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296:让你的孩子陪葬

    君冥烨没想到,上官清越会不知好歹。

    他恼怒的瞪着她,“你最好坚持住!别让本王看了你的笑话!!!”

    君冥烨怒喝一声,气得拂袖而去。

    听见响亮的摔门声,上官清越深深闭上眼睛。

    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意思?是他说,要杀了她的孩子……

    上官清越大口喘息,闭着眼睛,等待下一波的疼痛来袭,眼前有些发黑,似乎有人影杵在那里。

    她奇怪睁开眼睛,正好对上君冥烨深黑犹如幽远黑洞的眸。

    他不是走了?

    怎么又回来,站在这里?

    她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问他,再次来袭的疼痛,更加剧烈难忍。

    “啊————”

    “用力,用力……”产婆激动地赶紧指挥。

    恍若要死去的疼痛,让上官清越依稀好像看到了死去的书裕,正一袭白衣胜雪,摇着折扇,对她暖若春风地笑着。

    “越儿,裕哥哥的越儿,可好?”

    她费力地张张嘴,好想说,不好,一点都不好,却已发不出任何声音。

    裕哥哥……

    她好想靠近笑容暖人的书裕,好想贴近那一片温暖的春光之中,逃开所有的苦痛和煎熬。

    耳边传来一道尖细的孩子啼哭声,将上官清越涣散的意识,瞬间拉了回来。

    她猛地瞪大一双通红的水眸,意识回拢。

    孩子的哭声,混着产婆的道喜声,一股脑灌入耳中。

    “恭喜夫人,恭喜王爷,是个男孩。”

    上官清越颤抖勾起唇角,正要说,将孩子抱过来给她看看,腹部又传来尖锐的疼痛。

    “啊……”

    她已经没力气再承受剧痛了。

    君冥烨深眉拧紧,赶紧抓住上官清越的手,将内力输给上官清越。

    “不是生过孩子,就不会疼了,她怎么还这么痛苦!”君冥烨对着产婆怒喝。

    产婆也很吃惊,赶紧双手按压在上官清越的肚子上,摸了好一会才惊骇道。

    “原来……原本夫人怀的是双生子……世间少有哇……”

    产婆赶紧为上官清越推拿,试图让腹内的另一个孩子,快些顺利产下。

    “夫人现在已经没有体力了,快点让人准备一些牛乳来,给夫人喝下,增强体力。”

    丫鬟赶紧忙碌。

    君冥烨亲自接过热气腾腾的牛乳。

    现在的上官清越根本没有力气起身,君冥烨赶紧一口含住牛乳,竟然当众嘴对嘴喂食上官清越喝下。

    上官清越撑大一双美眸,苍白的双颊浮上两朵红云。

    她若还有力气,一定推开他,也一定会问他一句。

    “你不是盼着我和孩子死吗?为何还这么帮我?”

    君冥烨许是看穿了上官清越的心思,擦了一下唇角白色的牛乳,冷声道。

    “你有力气吃惊,不如将精力都放在生孩子上面。”

    上官清越还处在神识迟钝状态。

    一个本就体力虚弱的女人,又被产子疼痛折磨了这么久,能坚持住没有昏厥过去,已经超出常人极限。

    君冥烨见上官清越神色呆滞木讷,更紧抓住她的肩膀,口气凉若薄冰地对她说。

    “你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不想那个孩子死的话,你就坚持住!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坚持住!”

    上官清越的目光里,渐渐凉气一抹微弱的光芒。

    君冥烨知道,现在的上官清越已经完全耗空了体力,还能坚持着,不过是因为他的内力维持。

    “最后关头了,你不能放弃!”他道。

    上官清越弱弱摇头,“我……真的……好累……”

    她好想放弃,好想睡去,感觉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在离她越来越远。

    耳边君冥烨的声音,也好像隔着一层厚厚的水,再听不清晰。

    她长长呼出一口气,渐渐沉入一片人影绰绰的梦境中。

    女子抱着孩子,冲到断崖边,对着追来的一袭明黄龙袍的俊美男人,嘶声大喊。

    “你血洗我纳兰家族满门,小孩子都不放过!我也要让你尝一尝,骨肉相离,痛失亲人的滋味。”

    “纳兰沉鱼,你疯了,那也是你的孩子!!!”龙袍男人大声怒吼。

    女子仰头大笑,眼角处流出两滴血泪,怀里的孩子也在不住啼哭。

    “我好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