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92:必须有个万全计划

    上官清越吃了一大惊。

    她赶紧挥起双手去抵挡,但她现在浑身虚弱,怎么可能有力气抵挡住。

    也就在丫鬟的一拳,即将正中上官清越的肚子时,从上官清越的身上,迸发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将那丫鬟的一拳强力逼开。

    丫鬟面色狰狞,再次挥来一拳,目标还是上官清越的肚子。

    上官清越赶紧大声喊。

    “救命……”

    声音刚刚出口,虚弱的她在惊惧之下,便失了发出更高声音的力气。

    就在她以为,再躲不过这一拳的时候,紧闭的房门忽然被人破开,一道黑影一闪,手里寒光凛凛的长剑,直接刺入丫鬟的后心……

    上官清越惊怖地看着,血光喷溅出来。

    君冥烨抓紧手中长剑,虽然力道狠辣,但还是掌握好了力度,没有当即夺了那个丫鬟的性命。

    “说!是谁指使你!”

    君冥烨霸气逼问。

    丫鬟脸色吃痛地一阵颤抖,发出微弱的声音,“杀了这个妖女,为大君国……大君国那些死在雪灾中的百姓……百姓报仇……”

    君冥烨的浓眉,渐渐收拢起来。

    上官清越是公主的事,一直封锁,这个丫鬟,怎么会知道上官清越的真正身份?

    “今日我失手了,死不足惜。”

    丫鬟忽然用力,让君冥烨手中的长剑,直接穿透她的身体。

    上官清越猛地闭上眼睛,不敢去看血腥惨烈的画面。

    君冥烨俊脸一绷,飞起一脚,直接将丫鬟已经没了气息的尸体,踹出门外。

    他冷目看向床上不住浑身颤抖的上官清越,深黑的瞳孔,渐渐收紧。

    “想来将军府,也不安全了。”他道。

    上官清越闭着眼睛不说话,深深垂下头,长发遮住她绝美的容颜。

    “你暂时还不适合挪动,我会让人将你这里守住,你还会很安全。”

    他的口气十分声音,没有任何感情,但还是透漏出来遮掩不住的关切。

    上官清越用力点点头,忍住房中血腥味熏得恶心。

    她吃力地张张嘴,却又不知道应该对君冥烨说些什么。

    虽然他又救了自己一次,但还是不能放下一切,用平和的态度面对他。

    君冥烨冷傲的目光,总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凝着她,半晌无言。

    “你不是走了吗?”

    上官清越低声说,始终没有抬起头来。

    她和君冥烨一样,都是满身煞气,被人咒骂憎恨的一类人。

    都是被众人唯恐避之不及。

    不过,君冥烨虽然身披血命无数,却是大君国的英雄。

    而她,却注定是祸国殃民的祸水红颜。

    “是走了。”

    只是他没有走远。

    幸亏当时,他又站在桃花树下,迟疑了一下,不然这个已经被封锁的无人院子里,根本不会有人听见上官清越的求救。

    想一想方才,真是惊险万分。

    若再迟一秒,上官清越的孩子,便又保不住了。

    孩子……

    君冥烨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深黑的眸子变得愈加深邃。

    又是冲着上官清越的肚子而来。

    若对方真的只是为了杀上官清越,应该用一把刀,正对上官清越的脖颈。

    转念,他又想,这个院子被严密把守,丫鬟带不进来利器,挥拳袭击上官清越的肚子,致使她早产丧命,也不无可能。

    只是,又是谁,将上官清越的身份泄漏出去?

    冷玉函一直是他得力部下,显然不会这么做。

    消息是谁放出去的?

    目的又是什么?

    君冥烨心思千回百转,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去。

    “轻尘会留下来保护你。”

    上官清越正要说,轻尘留下来,谁来贴身保护他,但话还没有说出口,君冥烨就已经出门了。

    君冥烨出了将军府,翻身上马,直接去了南阳城的行宫。

    太后现在已经被禁锢在行宫之中,不能出来,而里面的人,也不能随意出门。

    她又是怎么做到将上官清越身份的事,泄漏出去的?

    现在整个大君国的百姓,都认定上官清越给大君国带来了灾难,欲杀之而后快。

    之前的李宏,便是很好的例子。

    将上官清越的身份泄漏出去,简直就是对她最大的威胁。

    君冥烨快马加鞭,到了行宫,直接闯入进去。

    太后正坐在房间之中,听说君冥烨来了,脸色一白,赶紧拉紧身上的衣服,起身坐在榻上。

    君冥烨一进门,就看到太后身体虚弱地靠在软榻上,脸色苍白憔悴,嬴弱的好像被风雨摧残过的小花。

    “冥烨,你来了。是来看我的吗?”太后高兴地笑起来,牵强地牵动苍白无色的唇角。

    她的一只手,还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那肚子还很大。

    “这几日,我还想着,我就要生了,总想见见你,但又没有机会,皇上将我软禁在这里了。”

    “凭太后在朝中的人力关系,皇上岂能真正禁得住太后。”

    这个女人,现在在朝中有很多拥护的大臣。

    太后面前地笑着,“我现在这个样子,皇上将我软禁,也是好事,不是吗?”

    君冥烨眸光阴冷地凝着她。

    “你保证,你一直安静住在行宫中吗?”

    他明显话里有话。

    “冥烨,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非要将我对你最后一点耐心,都亲手毁掉?”

    君冥烨声音冷酷无情,一点温度都没有。

    太后更加吃惊,愣了半晌,才讷讷出声,“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日盼夜盼,终于盼着你来了,看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