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08:怎么舍得换掉

    君冥烨将将军府里的所有女人,都调查仔细,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他闭目沉思良久,将所有的可能性,全都前前后后想了一遍。

    忽然,他站起身,大步往外走。

    轻尘赶紧跟上来。

    轻尘身上受的剑伤,还没有完全康复,稍有动作都会隐隐作痛。

    但身为君冥烨的贴身影卫,他能站起来,就必须时刻守护在君冥烨左右。

    君冥烨驾马去了行宫。

    之前估算日子,季贞儿的孩子应该要生了。

    季贞儿被囚禁在行宫之中,里面的情况不会有丝毫外泄出来。他有留下人,看着季贞儿,但为了隐藏季贞儿有孕的事,他的人也没有太靠近行宫后院。

    据回报,季贞儿在行宫很安静,没有任何动向。

    就连季贞儿身边的人,也变得十分安分。

    君冥烨大步走到行宫后院,远远就看到秦嬷嬷端着膳食,秦嬷嬷一见到君冥烨,当即喜上眉梢。

    “冥王,您终于来了!太后娘娘望眼欲穿,天天盼着您来。”

    君冥烨看都没看秦嬷嬷满脸堆笑的嘴脸,径自走过拱门,沿着回廊向季贞儿的房间走去。

    秦嬷嬷赶紧迎上来,候在君冥烨的身侧,一边小跑跟着,一边很小声说。

    “老奴要恭喜冥王,贺喜冥王。”

    一听到这话,君冥烨就知道,季贞儿的孩子生了。

    秦嬷嬷见君冥烨不说话,脸色冷峻,也不敢再绕关子,赶紧说。

    “是个小王爷,生的白白胖胖,十分招人喜欢。”

    君冥烨一把推开季贞儿房间紧闭的房门。

    房间里,落着帷幔,还有几个伺候的宫女,见君冥烨进来,赶紧跪地行礼。

    君冥烨绕过层层帷幔,直接走到季贞儿的窗前。

    季贞儿正抱着一个襁褓婴孩逗弄,清美的脸上,尽是母爱的温柔。她头上戴着绣着精致花纹的抹额,靠在床头,容色纤弱。

    君冥烨看着季贞儿十足产妇分娩后的虚弱,还有那一股子升级成为母亲后,才有的脉脉柔情……

    “冥烨,你来了!”

    季贞儿欢喜抬头,美丽的眸子里,星光点点,赶紧抱着怀里的孩子,示意给君冥烨看。

    “快来看看,我们的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越看,长得越像你。”

    君冥烨低眸,看了一眼正在酣睡的白胖孩子。

    男婴生的粉雕玉琢,肌肤白皙光嫩,与上官清越两个黑瘦又虚弱的孩子,截然不同。

    “都生了三天了,我日日期盼,你能过来,今天终于将你给盼来了。”季贞儿欢喜地说着,“你快过来,抱抱他。”

    君冥烨走过去,俯身下来,却是双手负后。

    季贞儿见他没有抱孩子的意思,有点失望,还是笑着说,“你个大男人,定不敢抱这么小的孩子。那就等他再大一些,你再抱他。”

    君冥烨不说话,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喜怒不明,一双寒眸仔仔细细看着季贞儿怀里的孩子。

    秦嬷嬷笑呵呵地凑上来,“快看小王爷的眉眼,真真像极了冥王。”

    君冥烨浓眉轻收,声音凉漠。

    “本王怎么没看出来,像谁?”

    “孩子还小,冥王自然看不出来!再长大一些,一定就能看出来了!”秦嬷嬷赶紧又说,“老奴看着,就像冥王!长得太像了!”

    季贞儿垂着眼睑,遮住眼底惶惶,将孩子给秦嬷嬷。

    “孩子睡了,抱下去吧。”

    秦嬷嬷赶紧接过孩子,正要走,被君冥烨唤住。

    “再让本王多看几眼。”

    季贞儿和秦嬷嬷当即喜笑颜开。

    秦嬷嬷赶紧抱着男婴到君冥烨的面前,欢喜地说。

    “到底是父子,血浓于水,冥王一看到小王爷,就觉得亲切,舍不得分开了。”

    君冥烨不说话,目光晦暗不明地看着这个孩子。

    “他们是父子,血脉相连,当然一见面就觉得亲切。”季贞儿笑着说,理了理微乱的长发,即便虚弱憔悴,也希望自己能将最美的一面展现给君冥烨。

    季贞儿心思玲珑,看了一眼君冥烨,发现他目光飘远,虽然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孩子,却不知思绪飘去了哪里。

    “冥烨,你是不是太高兴了?”

    季贞儿低声问他,一双美眸流转。

    君冥烨偏头看向季贞儿,终于开口说话了。

    “这个孩子,真的只出生三天?”

    “……”

    季贞儿脸色瞬时煞白,“冥烨,你在说什么?我费尽千辛万苦,才将孩子生下来,你不但来看我一眼,居然还怀疑我。”

    “我只是觉得,这个孩子怎么生的这么漂亮。”

    而上官清越的孩子,为何那么丑?还那么瘦,那么黑,小的好像小动物生的幼崽,完全不像人生的孩子。

    “……”

    季贞儿长长松了一口气,脊背竖起的汗毛,渐渐平复下来。

    “冥烨,我们的孩子,当然生的漂亮。”季贞儿笑起来,眉目轻柔。

    她有听说,上官清越的孩子早产,已经生了,居然还是一对世间少有的龙凤双胎。

    早产的孩子,自然比不上足月的孩子漂亮好看。

    况且,季贞儿的孩子,早就催产生了下来,距现在已经快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冥烨,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他。还没有名字,给他取个名字吧。”季贞儿很担心,君冥烨越看那孩子,越不像自己,便赶紧对秦嬷嬷使个眼神,让秦嬷嬷将孩子抱下去。

    “名字?”君冥烨皱眉呢喃一声。

    上官清越的两个孩子,还没有名字。

    “好,我会选择一个名字。”君冥烨声音凉漠,没有太多的感情。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