好大君国的安定。

    君冥烨身为君氏子孙,不管当初父皇如何对待自己,他都有义务守护住大君国的江山社稷。

    上官清越闭上酸胀的双眸,心口膨胀的厉害。

    君冥烨脸色平和下来,将被子盖在上官清越身上。

    “好好休息。”

    他深深看了上官清越一眼,正要起身离去,上官清越忽然拔高声音,态度十分坚决地告诉他。

    “我是不会同意你收回休书的!这个念头,你最好打消。”

    “……”

    君冥烨咬紧牙关,忍下被触犯尊严的怒意。

    “你现在身体虚弱,不要情绪太激动。”

    他当时也只是赌气,有了那个冲动,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在意。

    她越是想逃离他,和他撇清关系,他越不想放手。

    “不管你有什么打算,有什么计划,在你的人生和世界里,我和你已经彻底划清界限!这一道界限,也已变成万丈深渊,永远不要试图再跨越。”

    上官清越决绝的口气,刺痛了君冥烨冷硬的心房。

    他眸色凝重地看着她,真的很想继续用霸道的方式,强迫她屈服。

    但他清楚,这个女人,向来倔强,从来不会服软,最后只能放下尊严,选择妥协。

    “好!我答应你。”

    君冥烨丢下这句话,起身大步摔门离去。

    他很愤怒。

    甚至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

    而这个时刻想要逃离自己的女人,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般深地在他心里占据了一席之地?

    甚至到了,他不想再与她分开,想要时刻将她留在身边的程度。

    君冥烨站在院子中的桃花树下,仰头看着盛开妖娆的簇簇桃花。

    清风吹过,一片落红纷纷,恍惚了他清明的视线,似乎看到在一片落花之中,上官清越对他回眸绝美一笑。

    那是他在梦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