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02:清越心灵悸动

    盒子打开的瞬间,便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上官清越吃惊看着盒子里面,光芒皎洁的龙珠。道道寒光,照亮她苍白憔悴的容颜。

    她赶紧唤住已经出门的君冥烨。

    “冥王!”

    君冥烨心中一喜,她还是第一次唤他。

    即刻回头,当看到上官清越手中的龙珠时,面色一震。

    君冥烨赶紧大步走过去,一把放下帷幔,遮住他和上官清越,也将龙珠亮如皎月的光辉遮住,免得被外人看见。

    “龙珠怎么会在这里?”君冥烨声音低沉。

    上官清越讷讷摇头,她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君子珏什么时候将存放龙珠的盒子,放在她的枕下。

    “这说明什么?”上官清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君冥烨面色沉郁,眉心深锁。

    上官清越将盒子盖上,遮住寒气四溢的龙珠。

    “若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他不会将龙珠匆匆藏在我的枕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平白无故从这么多人眼前消失!”上官清越声音焦急,神色茫然。

    君冥烨的眉心皱得更紧,一双眸子愈加深邃。

    “当时,来了很多刺客,又是天黑,都以为是冲着你而来,注意力便都放在保护你上。谁都没有注意到,他何时失踪。”君冥烨道。

    帷幔外传来莺歌轻轻的声音,“当时皇上在房中,一直守着公主。后来我冲出去抵挡刺客,我也一直守在房门外,皇上根本没有出来。后来倾城公子用了迷药,等大家吃了解药,就找不到皇上了。”

    “所以说,刺客借用刺杀我,而真正的目标,其实是皇上?”上官清越低喃一声,“我怎么总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什么细节被我们疏忽了?”

    莺歌在帷幔外,一脸迷茫,“当时虽然人很多,但都是自己人。这些人里面,根本不会有内奸。”

    “那么情况就应该是,他自己走出院子的了?”上官清越抬眸看着君冥烨。

    她那一双绝美的眼眸中,总是水波盈盈,光芒潋滟,摄人心魂。

    君冥烨沉默着,安静地看着上官清越。

    他忽然抬手,轻轻将上官清越脸颊上一缕发丝拨开。那动作轻柔的,好像将落在稀世珍宝上的一抹尘灰擦去。

    上官清越心头一颤,不禁缩了缩脖子,惊讶抬眸看向君冥烨。

    心口之中,似有什么东西击乱了心海的涟漪,久久不能平复。

    以至于多年后,她仍然深深镌刻他为她拂去脸颊碎发时的画面,这种心灵悸动的微妙感觉,依旧记忆犹新,疼若针扎。

    上官清越许久都没有反应,君冥烨也许久不言。

    沉默开始在他们之间变了原先的味道,某种藤蔓正在他们的心底渐渐扎根……

    良久,君冥烨的薄唇内,淡淡吐出几个字。

    “你很担心他?”

    “……”

    “你似乎真的很关心他。”君冥烨的口气,有些落寞,表情也变得黯然神伤。

    上官清越张张嘴,想要否认,但又不知为何对君冥烨否认。

    “他是皇上,一路上一直保护我……”

    “你忘了当初他如何利用你,设计陷害你!”君冥烨的口气猛然加重。“那一次,你涉及到龙珠之事,在魏公公的手中,九死一生的事,你忘记了?”

    “你对我做的还少吗?缘何理直气壮质问旁人!”

    “……”

    君冥烨被堵的哑口无言。

    在她面前,他怎么总是变得这么挫败?

    甚至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才能改变现在翻天地覆的局面。他有一种被上官清越死死制压的无力和窒息,明明想要反抗,但每一次又不得不选择妥协。

    他真的变了,变得他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上官清越,你真有本事。”

    君冥烨一把扬起垂落的帷幔,拂袖离去。

    上官清越看着翻飞的帷幔许久,已经再看不到君冥烨的身影,心里却还残留着他身上的气息和味道。

    他那句话什么意思?

    她做了什么有本事的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