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13:你可够阴的

    上官清越一动都不敢动地靠在君冥烨怀里。

    仔细听了外面的动静半晌,门外一直有人蹑手蹑脚地走来走去,不知道什么目的。

    上官清越紧张起来。

    深更半夜,还有人在她的房门外走来走去,目的肯定不纯。

    难道是冲着她和两个孩子来的?

    身后的君冥烨,一直没有动向,上官清越又不敢出声询问他,生怕门外的人,发现屋里的人没有睡,打草惊蛇。

    等了半天,门外的脚步声还是没有消失,不过也没有任何进展的动向。

    上官清越不禁蹙眉。

    若真的是刺客的话,不该只是在门外蹑手蹑脚徘徊。

    难道……

    是小偷?

    似乎也不对!

    这个院子,早被君冥烨安排了人,严密把守。若真的是小偷,不该在门外绕了这么久,还没被发现。

    那么对方是谁?

    当上官清越听见身后传来,君冥烨均匀又深沉的呼吸时,她差点气出一口老血。

    她战战兢兢分析门外的人是谁,有什么目的,君冥烨却已经睡着了!

    如君冥烨这般机警敏锐的人物,若不是确信门外的人,没有任何危险,岂会沉沉睡去!

    上官清越深深闭上眼睛,深度觉得自己被君冥烨给耍了。

    只是……

    门外的人,到底是谁?

    上官清越想要挣扎开君冥烨的怀抱,起身去看看外面的人是谁,徘徊在她的房门外,到底什么意思。

    可君冥烨即便睡熟,依旧紧紧抱着她,不放手。

    上官清越实在挣不开,也怕打扰到君冥烨难得的好眠,只好放弃。

    君冥烨这些天忙着寻找君子珏的下落,一直休息的极少,即便依旧精神饱满,但实际已经疲惫不堪。

    上官清越放下挣扎,靠在他温暖的胸膛内。

    他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敲击她的脊背,好像母亲轻拍孩子的手,让她莫名心安。

    闭上眼睛,嗅着他身上专属的味道,学着他呼吸的节奏,也渐渐困倦了。

    这些天,她一直躺在床上,整个人都生霉发腐了,每天晚上躺在床上也睡不着,即便睡着也是梦境不断,睡不踏实。

    可没想到,窝在君冥烨的怀里,她竟然睡得那么沉,还十分香甜,连早上醒来,君冥烨何时离去的都不知道。

    上官清越撑起身,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都是看一看摇篮里的孩子。

    而今天,先看了一眼自己身侧的位置,只有床褥上的褶皱,提醒她昨晚不是一个人睡在这里。

    手指不经意触碰了一下,被褥上的褶痕,似乎还能触碰到君冥烨身上的味道……

    她没想发现,自己的唇角,弯起了一道好看的弧度。

    抬头看向床头的摇篮,发现两个孩子,居然都不在摇篮里,四下看了一眼,也没发现孩子的踪影,上官清越瞬时惊了一身冷汗。

    “孩子,我的孩子呢!”

    她赶紧奔下床,这才发现,奶娘抱着两个孩子在里面的内堂喂奶。

    她赶紧挑起珠帘走过去,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才长长松口气。

    她都快满月了,而两个孩子,居然还没有睁开眼睛。

    看着两个孩子在奶娘怀里,张着小嘴,费力地吸允乳汁,上官清越一阵心疼。

    她不禁为将来堪忧。

    即便她出了满月,两个孩子这样的体质,也不适合上路赶往南云国。暂时只怕只能暂住将军府,等两个孩子的体质赶上正常孩子再做打算。

    奶娘笑着对上官清越说,“看夫人急的。是早上的时候,两个小主子醒了,哭闹不休,王爷担心吵到夫人休息,便让我们将孩子从夫人的床头抱走。”

    “王爷可真疼夫人!夫人和小主子,好福哟!”另一个奶娘说。

    上官清越勉强笑笑,见两个孩子吃完奶,竟然又睡了,也将悬着的一颗心,放回到心口的位置。

    “夫人是太紧张小主子的安危了,才会这么警觉。夫人放心吧,有王爷护着夫人,外面就是天翻地覆,也殃及不到夫人这里。”奶娘笑呵呵说。

    “什么天翻地覆?”上官清越蹙眉。

    奶娘发现失言,赶紧闭嘴,“没啥,没啥,看我说错话了!也没学过书,不会说话!”

    上官清越见奶娘支吾不言,知道她们身为下人,不能乱说话,否则会被君冥烨惩罚,便也没多问。

    抬头看向房门处,百里不染推门进来,依旧一袭米白色的白衣,在风中轻轻翩飞。

    有的时候,百里不染那一袭白衣,猛然看去,还真的很像书裕。

    不知多少次,上官清越都看花了眼。

    许是因为一个死去的人,永远离开自己,才会更为惋惜难忘吧。

    百里不染的视线,在房间里走了一圈,才看到上官清越在珠帘后面。

    百里不染走了过来。

    他挑起如玉的珠帘,上官清越看清楚了他一张疲惫的容颜,还有布满血丝的双眸,眼睑处也泛着一层乌黑。

    “你是怎么了?昨夜没睡好?”上官清越诧异问。

    百里不染没有回答,目光滞涩,一直盯着上官清越看,没有半点往日莹润的光泽。

    “你这是怎么了?”

    上官清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难道脏了?

    “没有。”

    百里不染终于出声了,声音也是颓败的。

    上官清越不禁好笑,“这可不像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昨夜去寻皇上下落了?”

    “皇上和我有毛关系,我寻他作甚!”百里不染的口气,十分的不爽。

    “这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上官清越在软榻上坐下来。

    最近被君冥烨圈禁的实在是懒了,站一会就觉得腰酸背痛。

    “没什么,见你气色不错,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