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19:滚出大君国!

    君冥烨当然看出来,她在搪塞自己。

    弯起完美弧度的薄唇,再度靠近她,深深嗅一口她长发上的芬芳,还有这世间只有她身上才有的百花绽放的淡淡体香。

    “你……真的好香。”

    他声音迷醉,目光迷离。

    上官清越浑身一颤,“哪……哪里香?”

    “那一股子,若有似无的花香味……你用什么?才让身上有一股子这么好闻的香气?”

    “我……我从小出生就自带体香。后来,去了青楼,便又从小浸泡百花浴,泡得久了,自然香味入体。”

    上官清越说完,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干嘛和君冥烨讨论这种问题?很丢人,也很羞人!

    君冥烨却很喜欢听,“赶明儿我也试试,看看在我的身上,能不能出现你身上的味道。”

    上官清越汗颜,“一个男人,身带花香?冥王觉得好吗?”

    “叫我冥烨。”

    “……”

    她真的很想问,他们君家的子孙,是不是都喜欢这样的口吻说话?之前君子珏不知道提醒她多少次,“叫我子珏”。

    但她一直拒绝,从来没有呼唤过君子珏的名字过。

    不过这一次……

    她怎么没有拒绝?

    张了张红艳的朱唇,声音细弱蚊蚋。

    “冥……冥烨……”

    君冥烨勾起唇角,笑得那么好看,颠倒众生。

    “好听。再叫一声!”

    “……”

    “叫啊!”

    真是受不了他!

    “冥烨……”

    “再叫一声。”

    “……”

    “叫啊!”

    “冥烨。”

    “再叫一声。”

    “……”真是够了。

    “叫啊!”

    “冥烨!!”

    “语气不好,重叫。”

    “我不是小狗,叫来叫去的。”上官清越微愠。

    君冥烨挑眉,“本王倒是可以当你是我的宠物。”

    “……”上官清越的唇角抽了抽。

    “叫不叫?”他用力收紧手臂,将她圈在他的胸膛上。

    他的手臂很有力,她被他搂得都有点窒息了,只好妥协。

    “冥烨。”

    “声音好听一点,轻柔一点。”

    “……”他真当她是他的宠物了吗?

    “叫啊!我要听温柔的。”他急不可耐地催促。

    好吧,她认栽。

    “冥烨~!”

    她发誓,此生都没有用过这么柔软如水的口气,呼唤过谁的名字,她一直都是一朵高冷的幽莲,绽放在雪山之顶。

    君冥烨心头一荡,直接低头吻上她的娇唇。

    “唔……”

    上官清越惊讶得双眸张大,潋滟清澈的眸子里,都是君冥烨放大在眼前的俊脸。

    凉凉的薄唇,烙印在她柔软的唇瓣上,鼻端都是他强烈的呼吸,还有四处充盈的焰火硝烟味,混合成了最独特今生再难忘的味道。

    他吻的缠绵,温柔款款,辗转在她的唇瓣上,就好像在品尝世间最美味的糕点。

    她真的好想拒绝,羞涩地将他推开。

    但他真的很会撩拨人的思绪,一路沉沦在他的攻势之下,渐渐迷失自我……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堕落了,不然怎么会开始回应他的吻。

    他微微眯着的眼底,漾起一抹要将她融化的笑意,一把抱紧她,吻得更加缠绵悱恻。

    ……

    不远处的百姓们,被这一场从未见过的盛大焰火,惊艳得瞠目结舌。

    “往年的焰火,已经很好看了,没想到今年的焰火,比哪一年都好看。”

    “也不知道,是哪个大户,又将望花楼给承包下来了,居然还赶工修建,奢华又华丽。”

    “想来这一场焰火,也是那大户花钱承包的吧。”

    “我们都沾光了。”

    百姓们议论纷纷,看向远处高耸的,灯火通明的楼阁。

    他们的角度,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崇拜地仰望能在那么好位置,欣赏这场焰火的人。

    雨芡和春兰拥挤在人群中,也被这一场焰火震撼。她们听见百姓们的议论,不禁笑起来。

    雨芡没想到,冥王居然这么宠爱上官清越,不惜花费心思和重金。

    一个男人,能对一个女人,用这么多的心思,不是爱上,那是什么?

    只有真正爱上一个人,才肯为其花尽心思。

    何况,君冥烨那么忙的一个人,能让他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这般费尽心思的,只怕已经爱入骨髓了吧。

    春兰笑着对身旁的百姓们说。

    “你们不知道了吧,那改了名字的无风楼里是什么人吧!正是冥王和冥王妃!”

    雨芡阻止不及,春兰已经嘴快说了出来。

    “春兰!”雨芡恼怒呵斥一声。

    当春兰发现百姓们的脸色渐渐变得不善起来,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吓得脸色发白,赶紧躲到雨芡的身后。

    “什么?高楼里的人,是冥王和冥王妃那个女人?”

    雨芡也害怕了,她没想到,百姓们对上官清越的反应真的这么大。之前有听说,整个大君国的人,都骂上官清越的祸国妖女。

    但雨芡和上官清越接触了,虽然上官清越长得倾城绝世,确实有红颜祸水的本事,但上官清越绝对不是坏人,且性格很好相处。

    而且还很善良,在她身边做事的人,都很轻松,不用周日提心吊胆。

    反之君冥烨才真正难伺候,一言不合就是惩戒,或者被丢出去。

    “大家稍安勿躁!没有大家想的那么严重!王妃只是背负了骂名而已!她很善良的。”雨芡试图为上官清越解释。

    这个时候,人群里便有人认出了雨芡。

    “这不是将军府夫人吗?春花秋月楼的头牌,爷之前还和你喝过酒,记得不?”

    “原来这就是将军夫人啊!啧啧,确实漂亮!只是将军夫人,怎