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10:心海一乱

    君冥烨站在那里,一直看着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却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只是觉得被他一眼不眨地看着,脸颊有些微的发热。

    房间里灯火幽暗,看不清楚彼此眼角眉梢的凉寒霜雪,气氛却渐渐缓和下来。

    他站在上官清越的床前,低头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样子,就好像夫君看着月子里的妻子,看着她嬴弱憔悴,心疼却不知如何表达。

    最后,只能用深深的目光,凝望着他。

    有了这样的心思,君冥烨不禁自嘲一笑。

    她……

    生的又不是他的孩子。

    而她,也不再是他君冥烨的王妃。

    “上官清越,我承诺过,不会伤害你的孩子,所以你也不用时刻提防,不累吗?”

    上官清越心头一颤,猛地抬头看他,一双水眸里,映着摇曳的光火,闪闪发亮。

    她的眼睛,生的好美好美,恍惚能摄取灵魂,让人不经意跌落在她的目光里,一路沉沦。

    “累,确实很累。”

    她淡淡开口,秀眉轻蹙,眼角眉梢透漏着淡淡的轻愁。

    她也不想,可君冥烨早就在她心里种下了防备,时刻紧绷提防的种子。

    那种子,也已生根发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转变,更不是他给一点小小的恩惠,就能磨灭全部的血恨。

    “我也想忘记,将之前的一切当成一场噩梦,不再时常纠缠我……被痛恨纠缠的滋味,你可亲自品尝过?真的……很痛苦。”

    上官清越轻轻捂住心口的位置,那里面经常隐隐作痛。

    一个在君冥烨股掌之中,九死一生,游走生死边缘那么久的人,品尝了他那么多残忍手段,还有痛苦折磨,到底世上能有几人真正放下?

    “我是真的做不到。”她的声音冷了下来。

    君冥烨心口一紧,抬起手指,轻轻攀上她蹙紧的眉心,一点一点抚平。

    “从今以后,我再不让你蹙眉。”

    “……”

    他的声音,好柔软,似能挤出水来。

    上官清越觉得自己一定听错了,诧异地看着他半晌,他的俊脸始终棱角柔和,没有一点寒煞气息。

    许是被她看得无地自容了,他的脸色逐渐绷紧,声音也阴凉下来。

    “因为,你皱眉的样子,太丑。”

    “……”

    上官清越唇角抽动了一下,说不出话来。

    她低下头,长发遮住倾城容颜,声音细弱。

    “冥王可以不看我的。”

    “你就在我面前,岂能视而不见!”

    “冥王可以选择远离我。”

    她感觉得到,君冥烨已经对她有了男女之间的情爱。

    “为何远离?”

    “不适合……”

    “看来你休息的太好了。”他冷喝一声,打断她的话。

    “我只是觉得我们……”

    君冥烨再一次打断她的话,“你想吵到孩子睡觉?”

    “……”

    好吧,她不想吵到孩子。

    上官清越选择不再说话。

    她以为,夜色已经深了,君冥烨应该回去休息了,没想到他站得累了,反而坐了下来,一副完全没有要走的样子。

    “你……是不是应该回去休息了?”她也不想和他吵了,太累,口气依旧是缓和的。

    “夜里安静,想坐一会。”

    他坐在上官清越的床头,目光却落在摇篮里的两个孩子身上。

    上官清越已经观察君冥烨许久了,也很奇怪,君冥烨似乎并不排斥她的两个孩子,还经常看着他们发呆。

    她分辨得出,君冥烨的目光里,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形容的亲切。

    上官清越不再说话,靠在床头,安静等待君冥烨坐够了,看够了,应该就会走了吧。

    心里虽然撵君冥烨无数次,却不知为何,心情倏然变得好宁静,恍惚这个男人,就应该坐在这里,陪着她和孩子,不应该离去。

    上官清越有些倦了,恍恍惚惚之中,耳边传来君冥烨清浅的声音。

    “就叫无极和无央吧。”

    上官清越抬起沉重的眼皮,看着床头的君冥烨。他很安静,没有任何表情,让她以为自己定是做梦听错了。

    耳边再次传来君冥烨平缓清浅的声音。

    “男孩叫无极,女孩叫无央。”

    上官清越终于完全清醒过来,诧异地看着君冥烨,难道他一直不走,安静地沉思,就是在为两个孩子想名字?

    君冥烨偏头看着她,“这两个名字怎么样?喜欢吗?”

    上官清越不知道如何回答,讷讷地看着他,没有反应。

    君冥烨黑眸里,泛起一层潋滟的笑意。

    “无央,国家安宁,乐无央兮。亦是长乐无央。”

    “无极,为天下式,常德不忒,复归于无极 。德不差忒,则长生久寿,归身于无穷极也。”

    “……”

    上官清越真的说不出话来了,嗓子里好像堵着一块棉花,连呼吸都变得憋闷。

    “怎么了?名字太好听,惊呆了。”君冥烨也觉得,他取的名字,实在寓意完美,又将上官清越想让两个孩子“长命百岁”的寒意,包含其中。

    “无央,无极……”上官清越呢喃一声。

    看向摇篮里的两个孩子,“无极?是哥哥?无央,是妹妹?”

    渐渐的,她的唇角缓缓弯起来。

    “这两个名字,取的实在太妙了!无央,无极,都是无穷无尽的意思……”

    上官清越目光水色闪耀地看着君冥烨,“是不是就说明,我的两个孩子,都能长寿?”

    “当然。”

    君冥烨怎么忍心让她失望,抬起宽厚的掌心,轻轻托住她的脸颊,拇指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痕。

    “都说了,不许再哭,眼睛以后不想要了?”

    君冥烨的声线柔和,犹如阳春三月的风,暖暖的扑面而来,驱散了所有的风霜雪雨。

    上官清越不禁笑了,低着头,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