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09:只是错觉

    季贞儿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有于心不忍的时候。

    之前,她做尽了心狠手辣的事,即便自己的亲人,姐妹,哪一个心慈手软过。

    可当她的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刻,当她真正成为母亲的瞬间,终于明白什么叫血脉亲情,什么叫骨血相连。

    即便冒着被君冥烨发现真相的危险,也不舍得将这么小的孩子,离开她的身边。

    秦嬷嬷低声说,“娘娘,您懂得,有舍才有得。”

    季贞儿披上外衣,下床,走到摇篮前,看着襁褓内熟睡的婴孩,樱桃小嘴微微嘟着,上面还带着一抹刚吃过奶汁的晶亮,十分的讨喜。

    季贞儿心口一阵叫哦他那个。

    她抬起手,轻轻抚摸孩子细嫩柔滑的小脸。

    孩子,孩子,娘亲真心不舍得舍弃你。身为母亲,怎么舍得让自己的孩子离开亲生母亲,去外面过那种不及她能给孩子的荣华富贵生活。

    “娘娘,您要清楚,一时不忍,可能直接毁掉您啊。”秦嬷嬷苦声劝道。

    “我当然清楚,这个嬴弱的孩子,毫无身份地位,不能成为我有力的后盾依靠。”季贞儿道。

    “我还可能因为这个孩子……”季贞儿声音哽咽了一下,“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无翻身之日。”

    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地位那么卑微,根本保护不了她们母子。

    “娘娘清楚就好,万一东窗事发,到时候连累的不仅仅娘娘,还有孩子。”秦嬷嬷道。

    “是啊,到时候,只怕一个都活不了。”季贞儿的手,缓缓抓成拳头。

    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还在犹豫不决,拿不下决定。

    秦嬷嬷跟着,低声说,“娘娘,您还要清楚,告诉冥王,这是一个男孩的时候,注定要换掉这个孩子。”

    季贞儿猛地回头,瞪向秦嬷嬷,“早就告诉过嬷嬷,有些话,心里知道就好,即便只有我们两个人,也不能亲口说出来!”

    “是是是,老奴疏忽,要时刻小心隔墙有耳。”秦嬷嬷赶紧打了自己的嘴巴一下。

    季贞儿簇起秀眉,低声问秦嬷嬷。

    “接产的太医,还有产婆,可都处理好了?”

    “娘娘放心,早就处理好了!死人的嘴,是永远不会泄漏秘密的。”

    季贞儿点点头,舒口气,看向摇篮里的孩子,还是拿捏不定主意。

    她当时,只是打算让孩子多留在身边几日,可没想到,上官清越生的那么快。更没想到,越和孩子接触,便越舍不得。

    更不放心,将来若真的将孩子交给别人抚养,对方会不会善待她的孩子?

    “娘娘,您还是尽快拿主意吧!时间越拖,越不好。”秦嬷嬷道。

    “我知道,我知道!”季贞儿来回徘徊,双手紧紧地抓在一起。

    季贞儿走了两圈,便看着秦嬷嬷,不说话。

    她不得不考虑,秦嬷嬷到底是不是真的信得过的人。

    本来,秦嬷嬷并不知道,这个孩子不是冥王的,她也一直提防秦嬷嬷,从没告诉秦嬷嬷实话。

    在君冥烨大婚之前,君冥烨和她都喝醉了。而酒水里,季贞儿放了一些药。

    她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只是希望将自己清白的身体,给君冥烨,以此来祭奠一下他们之前的感情。

    她当时还没想过,为君冥烨生一个孩子。

    充其量,只是打算,君冥烨得到她的清白身体之后,凭借君冥烨的为人,还有对自己的感情,这一辈子都会对自己负责。

    也将一辈子放不下自己。

    可没想到,君冥烨即便酩酊大醉,又中了春药,还是有超人的抑制力。在和她独处一室的情况下,竟然没有碰她,反而深夜摇摇晃晃地走了。

    她备受春药折磨,便和假太监李公公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当君冥烨在她的寝宫床上苏醒过来,发现他们都是衣衫不整,褥子上还有一抹鲜妍的落红。

    君冥烨自然不知道,他醉倒在外面,不省人事,又被人抬回她的寝宫。

    季贞儿也没想到,自己会怀孕。发现君冥烨对上官清越越来越重视,只好将错就错,说这个孩子是君冥烨的血脉。

    孩子顺利产下,竟然在手臂上,有和李公公一模一样的一块红色胎记。

    那红色的胎记很特别,艳如桃色,形如花瓣。

    秦嬷嬷之前不慎见过李公公洗澡,记住了那快胎记,看到孩子的身上,竟然也有和李公公一样的胎记,当即便知道,这个孩子是李公公的血脉。

    秦嬷嬷早就知道,李公公根本不是真的太监,而是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影卫。为了保护季贞儿安危,李公公才一直以太监的身份伺候在季贞儿身边。

    在秦嬷嬷发现这个真相的时候,季贞儿真的动了要将秦嬷嬷杀了灭口的心思。

    但秦嬷嬷伺候她那么多年,又是鲜少信得过的心腹之一,现在正是用人之际,秦嬷嬷对她还有用。

    季贞儿叹息一声,对秦嬷嬷说,“现在冥王的侧妃之中,根本没有一个怀孕的。他没有子嗣,该如何是好?”

    秦嬷嬷想了想,忽然眼珠一亮,“娘娘,君氏的皇家亲王,都有几分相似。何不在亲王之中,选一个合适的孩子?”

    秦嬷嬷一语点醒梦中人,季贞儿眉开眼笑起来。

    “难道我一孕笨三年了?竟然没想到这个好点子!嬷嬷,你愈发会办事了。”

    秦嬷嬷满脸堆笑,“能为娘娘效力,是老奴的荣幸!老奴定为娘娘效尽犬马之劳,在所不惜。”

    季贞儿终于看到了希望,神色也不再那么沉重。

    “如嬷嬷所说的话,孩子养在亲王之家,荣华富贵自是不用说!凭借哀家在朝中地位,各位亲王还有王妃,谁不巴结,不过都苦于没有和哀家结盟的机会。”

    季贞儿笑着,抱起摇篮中的孩子,“孩子,日后母亲也能随时见到你,真的是个好办法!”

    “嬷嬷,你快点找人调查一下,现在各位亲王之中,可有刚刚出世的小王爷。”

    “好嘞,老奴这就去办。”

    “切记,秘密的,别让人发现了痕迹。”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