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94:疼就咬我

    上官少泽捏着上官清越的脖颈,一点一点将上官清越从地上提了起来。

    上官清越呼吸困难,双眸渐渐泛红,吃力地发出微弱的声音。

    “哥哥……”

    “我是小越啊……”

    “哥哥,你怎么能,伤害小越……”

    现在的上官少泽显然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睚呲欲裂,面目狰狞,一双血眸红如烈火。

    “哥……”

    “不要这样,不要被剧毒所控,恢复……恢复神智好不好。”

    “你不要和他多说了!这把剑,到底如何开封,你告诉我,他现在完全疯了,你想一尸两命?!你的孩子,也不顾了?!”

    君冥烨想要冲上来,却被上官少泽周身迸发的力量,远远逼退。

    君冥烨抓着手里的短剑,却不知道如何发挥强大作用,又急又怒,额上青筋根根蹦起。

    上官少泽的手,虽然掐着上官清越纤细的脖颈,又何尝不像掐在君冥烨的心头。

    君冥烨浑身的神经,都跟着作痛。他也切实感觉到,这一刻是那么的担心上官清越的安危。

    “不!我不要伤害哥哥,谁都不许伤害哥哥!”

    上官清越拼力地大声喊着,一双水眸泪水盈盈。

    “他要杀了你!!!”君冥烨咆哮。

    “我感觉的到,哥哥正在犹豫,正在挣扎,用他最后的意志,压制体内的剧毒。”上官清越吃力地握住脖颈上滚烫如烙铁的手。

    她感觉得到,哥哥并不想杀她,不然她的脖颈早就断了。

    “哥!清醒过来好不好!!!”

    君冥烨现在哪里还有耐心继续等,对着周身力量翻滚的上官少泽怒吼。

    “你放开她!!!她已经坚持不住了!!!我来换她!!!”

    上官清越颤抖着双眸,缓缓看向不住冲来,又被一次次震开的君冥烨,心中一阵翻腾。

    他刚才说什么?

    用他换她?

    是她听错了吗?君冥烨怎么会选择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她的命?

    君子珏从众多保护自己的官兵中,飞身而起。

    “那是你的妹妹,她为了你连自己的命,自己的孩子都不顾,你却如此待她!!!”

    君子珏吼着,长剑刺向上官少泽,却还不待长剑伤及上官少泽,就被上官少泽周身迸发的力量,远远震开。

    上官少泽低哮一声,插在他体内的数把长剑,忽然飞射出去。

    “保护皇上和冥王!”冷玉函大喝一声,赶紧带人飞身而起,护住君子珏和君冥烨。

    几声哀嚎,又有几个官兵成了刀下亡魂。

    君冥烨和君子珏对视一眼,俩人联手,再次出招,飞身来救上官清越。

    既然上官少泽的心脏不是要害,那么头颅总是要害所在吧。

    君子珏对准上官少泽的脖颈。

    君子珏对准上官少泽的眉心。

    他们一起拼尽所有的力量,飞身而来。这一次,即便不能杀了上官少泽,也会用同归于尽的决绝,将上官少泽重创。

    上官清越吃惊地张大双眸,“不要!!!”

    上官清越赶紧伸手挡在哥哥身前。

    君冥烨手里的短剑,用了全部的力量,见上官清越用手臂来挡,赶紧收住力量,身体腾空飞旋,虽然没让短剑一刀斩断上官清越的手臂,还是让她的手臂,赫然出现一道长长的口子。

    血光喷溅而出,在一片火光中,红如妖火。

    金龙剑瞬时变换形态,三条金龙盘飞而起,一片金光灼目,几乎照亮整座山。

    众人大惊。

    君子珏却趁机扑向上官清越,一把将上官清越抱住,飞出一脚踹向上官少泽。

    也不知道,是君子珏的一脚,用了所有的全力,还是因为金龙剑的封印开启,镇压了上官少泽的魔性。上官少泽被一脚踹开,也终于放开了上官清越的脖颈。

    君子珏拥紧满身是血的上官清越,虚弱地滚在地上。

    君子珏口里喷出鲜血,但还是护紧怀里的上官清越,不让她再伤及分毫。

    上官清越痛得闷哼一声,脸色煞白如纸,肚子一阵绞痛,越来越强烈,她吃痛得绝美的容颜皱成一团。

    上官清越看向握着金龙剑的君冥烨。

    他一张刀削斧凿的俊脸,在一片明光之中,镀上一层耀眼的金色。

    他那一双深邃的黑眸里,隐约亮起条条腾飞的金龙,眸子变得愈加通透,似那幻彩潋滟的琉璃。

    上官清越不禁心惊,无底崖那个老头,有说过君冥烨是纯正的阳刚之体,但非心思纯善之人,根本操控不了金龙剑。

    而眼下,三条金龙环绕的金龙剑,看样子并未对君冥烨有任何排斥。

    想到那日在行宫,君冥烨在季贞儿的手中救下自己的时候,君冥烨手握金龙剑也未曾受到金龙剑的排斥。

    难道君冥烨真的可以操控金龙剑?

    只见君冥烨缓缓举起手里的金龙剑,缓缓指向上官少泽。

    方才还魔性大发的人,就在金龙剑亮起的那一刻,浑身火焰萦绕的身体,竟然变得微弱下来。

    倾城公子大喝一声,“看来金龙剑能压制他体内的魔性!快点趁机,将他降服!”

    君冥烨眼底闪过一道幽光,俊美犹如天神之光笼罩全身。他飞身而起,长发飞扬,一道金色的光芒掠过,金龙张开血盆大口,吼叫着冲向上官少泽。

    “不要————”

    上官清越嘶吼一声,挣扎着要推开君子珏,却被君子珏死死抱住。

    “清越,你哥哥已经完全魔性了!”

    “骗我!倾城公子出手,怎么可能救不了他!”

    “清越,我没有骗你。”

    “你是怕我哥哥回到南云国,成为你们大君国最为强大的敌人!!!”上官清越用力捶打抱住自己的君子珏。

    就在君冥烨剑上的金龙,即将吞向上官少泽的时候,惊异的一幕,又发生了。

    上官清越身上的血,混着君子珏的血,染透了君子珏的衣襟。

    而藏在君子珏衣襟内的龙珠,收到血光的沾染,渐渐变得寒冷起来。

    君子珏脸色一变,赶紧将怀里冷得犹如寒冰的珠子拿了出来。

    只见在君子珏掌心中,拳头大小的珠子,渐渐光彩莹润,渐渐皎洁犹如中天圆月,寒气萦绕,冰冷彻骨。

    君子珏彻底愣住,“龙珠……竟然亮了……”

    从龙珠的内里,忽然发出刺眼的寒芒,强大的光晕,将周围的火光全部扑灭。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