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93:孩子保不住了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圆月如盘,遥挂天幕。

    上官清越躺在床上,一直看着窗外的圆月,皎洁的银辉从窗口照射进来,落在梳妆台的镜子上,在青石砖地面上投下一片明亮的光影。

    她双手紧紧地抓在一起,压制心底的紧张。

    已经躺在床上这么多天了,还没见到哥哥一面,也不知道哥哥现在什么情况。

    今天又是满月了,哥哥的毒……

    上官清越深深闭上眼睛,心口一阵乱跳,忐忑不安。

    百里不染也没见踪影,君子珏来看过她,也只说,哥哥的事,她放心就好,便再也没来过了。

    君冥烨倒是一直守在她的左右,可问了两次,他只冷冷对她说了一句。

    “孩子和兄长之间,你只能选择一个。”

    “……”

    她现在的情况,若担心哥哥,去找哥哥,孩子便保不住。继续躺在这里挺尸,便顾不上哥哥。

    她从来没这么认同过君冥烨的话,他说的没错,眼下她的情况,哥哥和孩子,她只能选择一个。

    可她还是难免心下不安,难免担心哥哥的情况。

    在青峰山,哥哥疯了一样杀人的场景,再次浮现在眼前,一片血光淋漓。

    房门被吱嘎一声推开。

    君冥烨端着药,走了进来。

    他将药碗放在上官清越的床头,又放下一杯水,两颗蜜饯,便安静地转身出去了。

    自从发生上次,丫鬟要杀了上官清越的事,君冥烨便再不和上官清越主动说话。

    也或许,他心里芥蒂的是,上官清越说他是灾厄煞星,靠近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君冥烨出去后,上官清越撑起身体,端着药喝了,又含了一颗蜜饯在口中,然后端起水漱了漱口。

    就在她重新打算躺下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声痛苦的咆哮。

    “吼————”

    上官清越浑身一颤。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为何觉得那声音属于哥哥?

    仔细聆听,耳边一片安寂,再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

    许是真的听错了吧?

    她坐在床上,看向窗外落满月光清辉的院子,虚掩的窗子,可以看到院子里,纷纷飞落的一片桃花。

    “吼————”

    又是两声隐约的吼声传来,上官清越心房怵紧,脸色苍白起来。

    是哥哥!

    她已经肯定了,那声音一定是哥哥!

    哥哥一定又毒发了,才会发出类似上次毒发时的痛苦吼声。

    哥哥现在在哪里?连倾城公子,也不能救哥哥?

    一旦毒发,哥哥就会变成杀人狂魔,那一道道的血光,一具具被穿透胸腔捏碎了心脏的尸体……

    一幕幕惊悚可怖,不断浮现在上官清越的眼前。

    哥哥毒发后,肯定会将身边出现的人都杀了。

    不要!!!

    上官清越再也坐不住,赶紧费力下床,披上外衫,就往外走。

    多日来,她一直没有下床活动,双腿虚浮无力,才推开门,就已经气喘吁吁。

    院子里没有人。

    自从上次那个丫鬟要刺杀她,君冥烨就不让任何人靠近她住的院子。

    刚要踏出房门,轻尘忽然出现在眼前,拦住她的去路。

    “公主,你要去哪里?”

    “大家人呢?都去了哪里?我哥哥呢?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上官清越抓住轻尘,紧张万分地追问。

    轻尘神色木然地看着上官清越,一双清明的眸子里,没有任何感情的存在。

    “公主,属下不知。”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就算你不知道,你家冥王呢?他现在肯定不在院子里,不然听见声音,早出来了。”

    上官清越仔细听耳边的声音,虽然有很多杂乱的声音,却没寻找到属于君冥烨的声音,也没有再听见哥哥的痛苦咆哮。

    她不敢想象,若真的发生上次的事,君子珏和倾城公子会如何对哥哥?杀了他吗?

    只怕很有这个可能,君子珏身为大君国的皇帝,岂能丧命,那么死的就只有哥哥了!

    “不要,我要去找哥哥,我要去救他……”

    上官清越坚持往外冲,轻尘死死挡住她的路,不让她出门。

    “公主,王爷交代过,不许公主离开房间。”

    “既然他也知道,我肯定坐不住,那么肯定哥哥出事了!他去做什么?不会是去杀我哥哥吧?”

    上官清越不住摇头,脸色白到极点。

    “不行,不能……他不能杀了我哥哥……那是我的哥哥……”

    上官清越惊惧一声一声抽着冷气。

    她赶紧抚摸自己的身上,惊骇发现,金龙剑竟然不见了。

    她瞪大一双水眸,“是不是被君冥烨偷走了我的剑!”

    上官清越心头重重一沉。

    “他偷了我的剑……是去杀哥哥?”

    上官清越费尽力气推搡轻尘,“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我要去救哥哥!哥哥若真的毒发了,关键时刻,唯独我能阻止他。”

    轻尘脊背笔直地站在上官清越面前,任由上官清越用尽了力气,他也不动一下。

    上官清越现在的力气真的很小,完全撼动不了轻尘。

    “公主,王爷的命令,属下不能不服从。”

    上官清越挥起一巴掌,就要掌掴轻尘,手又高高地顿在半空。

    纵使她现在多么生气,终究不忍心动轻尘一下。

    “算我求你了,我没什么亲人了,只有哥哥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脉至亲陷入危险,而选择冷眼旁观。”

    “公主难道不为腹中的孩子想一想?”

    轻尘的声音猛然拔高,一向没有感情的眸子里,萦绕起遮掩不住的关切。

    “……”

    孩子……

    上官清越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眼底一片纠结,挣扎。

    “如果我……”

    她的声音哽咽了一下。

    “为了保护孩子,哥哥却遭遇不测……”

    “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上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