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15:那个女人,很危险

    上官清越盯着君冥烨的眼睛,安静等待他的回答。

    “好。”

    他虽然回答的很简单,声音却是无比的郑重。

    上官清越忽然就哭了起来,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君冥烨被她哭得慌了,一把抱住她,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怎么哭了?你怎么哭了?”他紧张地问。

    也惊讶发现,原来这般紧紧地抱住她的感觉,就好像拥抱了全天下一样满足。

    她不说话,只是哭。

    泪水失了君冥烨的衣襟,滚热的触觉触碰在他的肌肤上,心口一阵火烫。

    深情地吻,落了下来。

    她先是一愣,不知为何会那么轻易迷失,竟然搂住他的脖颈,开始生涩又清浅地回应他……

    “听说,四月初八,南阳城的庙会,是全年最热闹的一天,比过年还热闹。”上官清越看着窗外安静流淌的阳光,不禁向往。

    君冥烨喜欢让上官清越靠在他心口的感觉,喜欢手指中触摸她柔软的长发,缠绕在指尖的触觉。

    “你想去看四月初八的庙会?”他低声问。

    “在南云国的时候就听说,南阳城的庙会天下出名。”

    “真正出名的是,南阳城庙会的晚上,会放一场最为盛大的烟火。”君冥烨道。

    “很多人慕名而来,就盼着四月初八,能看一场盛大烟火。”上官清越仰起头,水眸之中噙满对庙会晚上盛大焰火的向往。

    君冥烨直接拒绝上官清越。

    “不行,四月初八,你还没出满月,不能出门。”

    上官清越有些失望,“难到要错过吗?”

    “可以明年再看。”

    “明年?却已不知身在何方。”更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现在这样,想看一场盛世烟火的心情。

    “人生的变数那么大,为何不在想做些什么的时候,就做些什么?”

    她看向摇篮里,总是安静沉睡的孩子。

    这两个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候,那么活泼闹腾,生了出来,却变得异常安静,让她心痛如齑。

    如果当初,想到书裕会死,她绝对不会刺下那一剑。

    如果当初知道,书裕会出卖自己,她更不会随便倾心……

    很多时候,以为一直不会变的事,早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变成了另外的样子。

    君冥烨蓦地收紧怀里的上官清越,不喜欢她神情恍惚的样子。

    “等你出了满月,我让你看一场盛大的烟火!”他承诺道。

    上官清越却摇摇头,“不是庙会的烟火,再漂亮也没有那种喜庆的味道。”

    等她满月的时候,正是哥哥毒发的时候,再漂亮盛大的烟火,只怕也没心情欣赏了。

    君冥烨低头看着她,漆黑的深眸里,光彩熠熠。

    他没有再说话,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四月初八的庙会,正是后天。

    之后再过七天,便是满月的日子,也正是上官清越两个孩子满月的日子。

    君冥烨这两天没有过来,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百里不染倒是日日过来看望孩子,倾城公子也时常来为孩子诊脉。

    大家的心情看上去都很沉重,虽然谁都没有开口说什么,但在心底都有一个同样的想法。马上就又要满月了,不知道又有多少性命葬送在上官少泽的手里。

    百里不染故意说很多有趣的事,逗上官清越开心。

    她知道,百里不染故意在分散她的注意力,不让她总是纠结哥哥的事。

    那个叫南宫鸿雁的黑纱女子,百里不染还没放过她。

    每次到了倾城公子药效一过,便赶紧又将迷药给那个南宫鸿雁下上。

    南宫鸿雁气得咬牙切齿,却也只能干巴巴地躺在床上。

    上官清越听莺歌说起这件事,噗哧笑出声。

    “不染,你怎么能欺负一个柔弱女子?”

    百里不染正学着抱小无极,闻言便将无极交给奶娘。他也只敢在君冥烨不在的时候,偷偷抱一下,不然被君冥烨见了,肯定要发火,怕他将孩子弄坏了。

    在君冥烨的眼里,那两个孩子就是纸糊的一样,需要万千分的小心翼翼。

    “她柔弱?你没看她甩起长剑,杀人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女狂魔!”百里不染发现失言,生怕上官清越想到她的哥哥,赶紧又道。

    “南宫鸿雁可没表面那么纤弱,她是一个女杀手!杀人不眨眼那种!之前,五毒门想要炼制至阴之毒,找了很多女子炼药,但凡有些对我暗送秋波的,最后……”

    见百里不染不说下去,而是一副硬吞口水,连连摇头的样子,上官清越便问他。

    “最后什么?”

    “最后其实都被她杀了。”

    “……”

    上官清越脊背一寒,脸色都白了,“感情一直被传言,说你五毒门,抓年轻女子回去杀,都是她南宫鸿雁下的手?”

    百里不染很无辜地点点头。

    上官清越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赶紧抖了抖。

    “不过美人儿你放心,她胆敢对你动一星半点的心思,我都让她生不如死。”

    “哦哦。”

    上官清越略有些魂不守舍。

    南宫鸿雁?

    东朝国南宫皇族中人,那么对东朝国这个神秘的国度,知道多少?

    “我想见一见她。”上官清越道。

    “美人儿,你见她做什么?那个女人,很危险。”

    “她现在中了迷药,能有什么危险。再说,不是还有你在。”

    百里不染眯着邪气的眸子一笑,“我就喜欢美人儿这句‘不是还有你在’,美人儿等着,人马上带到。”

    两个下人,抬着一动不能动的南宫鸿雁进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