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18:最精彩的,还没欣赏

    上官清越靠在君冥烨的怀里。

    嗅着他身上专属的味道,缓缓闭上眼睛,好像置身在一片清凉又舒适的世界之中。

    她已经开始迷恋他的怀抱。

    有些离不开他温暖的臂膀,贪恋上他给的温暖,还有那一份慰籍心口孤苦的踏实。

    她可以将自己身体的力度,完全交托给他,而不用担心,他是不是可以承受得住,也不用去想,这样做会不会符合规矩。

    即便他已经休离了她,她还是在潜意识里当他是自己的夫君。这种感觉,很微妙,解释不清。

    轻尘进来,拿了两个硕大的孔明灯。

    上官清越催促君冥烨拿笔,“写下你最想实现的愿望,然后放飞出去,告诉自己,在不久的将来,这个愿望就会实现。”

    上官清越的脸上,一直噙着笑容,遮掩住眼底的一抹苍凉。

    曾经,那一年的花灯节,她和书裕在南云国,共同放飞了一盏十分硕大的孔明灯。

    她还清楚记得,书裕握着她的手,在孔明灯上写下了一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她嫣然一笑,拿着笔在另一侧写下,“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最后一笔落,他们相视一笑,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她现在还清楚记得,那一盏承载了他们深深感情的孔明灯,飞的很高,很远,最后成了天边一抹明星。

    只可惜,孔明灯没有实现他们的愿望。

    他们最后还是劳燕分飞,天涯各自两端……

    上官清越匆匆写下一行行的小字,挥散心底淡淡的疼,抬头看向对面的君冥烨。

    只见君冥烨一直拿着笔,站在孔明灯面前,迟迟没有写下一个字。

    “冥王,你就没有愿望?”上官清越奇怪问。

    君冥烨想了想,摇摇头。

    “是人,都有想实现的事,那就是愿望!比如你饿了的时候,想吃东西,渴了的时候想喝水。”

    君冥烨凝眉想了半晌,却憋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叫我冥烨吧。”

    他每次听见她叫他“冥王”,都觉得怪怪的。

    上官清越眼波一动,扬唇一笑,在一片光火中,美若天仙。

    “这也算愿望。”她轻快的声音,清越如歌,十分好听。

    君冥烨看着她,有些晃神,深黑的眸子里,染上一片潋滟的风情。不知道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动笔龙飞凤舞起来。

    上官清越很好奇,他写了什么。

    没想到,君冥烨比她更好奇,“给我看看你写了什么。”

    说着,他便探过头来,上官清越赶紧挡住,“不能看,看了就不灵验了。”

    她眼波流动了一下,“给我看看,你写了什么。”

    君冥烨也赶紧挡住,“是你说的,看了就不灵验了。”

    君冥烨想了下,“不然,我们互相看一眼?”

    “不要!”上官清越坚持挡住,不给君冥烨看。

    “好吧,我们谁都不看谁的。”君冥烨随手,将手中的毛笔丢了,缓缓将手里的孔明灯举高,从屋顶放了出去。

    上官清越也放飞了手里的孔明灯,仰头看着越升越高的两盏孔明灯,心下一片戚戚然。

    曾经还以为,此生与她一起放飞孔明灯的人,会是书裕。

    偏头看向身侧的君冥烨,他正仰头看着越来越远的孔明灯。

    没想到,今年今日,与自己放飞孔明灯的人,已经换成了另外一个男人,还是那个曾经恨得入心入骨的男人。

    光火下,君冥烨俊脸深邃,棱角分明的曲线,被光火照耀的飘忽不清,柔和了他俊脸刚毅的菱角,柔和了凌厉气焰,看着去温润不少。

    这个角度,去看君冥烨,他确实是一个天下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也确实没有之前那么讨人厌。

    心口一阵砰然乱跳,不知缘由地,一阵凌乱。

    她悄悄抓紧袖子中的手,不让自己不安的情绪泄漏出来。

    “飞走了。”君冥烨低头,便看到上官清越正盯着自己看,不禁脸颊泛热起来。

    他心下很诧异,他君冥烨也会脸颊发热?

    正诧异,上官清越已经赶紧收回自己的视线,拘谨的手脚无措起来。

    “那个,我看见了……飞走了。”她赶紧转身,用背影对着君冥烨。

    君冥烨挑起唇角,缓步走到她的伸手,轻轻抱住她。

    上官清越浑身一抖,想要挣脱,却没了那个力气,反而类似在欲拒还迎。果然他抱她更紧,俊脸直接贴近她的脸颊。

    颈窝中,传来他忽冷忽热的潮湿气息。

    “害羞了?”他沉声说,击乱了她的心海。

    那一圈一圈漾开的涟漪,久久不肯平复。

    她一张嘴,觉得声音会颤抖,不敢说话,生怕被他发现她的羞涩紧张。

    “是不是对我动心了?”

    他问着的口气,也是肯定。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他笑起来,一声一声震荡他的胸腔,敲击在她的脊背上,害得她脸颊更加火红。

    “我们……我们回去吧。”她在这里已经浑身不自在,只想逃开。

    “急什么,最精彩的,还没欣赏。”

    “最精彩?”她回头,想要看向身后的他。

    可没想到,他与她的距离这么靠近,一回头,嘴唇便轻易擦过他的脸颊……

    鼻端,是属于他的气息,还有他脸颊上暖热的温度。

    只是轻轻在鼻端掠过,便好像瞬间流入心口般深刻。

    似有什么东西,在心脏处瞬间填满,随时都要炸裂开来。就连心跳,也悬到喉口,随时可能飞出来。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