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11:会视他们如亲生?

    上官清越的颈窝中,都是君冥烨潮湿的气息。

    她心神一荡,赶紧要躲开,他的大手,却抓紧她的肩膀,不让她逃开。

    他的距离,还在一点一点靠近,一双眸子深深凝着她细白纤长的脖颈……

    “这是什么?”他沉声问。

    上官清越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脖颈,上面生了几颗粉红色的小疙瘩。

    “疹子吧,有点痒。”

    她要抓,手被君冥烨一把握住。

    “抓破了怎么办。”

    “……”

    她又不是小孩子,知道轻重的好吧。

    “倾城公子看了吗?”说完,君冥烨就后悔了,“找个懂得医术的女子,给你看看。”

    倾城公子是男人,怎么能这样近距离查看上官清越的脖子。

    “没什么大碍,只是几颗痘子。”上官清越并不在意,虽然夜里这几颗痘子奇痒无比。

    “这怎么行!”君冥烨深眉紧锁。

    他赶紧吩咐人,去找个懂得点医术的女子,过来瞧一眼。

    将军府里,是有几个医婆的,专门给府里女眷查看一些贴几的病症。

    上官清越本不想太麻烦,到时候惹得大家都知道她住在这里,再发生上次丫鬟袭击她的事件。

    但见君冥烨那么坚持,她又不好说什么。

    她已经愈发觉得,君冥烨对自己关心的事无巨细,竟然连掩藏在衣领里的痘子,都发现了。

    “本来之前,就有过几颗,不过已经退了,但这几天,又出来了。我觉得,应该是房间里闷热的关系。”上官清越道。

    之前雨芡来这里,开门开窗的通气。后来君冥烨发现雨芡胡乱指挥,便将雨芡打发,再不许雨芡随便来这里胡闹。

    门窗重新紧紧关闭,整个房间里密不透风,天气又一天比一天热,上官清越的身上起了疹子也正常。

    医婆来了,确实也说是热的,还开了药方,让上官清越泡水清洗,还让开窗给房间通气。

    君冥烨觉得,这个医婆的医术很一般。

    不是说,女人坐月子,最见不得风?

    开了门窗,岂不是会受风?

    君冥烨想到,在季贞儿的头上戴了一个抹额。

    当一个水蓝色,绣着水仙花的抹额,戴在上官清越的头上时,她哭笑不得。

    “我最近真的气色不错,不用戴这个,真的很热。”

    君冥烨却不听,强硬将抹额系好,还严令道,“不许摘下来。”

    “王爷这是宠夫人,夫人好福气。”奶娘抱着孩子,乐呵呵地奉承一句。

    如若之前,君冥烨肯定生气呵斥下人乱插嘴。

    但今天,君冥烨非但没生气,还说了一句,“赏!”

    上官清越痴怔地看着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君冥烨,心中一片滋味复杂。有一面想要沉沦在他的宠溺之中,又有一部分时刻提醒她千万不能对这个危险的男人动心。

    她变得挣扎矛盾,心绪更加凌乱。

    每天脑海里,别的事情想的不多,大多数都被君冥烨的身影占据。

    她一直在考虑,接受他的好,还是继续冷眼相对。

    脑海里整日里跳跃着君冥烨的影子,很多烦恼反而抛诸脑后,不再终日郁郁。

    她甚至有的时候会想,若当初,君冥烨能信守承诺,去青楼为她赎身,将她从南云国带走,那么他们之间的境况,会不会有所不同?

    还有之前,在她脑海里翻腾过的梦境,又预示了什么?

    君冥烨也同样挣扎矛盾,就好像想要急于证明什么似的,日日去行宫,频繁出现在季贞儿面前。

    每次到季贞儿那里,他就站在摇篮前,看着襁褓内漂亮的孩子发呆。

    明明眼前看着的是季贞儿的孩子,脑海里却总是涌现上官清越的两个孩子。都出生半个多月了,那两个孩子,还没有睁开眼睛。

    而季贞儿的孩子,一双眸子黑如曜石,十分漂亮。

    他看着这个孩子的眼睛就会想,上官清越生了一双极美的眼睛,那么她孩子的眼睛,会不会也如上官清越一样美?

    季贞儿知道,君冥烨又看着她的孩子魂游太虚了。

    “冥烨,之前让你给我们的孩子起名字,可想好了?”季贞儿站在君冥烨的身后,笑容柔婉。

    “最近一直在寻找皇上下落,还没时间考虑这件事。”

    实则是,他早将这事忘到九霄云外。

    季贞儿努力笑着,目光凄凉。

    她有听说,君冥烨为上官清越的孩子,起了寓意极好,又十分好听的名字。

    无极,无央……

    季贞儿心口一阵绞痛,反而笑容更加绚烂。

    “不急不急,孩子还小,皇上的下落更为要紧。现在可有什么线索了?”

    “嗯。”

    君冥烨却只淡淡地应了一声,根本没有回答她。

    季贞儿脸上的笑容,变得苍白起来,“冥烨开始对我有所隐瞒了。”

    如若往昔,君冥烨听见她这么伤心的声音,定会安慰她,可现在他却好像没听见一样,置若罔闻。

    君冥烨忽然抬手,要抱一抱襁褓内的孩子。

    他很想亲自对比一下,抱着季贞儿的孩子,还有上官清越的孩子,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他也说不清楚,为何一再想要证明,这其中的差异出现在哪里。

    季贞儿见君冥烨想要抱孩子,赶紧冲上来,挡在君冥烨面前。

    “冥烨,孩子饿了,还是先让奶娘抱孩子去喂奶吧。”季贞儿先君冥烨一步,抱起孩子,交给奶娘。

    君冥烨眉心轻收,目光晦暗不明地看着季贞儿。

    他轻易看到季贞儿脸上的惊慌,还有一抹担忧。

    “你在害怕什么?”君冥烨问。

    季贞儿低下头,掩饰住脸上的心虚,笑着说,“我就是怕……你不太喜欢这个孩子。”

    “怎么会,那是你的孩子!”

    君冥烨的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