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16:坏了人家姻缘的人

    雨芡一直徜徉在上官清越的院子外。

    自从前几日,君冥烨觉得她扰乱了上官清越坐月子的全部安排,直接将她从上官清越的院子轰了出来。

    雨芡身为将军府的当家主母,急于立功,被君冥烨轰出来,面子上实在挂不住,一直寻找机会,再进上官清越的院子。

    今日是庙会,将军府里早早就挂起了通红的灯笼,看着一片喜庆。

    按照南阳城的规矩,今年成亲的新人,都要去庙会的城隍庙献一炷香,以求多子多福,夫妻圆满恩爱。

    雨芡还对冷玉函说,今年的庙会,他们要去城隍庙插最长的一炷香,求城隍老爷多赐他们几个孩子。

    只可惜,出了皇上失踪的事,冷玉函已经好多天不怎么回将军府了。

    “也不知道,皇上到底找到了没有。”雨芡轻叹呢喃一声。

    一抬头,昏暗的高墙长径上,一道浅色的身影贴着墙根闪过。

    雨芡一眼就认出来鬼鬼祟祟的人是谁,大步走了过去,直接将躲在墙壁转角的蓝颜儿揪了出来。

    “怎么又是你!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随便来这个院子!万一出了什么事,还要整个将军府给你兜着!”

    雨芡瞪着蓝颜儿,继续数落。

    “你现在已经是将军夫人了,不是候王府不谙世事的小郡主!就算你年纪小,最起码的规矩也要懂!住在这个院子里的人,是你的身份能随便接近的吗?”

    蓝颜儿深深低着头,稚气未脱的小脸上,悄然挂上两行清泪。

    她用力吸了吸鼻子,小声喃语,“我只是……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只是!再敢来这里鬼鬼祟祟,我就告诉冥王,说你居心不轨,将你从将军府里赶出去,流落大街!”

    蓝颜儿吓得肩膀一颤,扬起挂满泪痕的小脸,不住摇头。

    “雨芡姐姐,不要,不要把我赶出去……呜呜……”

    “哭哭哭,哭什么哭!整天跟哭丧似的,你不嫌晦气,我还嫌晦气!”雨芡恼了,用力推搡了蓝颜儿一把。

    蓝颜儿身形娇弱,直接摔倒在地上,擦破了掌心,痛得白皙的小手一阵颤抖。

    “呜呜……好痛……”

    蓝颜儿委屈地抽噎着,眼泪珠子落在砖石地面上,绽放一朵一朵浅色的小花。

    雨芡蹙眉走到蓝颜儿面前,一双干净矜贵的浅蓝色绣花鞋上是用细碎珍珠绣成的精美花纹。

    蓝颜儿低着头,看着雨芡脚上漂亮的绣花鞋,更显卑微。

    她看得出来那双绣花鞋,矜贵的不仅仅是鞋面上的珍珠,更加无价的是精致做工。

    “你知道吗?这双鞋,将军花了多少银子,费了多少心思才帮我弄到?你一身陪嫁来的绫罗绸缎,都没我一双绣鞋值钱。”

    接着,雨芡又道。

    “认清楚现实吧小郡主!即便冥王能为你说上一两句话,也改变不了将军只爱我雨芡一人的现实。”

    “我我……我真的只是希望……”

    雨芡不等蓝颜儿将话说完,直接打断,“什么都别希望!也别奢望!不该你得到的,永远你都得不到!”

    雨芡的话,十分的绝情,伤得蓝颜儿连抬起头的勇气都没有。

    蓝颜儿费力从地上爬起来,深深低着头,看着掌心鲜红的血痕,眼泪又涌了出来。

    “雨芡姐姐……”她委屈地呼唤了一声。

    “赶紧回去!!!别让我用当家主母的身份,将你关起来!你知道,我不想被人说,我侍宠生娇,欺负人!”

    蓝颜儿深深低着头,用力点下头,转身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她走了两步,又回头,遭来雨芡的又一声呵斥。

    “还不快点滚!非要我让人将你押回去!!!”

    “我这就走,这就走……”蓝颜儿擦了一把眼泪,赶紧加快回走的脚步。

    她其实只是想见冥王,见皇上,求一张休书。

    她只是想成全雨芡和冷玉函!

    所有人都说,大将军冷玉函为一个青楼女子不惜千金为其赎身,俩人早年就已私定终身,互相爱慕,怎奈冷玉函早有皇命赐婚在身。

    府里的丫鬟和下人,都说是她毁了冷玉函的好姻缘,对她厌弃不已。

    蓝颜儿一直不懂,冷玉函已经娶了雨芡,身为青楼花魁与候王府的郡主平起平坐,现在又是将军府的当家,地位身份已经完全超越了她。

    一个青楼女子,能有如此尊贵显赫的身份,雨芡一点都不亏!

    天下间的青楼女子,只怕都没有雨芡好命。

    但蓝颜儿,还是打算成全他们,不做那个多余的,坏了人家“一生一世一双人”姻缘的人。

    可雨芡,根本不给她见冥王的机会。

    雨芡亲眼见着蓝颜儿走了,这才松一口气。

    “夫人,蓝夫人经常来公主的院子,鬼鬼祟祟的,看着很可疑”丫鬟春兰道。

    “所以在这个多事之秋,才不能让蓝夫人再靠近公主的院子!冥王刚刚调查过将军府里所有的女眷,只怕和皇上失踪有关系,这件事可千万不能对外泄漏一点点的风声!更不能再让蓝夫人来这边!”

    “是!奴婢会让人看紧了蓝夫人。”春兰恭敬屈膝行礼,这个时候,发现上官清越的院子,出来一顶华丽的轿子。

    “夫人,你看。”

    雨芡赶紧回头,就见一顶绛红色的轿子,被装扮的密不透风,好像冬轿一样。

    “夫人,公主的院子里,怎么有轿子出来?”春兰小声问。

    雨芡眉心轻蹙,之前听人说,冥王这两天在准备轿子,还准备了一个场地,不知道要做什么。现在雨芡大概明白了,那个密不透风轿子里坐着的人,应该是还没出满月的上官清越吧。

    冥王那么在意上官清越的月子,怎么会带她出门?

    雨芡赶紧拉着春兰躲避到一侧的墙壁转角,偷偷盯着已经渐渐远去的轿子。

    “走,春兰,我们跟上去。”

    春兰有点害怕,抓住雨芡,“夫人,还是不要了吧,万一被冥王发现……”

    “你怕什么,还有我呢!就算我挡不了,上面还有将军帮我们撑着!冥王总要看一看将军的面子,不会将我们怎么样的。”

    “我也不是怕冥王将我们怎么样!我就是……就是看见冥王,就腿软。”春兰皱着一张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