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12:你在挑衅我

    君冥烨目光惶惑,一双深黑的眸子里,掠过一抹空白。

    上官清越也知道,自己问的有点过份了。

    他君冥烨是什么身份,大君国的第一王爷,身份显赫尊贵,让他视自己王妃给别的男人生的孩子如亲生,简直比杀了君冥烨,还让君冥烨难受吧。

    可是……

    “我觉得,你似乎对他们真的很好。若不是……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岂会这般尽心尽力。”

    君冥烨做的所有,上官清越都看得清清楚楚。

    即便再冷硬的心房,也该融化了。

    她只是不肯承认,自己会原谅最大的仇敌,也不能真正放下之前的那些怨恨。

    即便和君冥烨已经明令五申,他们之间两清了,但记忆依旧深深镌刻在脑海里,不可抹去。

    上官清越从没想过,她和君冥烨之间,会有面临这些问题的一天。

    君冥烨的唇角,嚅动了一下。

    他许久无言,俊美的脸庞棱角刚毅。

    良久,就在上官清越以为君冥烨不会再说话的时候,他轻轻开口了。

    “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

    他说的有些牵强,却不勉强,目光落在襁褓内的孩子身上,那深邃如海的眸子里,似浮现了一层淡淡的笑容。

    不管君冥烨是看在和书裕之前的兄弟情份上,还是对上官清越心中有愧,要偿还上官清越当年的救命之恩。

    总之,他是真心挺喜欢这两个孩子。

    上官清越笑了笑,将鬓边的一缕碎发,别在耳后。

    自从成了母亲,这个女人身上更多了女人柔媚无骨的纤柔,眼角眉梢也多了一缕淡淡的魅人风情。

    每次君冥烨看到,都想将她拥入怀中,紧紧抱住。

    这个冲动,他一直强行压制。他实在不喜欢见到这个女人抗拒又排斥的表情,也不想在她面前毫无尊严。

    还真是好笑,他君冥烨想要哪个女人,何曾这般犹豫不决过。

    怎么每次在这个女人面前,都变得不像他本来的自己?

    “你在月子里,好好将养,不能落了一点病痛在身上。”他语焉不详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上官清越清楚看到他眼底,涌起的那一股强行压制的火热。

    她不禁浑身一紧,尤其当君冥烨靠近过来的时候,更是赶紧向后靠去。

    君冥烨见她神色惊惶,好像受惊的小鹿一般,目光剔透盈澈,不禁笑起来。

    “你怕什么?”

    “我……我哪有!”

    她赶紧低下头,用长长的秀发,遮住自己泛红的腮颊。

    “是不是想了什么不该想的东西?”他声音低沉暗哑,透着异样的蛊惑。

    上官清越浑身绷紧,“我哪有!”

    “不然,你脸红什么?”他笑着,唇角上扬,五官深邃的俊颜更加魅气逼人。

    上官清越吸了一口凉气,赶紧握住更加泛红的脸颊。

    “我哪有脸红!”

    她惊慌地将脸别向一旁,避开君冥烨的视线。

    君冥烨抬起他薄凉的手指,勾住她小巧的下巴,迫使她转过头来,看着他的眼睛,他一字一字地对她说。

    “本王可以等你满月的时候,成全你。”

    他的声音透着男性磁性的沙哑,那么迷人魅惑,将上官清越浑身的神经都给拨乱了。

    她周身绷得更紧,动都不敢动一下,声音都颤抖了。

    “成……成全什么?”

    她现在的样子,娇憨可人的紧,让他真想狠狠蹂躏一番。

    上官清越惊大水眸,看着他在眼前放大的俊庞,他专属的气息扑面而来,落在她的面颊上,湿湿的,痒痒的。

    她的呼吸都变得凝滞了,唇瓣不受控制的轻颤起来。

    “小月儿,你故意和我装糊涂。”他拖着暧昧的长音,迷人的笑靥,在他狭长的眼底渐渐放大。

    他真的好喜欢,她现在的样子。

    手指轻轻沿着她下颚的弧度来回游弋,抚摸她细嫩吹弹可破的肌肤,在她的面颊上,轻轻呵气,看着她的脸颊变得更加酡红如醉。

    “你……”

    她一张嘴,感觉自己颤动的唇瓣,几乎都要触碰到君冥烨的唇瓣上了。

    她吓得,赶紧闭嘴,不敢乱动一下,生怕被他误会,她在故意勾引他似的。

    君冥烨反而又贴近了一分,彼此之间距离靠近的,都可以感受到彼此唇瓣上的温度,也更清楚嗅到对方身上的气息。

    上官清越的心房,彻底乱了,身上竟然不受控制地哆嗦着。

    “我什么?你是不是……”他依旧拖着长音,“很想?”

    “想……想什么?”

    上官清越紧张的,一张嘴,都是抽气声。

    “你之前,那么性感的迷惑我,还亲口告诉我,什么叫欲火自焚……这些,你都忘了?”

    他的手指,沿着她美丽的脖颈,一点一点下移,最后徘徊在她的领口处。

    她浑身一阵战栗,绷紧的更加厉害,连呼吸都乱了节奏。

    她有点窒息地张张嘴,却惊讶触碰到了君冥烨薄凉的薄唇,她赶紧用力弹开,努力靠后。

    但在她的身后,就是床头,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间让她逃避。

    君冥烨再次栖身上来,漆黑如子夜的眸里,泛着一层火焰燃烧的通红。

    “小月儿……你的身体,真的很美味。”

    他真心地说。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他这么着迷,明明之前品尝过那么多次,但还是食不餍足。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每次出现在他面前,都好像一份美食放在饥饿难耐的人面前,只能看不能吃,备受煎熬。

    他真的禁欲很久很久了。

    桀骜又为所欲为如他,都不知道为何这般折磨自己。

    “我是一个正常男人,你是一个正常女人,我不相信你不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