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14:我的女人,我自然宠

    君冥烨没想到百里不染会知道这件事。

    他深黑的眸子,犹如广袤的苍穹,汇聚成冷锐的寒芒,盯着百里不染那一袭胜雪的白衣。

    “没想到,百里门主,在消息打探方面,这么灵通!”

    百里不染一笑,“江湖人嘛,总要有点自己看家的本事,才能在江湖上站稳脚跟。冥王不会不懂这个道理!你身为大君国的第一王爷,不但领兵打仗,你不是也有自己强大的消息来源!”

    “所以,大冰块,你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你且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百里不染紧紧盯着君冥烨,等待他的回答,等了半晌,君冥烨也没有说一个字。

    “美人儿在你心里,到底什么位置?!我不管你到底要做什么,别把美人儿牵扯进去!”

    君冥烨眯着深眸,冷冷凝着百里不染。

    “你要对你说的话负全责!”君冥烨声音冰冷。

    “我说的话,我当然负责!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为你自己做的事负全责。”百里不染口气不屑。

    “百里不染,是不是觉得本王对你太纵容,可以让你和本王任由放肆?”君冥烨声音骤寒下来,眼底迸射出锋利的冷箭。

    “哈哈哈哈……”

    百里不染一阵大笑。“冥王,第一我不是朝中人,第二我不在你麾下做事,第三,江湖和朝廷本就井水不犯河水。何来冥王纵容一说?又何来对冥王放肆一说。”

    据冥烨气的俊脸一阵抽搐,微微眯起的寒眸,一双漆黑的瞳孔更加幽深。

    “我知道,冥王想说什么,让我的五毒门从江湖上消失。我也知道,冥王确实有本事做得到。但我的五毒门,也不是吃素的!”

    百里不染声音一凉,妖气的脸上没了玩闹戏谑,严谨认真起来的样子,还真有几分吓人。

    “我今天只对冥王说一句,但若美人儿没事便好,若你胆敢再伤她分毫,就是拼了我五毒门一派上千人的性命,定让冥王血债血偿。”

    百里不染白影一闪,倏然出现在君冥烨面前,声音很低,却字字清晰。

    “冥王应该知道,我五毒门的本事,定让你大君国的朝堂荡上一荡。”

    君冥烨确实很清楚,百里不染不是说笑,也不我威胁。

    百里不染的毒药天下无解,即便放干百里不染的血,也不及那些剧毒来的效果更让人震撼。

    百里不染若真的激怒,肆意为害,还真的无法控制。

    君冥烨盯着面前的百里不染,扬唇冷笑,“我的女人,我自然宠。”

    轻轻的一句话,便是重伤百里不染最狠的一刀。他面色吃紧地盯着君冥烨,低沉的声音轻颤一下。

    “她已经不是你的王妃了,不要再自称你的女人!”

    “这是我们的事,外人无权插言。”

    “……”

    百里不染气得捏拳,咬牙瞪着君冥烨。

    君冥烨却是疏朗一笑,“我要进去看看两个孩子,不与你浪费时间了。”

    君冥烨举步进门,徒留下站在原地,恨得咬牙切齿的百里不染。

    上官清越的耳力,现在极好。

    他们在门外轻轻的谈话声,已经全数落入她的耳中。

    不过,她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情,依旧用往常的态度面对君冥烨。

    可在她的心下,却一阵翻覆无法平息。君冥烨竟然早就知道君子珏的下落,为何一直按兵不动?

    难道君冥烨不想救君子珏?

    君冥烨见上官清越在床上乖乖躺着,没有随便下地走动,也没有做那些针线活,深表满意。

    他看了看吃过奶后就又睡去的两个孩子,又看了看,房间里的一些摆设和布置。

    “如果缺少什么,就告诉莺歌。”君冥烨道。

    “什么都不缺。”她现在只缺一份心境平和。

    “嗯,不缺就好。”

    上官清越见君冥烨跟没事人一样,竟然坐在软榻上,拿起一本书随便翻看。

    上官清越再沉不住气了,从床上翻身坐起来,看着不远处坐在软榻上,一脸平静看书的君冥烨。

    “君子珏到底被何人抓走了?”

    “……”

    君冥烨抓着书册的手,轻轻一抖。

    “还不知道。”

    “你不是已经有了他的下落?”

    “不要听百里不染胡说。”

    “百里不染虽然喜欢玩闹,却不是随便开玩笑的人。”

    君冥烨一把放下手里的书,目光幽沉地看着上官清越,“你似乎很相信百里不染。”

    这个女人,似乎身边所有的人,都相信,唯独不相信他。

    “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君子珏若真的已经有下落了,为何你还能云淡风轻地坐在这里?”

    “我想做什么,毋须你来干涉。”他口气强硬,显然愠恼。

    “不管你有什么野心,君子珏终究是皇帝,你不会想背负谋臣篡位的骂名吧!”

    “你在关心我?”君冥烨挑眉,视线晦暗不明地望着她。

    “君子珏会是一个好皇帝,你之前也说了你不适合做皇帝!你的一个冲动很可能就毁了,天下苍生百姓安危!”

    “你是南云国人,也会关心大君国的天下苍生,百姓安危?”

    君冥烨深黑的眸子,深深凝着上官清越一双水样的美眸。他很喜欢上官清越的眼睛,一颦一笑一嗔一怨,每一个眼波流动,都深深牵扯着他的心房随之震颤。

    不过他唯独不喜欢,她关心别人质问他的眼神。

    “我当君子珏是朋友。”上官清越道。

    “朋友?”君冥烨戏谑一笑,好像听到了最好听的笑话。

    “上官清越,你难道忘记了,之前他是怎么对你的?你居然还当他是你的朋友。”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