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17:冥烨,你可放过孔明灯

    上官清越吃惊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彻底惊呆。

    她现在正站在一所高楼之上,高楼的周围都是窗子。

    这所高楼不知采用什么设计原理,竟然不会有任何一丝风从窗子吹进来,落在她的身上。

    屋顶上,也是打通的,一仰头就能看到新星挂满靛蓝色的天幕。

    而在敞开的窗子之外,方圆数里的空地上,放满了五颜六色的花灯,远远看去,依稀置身在一片星光浪漫的星空之中。

    “好美!”

    她心口沸腾,似无数的涟漪一起荡漾,激动的鼻头酸紧。

    这是她见过最美的风景。

    “我给这所楼,取名无风楼。”

    “无风楼?”

    上官清越抬头看向身侧的君冥烨,他正一眼不眨地看着她。

    那么多的斑斓灯火,落在她倾城绝世的容颜上,她美得好像仙子,绽放一片梦幻的光彩……

    “冻云著地静无风,簌簌坠遥空。无限人间险秽,一时为尔包容。凭高试望,楼台改观,山径迷踪。唯有碧江千里,依然不住流东。”君冥烨缓声道。

    他轻轻的声音,似那流淌的清风,听着十分的舒服。

    上官清越从没想过,杀人无数,血染双手的君冥烨,也是一代才子,出口成章,挥笔成诗。

    她看向“无风楼”柱子上这首诗,那挥挥洒洒的字迹,正是出自君冥烨之手。

    她清冷的心口,又是一阵滋味酸涩满溢。

    她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眼角竟然热了,她赶紧笑着说。

    “好名字,真的很附和这里的景象。”她举目看向外面,原来在不远处,还有一片池塘,寂静的风中,池塘安静如镜,没有一点波纹。

    “叶底无风池面静,掬水佳人,拍破青铜镜。”她声音低低地说。

    “残月朦胧花弄影,新梳斜插乌云鬓。”君冥烨的声音,从她的身后,飘了过来。

    上官清越心口猛然一阵剧烈颤抖,曾几何时,她和书裕也是这般,一起吟诗弄词,好不快乐。

    而现在……

    她匆忙回头,想要看清楚,今天晚上和她一起出现在这里的人,到底是不是君冥烨。

    周围灯火明亮,整个楼阁亮若夜空中最明亮的皎珠。

    她目光闪动了几下,而面前的这张脸,始终都是君冥烨啊!深邃的五官,狭长深邃的眸,紧抿的薄唇,乌黑柔亮的长发……

    还有他那一袭黑衣,霸气阴冷,贵气非凡。

    上官清越缓缓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目光清寒却又似柔美了很多。

    君冥烨知道,上官清越不可能一下子放下所有,他不急,他对她有的是耐心继续等下去。

    “不让你看沿途的风景,便是怕你觉得这里,不够震撼,不够最美。”君冥烨浅浅勾起薄唇,眼波炯亮如鹰隼,搂着她一起躺在一侧的软榻上。

    他躺着的时候,喜欢一膝曲起,霸气又慵懒,透满男性魅力。

    上官清越靠在他的怀里,自然而然地枕着他的肩膀。

    他们一起看向窗外,看向屋顶的夜空。

    上官清越还以为,这就是最美丽的风景了,可没想到,最美丽的还在后面。

    无数的孔明灯纷纷飞起,点亮整个浩瀚的夜空,犹如一片落红,飞向遥远的天边,美得经验……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孔明灯!”上官清越吃惊地睁大一双水眸。

    眼眸里,都是无数孔明灯迤逦的光彩,更加潋滟迷人。

    君冥烨笑着看着她,“这些都是百姓放的孔明灯。”

    上官清越这才听见,不远处好像有一群人低低的声音。她抬头举目向着无风楼的远方看去,借着斑斓的灯火,这才发现,在大概几里之外的位置,聚集了很多百姓。

    无风楼之前本叫望花楼。

    是专门为权贵之人提供在这里观赏南阳城庙会焰火之用。

    君冥烨却将之前的望花楼改建,特意修建高了四个楼层的高度,设计了楼顶不会有风吹进来的设计,并将这里改名“无风楼”。

    民间因此便有了一段关于“无风楼”的美丽故事。

    冥王宠爱冥王妃,找了很多工匠,连日连夜用了三天时间修建了这栋不会有风吹进去的“无风楼”。只因为,冥王妃在不能吹风的月子里,想看南阳城四月初八晚上的盛世焰火。

    君冥烨仰头望着天空中,随风渐渐远去的孔明灯,与一片星光璀璨融为一片,他若有似无地轻叹一声。

    “我们一起看着百姓们向往美好而放飞的孔明灯,也会觉得很美好吧。”

    上官清越抬头看向君冥烨,听不太懂他的话,却转而又觉得完全懂了。

    “你没放过孔明灯吧!”

    君冥烨低头看她,“没有。”

    “逢年过节,也不会凑个热闹?”

    “那是小老百姓才玩的把戏。因为他们太弱小,有很多自己做不到的愿望,便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向上天祈求。”

    他君冥烨这么不可一世,才不玩那么幼稚的东西。充其量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觉得漫天孔明灯很美,会仰头看上那么一眼而已。

    君冥烨望着天空飞远的孔明灯,嗤笑一声。

    “殊不知,上天那么忙,岂能一个一个去实现他们的愿望。最直接的办法,还是靠自己。”

    上官清越清楚看到,君冥烨漆黑的眼底,有一抹带着疼痛的锐色,一点一点变得炯亮。

    在这个男人的心底,也会有一生一世都抹不去的疼痛?

    大概和他儿时的经历有关系吧?

    “他们放飞的是美好的愿望,他们并没有完全寄情于孔明灯,他们也在照常生活。只是心存一份美好,觉得在不久的将来,向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